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小天下「番外篇」喜笑颜开  

2016-08-17 00:09:17|  分类: [年更]小天下>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旺夫(20151221

   一日,颜竹非常不开心地来找宛韶。宛韶问她怎么了,颜竹说:"我下次再也不要和魏骁一起了!"

   "他又怎么惹你了?"

   颜竹一脸悲愤:"我每次和他一起去钓鱼,他总是能钓到好东西,可我从来都只能钓到那些普通的小鱼!每次拉他陪我过任务,他总是能在帮我完成之前顺路把他的也做了!"

   "颜颜,我觉得你真旺夫。"宛韶"啧啧"几声,下了定论。

   颜竹翻了个白眼,又道:"我这叫旺吗?每次他的仇家找上来,他们都不会管我,就专心打魏骁一个。魏骁说是他们觉得打不过我,我觉得他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哦,我明白了。"宛韶幽幽说,"你旺夫妥妥的,只不过,这正面情况旺,负面的你也一并旺了。"

 

『二』飞鸽传书(2015122122

   宛韶还没和伤留交往之前,颜竹就已经和魏骁交往有一段时间了。有次颜竹拉着宛韶陪她去幽谷执行任务,魏骁不放心,便经常与颜竹"飞鸽传书"

   这个“飞鸽”,是翎羽门派制作的一种传递信件的机关鸟,大多用于普通人的生活。

   魏骁在这个时候不幸被罚禁闭,好说歹说他师傅才答应留这么个小鸟方便他和自己的小女友交流。宛韶知道了也是啧啧赞叹,魏骁的师傅也是够狠,知道魏骁放心不下颜竹还非要用这么个速度不咋滴的机关鸟帮他们送信。

   只是她没想到最后更惨的是她。

   “颜颜,你听懂怎么用这个机关鸟了吗?”

   “啊?”颜竹一脸茫然,“宛宛…我真的不擅长这个…… ”

   宛韶表示她宁愿自己也不会用这个机关鸟——魏骁的一个月的紧闭,她特么一直在帮颜竹给他寄信!你们这个恩爱秀得也真的是够了!欺负她是单身吗!

 

『三』真是相配(20151222

   魏骁很疼颜竹,宛韶一直都知道。有天,颜竹问宛韶:"宛宛啊,你喜欢丹朱幻境吗?"

   宛韶很茫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丹朱幻境是一片非常美丽的幻境,是许多人眼中的恋爱圣地。然而,在宛韶眼里,那就是个富豪住宅区……住那里的人不仅有钱还有实力,个个家大的要死。她一直觉得那些人家里得装上几个传送阵才不会迷路。不过宛韶不喜欢家里放太多东西,所以这么大的家对她来说也没意思。"喜欢归喜欢,毕竟风景挺美的,不过我不太喜欢那里的房子就是了,太大,而且也住不起。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哦……魏骁说要在丹朱幻境买个房子我俩住,问我喜不喜欢丹朱的房子。"

   "……"宛韶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道,"你家那位,还真是疼媳妇。"

   最后,魏骁还是和颜竹在丹朱住下了。

 

   后来,宛韶跟伤留说起这事,伤留挑了挑眉,问:"你这是在嫉妒人家的丈夫有钱吗?韶韶,莫非你是嫌弃我了?"

   "你想什么呢?"宛韶翻了个白眼,"我只觉得他俩果真是一对,一个会赚钱,一个会花钱,会赚钱的那个还会主动帮会花钱的那个花钱,可真是相配。"

 

『四』即使不在一起,依旧默契满分(2016/01/27

   在外游历的时候,大家当然都是生活自理的。哦,请不要把黎熙熙那种每次出门都有她师兄陪同的人算进去。

有次颜竹和宛韶在望川镇上的一家小客栈住了下来,颜竹在正在洗澡的时候,“噗通”一声,她把传信用的机关鸟掉进了水里……“啊啊啊!”惊呼一声,颜竹非常迅速地又把它捞了出来。

“所以为什么你洗澡的时候还要看这个?”宛韶无语地检查着机关鸟有没有因为热水而受到什么影响。

洗完澡的颜竹面色讪讪,说:“我这不是刚学会了怎么用打算多研究一下吗……”

 

之后游历归来,两人约出去逛街,宛韶从颜竹口中得知,就在她们外出的那段时间,出任务的魏骁居然也做了相似的事——他不小心把任务需要的一个卷轴掉进了水里……颜竹说着这事,想象着对方当时呆住的表情,毫不留情地嘲笑起了很少犯错的恋人。

宛韶暗自捧着一颗受伤的孤独的心,想:感觉被毫无防备地秀了一脸的恩爱……你是想告诉我你们即使不在一起依旧默契满分的事实吗?!

 

『五』砸破盆(2016/01/27

宛韶看对面的颜竹的表情,默默望了三秒的天空作忧伤状,然后装作无所谓地说:“你家那位又怎么了?”

颜竹非常开心地又一次和自家闺蜜分享起了恋人的糗事:“他前两天把盆砸破了!”

宛韶一脸无语:“他摔盆了?”

“不是啊!是他本来打算送我的一个金属饰品,很有分量的。结果我罚他洗碗去的时候,饰品从怀里掉了出来,居然把放碗的木盆砸破了!”

宛韶:“……”怎么没把碗砸坏?不对,罚他洗碗什么鬼?!你们俩洗碗还用亲自动手?!

说完颜竹就拿出了一把小剑。那是把很精致的小剑,是颜竹常用的长剑的样子。剑身上还有精细的北斗星的暗纹,剑柄上还镶嵌着小巧晶莹的宝石……总之,一看就很贵重,嗯,金钱和重量上都很重。

宛韶捂脸:被分享砸破盆这种按理来说是糗事的事情,还能被秀一脸,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六』做好接受我媳妇的怒火的准备吧!(2016/01/28

某天颜竹正在九黎南门摆摊,这里人流量大,很多人都在这儿摆摊。但是同样,也经常有人在这里打架……

那时颜竹所在的势力是有敌对的,那天正好有敌对在门口打架,总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战火波及到了颜竹。颜竹当时正在与魏骁千里传音,并没有注意,结果摊子被砸了……

颜竹本想息事宁人,不计较了,断了和魏骁的通话,开始收拾摊子。然而正收拾着,她还没卖出去的太阴,却被敌对趁乱拿走了!

“雾草!给我站住!把太阴还给我!”颜竹怒了,随手将所有东西丢进了乾坤袋,一个六合寒水诀就丢了过去。

而从中断的通话中听到了一些不太美妙的声音的魏骁,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魏骁也什么都不问,发现自个儿媳妇在被人打也怒了,一个冷箭放过去,立刻和原本就在这附近的同盟联手将几个敌对拿了下来。

“媳妇,哪个惹了你?”

“那个!”颜竹恨恨地看着那个狼狈的魍魉弟子,“快把我的太阴交出来!!那可是一千金啊!!”

魏骁踩住那个魍魉弟子的胸口,低下头,阴恻恻地说:“呵呵……你做好接受我媳妇怒火的准备了吗?”

 

不过,最后那个魍魉弟子究竟受到了什么非人的待遇宛韶是不清楚,反正看颜竹最近那开心的样子,就知道最后太阴肯定要回来了。

果然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啊!

 

『七』因为我珍惜你(2016/01/28

魏骁虽然身体强壮,但也是会有生病的日子的。有次风寒严重了,有点低烧,情绪自然也不怎么好。偏偏这时候颜竹来葵水了。嗯,大家都懂的,来葵水的妹子那坏情绪简直就是暴风雨说来就来。那几天 ,两个人说出来的都没什么好话。颜竹气得离家出走了。

最后她的师傅找到她,拿出一封信,无奈地对颜竹说:“娇纵也有限度的吧?你也体谅一下人家呀。”

颜竹愣了愣,那封信是魏骁写给她师傅的。魏骁在信上说:“我们两个现在情绪都不怎么样,而且我也实在难受得很,和她好好谈谈可能有些困难,麻烦你帮我多劝劝她……算了,你逗她开心就好了,别劝了。等我好了以后再跟她赔罪好了。她现在可能会有些任性不讲理,不过只要不过分你就忍忍,顺着她就好了。麻烦你了。”

“他也真是的,我的徒弟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用他来说?”颜竹的师傅笑着看着满脸通红的颜竹道,“你呀,好好珍惜人家吧,愿意这么宠你的人,真的不多了。”

 

“你为什么给师傅写那样的信,你这不是显得我很无理取闹吗?”

“我也不知道你师傅会拿给你看啊……”魏骁尴尬地挠挠头,想了想还是去把颜竹抱在了怀里,“媳妇别生气……我只是,挺害怕你生气的……我肯定是没有你理想中那么好,有时候心里还是会怕失去你……所以只要你没什么过分的地方我都能忍,我想好好珍惜你,想宠坏你,宠你到再也没有人能像我一样对你……”

 

『八』喜欢被他珍惜的感觉【接六】(2016/01/28

“听他那段话真的很感动……”

看她那副表情,宛韶觉得颜竹四周一定飘满了粉色泡泡。不过虽然被秀了一脸,宛韶思考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你对他到底什么感觉?虽然你一直跟我秀恩爱可是我还是觉得你的情绪怪怪的。”

颜竹突然就愣住了,呆了一会儿才开口说:“不要突然让我回答这种难题啊……”

“魏骁是个好的,”宛韶叹气,“我只是不想如果最后你们分开,两个人都受伤……”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颜竹有点局促不安地低头摆弄着手指,“我已经习惯了他对我的好,但到底是不是喜欢,我也不知道……你知道的,虽然我有过几个恋人,但是也谈不上真的喜欢对方……”

“魏骁说他怕,其实我也怕……怕我其实没那么喜欢他,怕自己最后对不起他……”

宛韶拉着颜竹在西湖边坐下。颜竹看着广阔的湖面,静下心来梳理自己的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宛韶问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嗯……”颜竹斟酌着字句,“我已经有点被宠坏了吧……所以虽然不知道对他算不算喜欢,但是我想可能已经不适应没有他念叨我的日子了。”

“我呀,喜欢被他珍惜的感觉。”

 

『九』恋情的疑点(2016/08/04

宛韶曾经听人讲过一句话:“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十年之约。”

她一直很担心颜竹和魏骁,本来看上次两人重归于好了,她松了口气,没想到几个月后又出问题了。这时两人已经交往快两年。宛韶觉得他们两个也差不多该定下来了,但最近魏骁又患得患失起来,整日缠着颜竹发神经。

嗯,这是颜竹对她说的。现在她被颜竹约出来听她发牢骚。

魏骁和颜竹其实并不常见面。

魏骁比颜竹大了有八九岁,家里还算富裕但是依旧忙于出任务挣钱什么的。再加上如今魔族入侵,有时候还要去帮忙退治妖魔之类的,两个人经常凑不到一起去。虽然传信不断,但是似乎还是渐渐生了隔阂。

这次似乎是魏骁好不容易可以有一段假期,但是却发现颜竹约了各种朋友出去玩儿,结果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少得可怜,魏骁就有点生气,而颜竹却觉得自己和朋友在一起很正常,两人就此产生了分歧。

“喂,你说,是不是他有毛病?我和朋友出去怎么了?”

“他是你的恋人会吃醋也算正常吧?”

“这叫吃醋?明明是妨碍我和其他人的正常交往!而且都是女孩子他瞎吃什么飞醋!讲真他这个样子我真的开始烦了!”

“毕竟你俩本来在一起的时间就短……你要体谅人家嘛。”

“喂,作为我的好友你到底帮谁啊?”

于是试图从宛韶这里得到认同和安慰的颜竹最后气鼓鼓地走了……

宛韶一个人坐在红木林路旁的茶摊上,叹了口气。

“该说情感终究是会被时空磨淡,还是说他俩其实并不是真的互相喜欢……?”

 

『九』分或者合?(2016/08/05

不知道是否如宛韶所想,总之颜竹和魏骁越吵越烈。颜竹本身喜欢丰富多彩的生活,不愿意整日陪着魏骁,而魏骁除了任务挣钱,其他时间几乎都给了颜竹,更是无法忍受颜竹的不情愿。到最后谁也不肯让步,竟吵到了要分手的地步。

而最令宛韶没有想到的是,颜竹居然和她说了这么一段话:“想以恋人的身份绑住我?没门!反正我爹我娘就不可能让我以后一直住在家外头,他家离我家远,丹朱离家也远!他还比我大那么多,本来我也就没想过能和他善终,分了就分了吧!”

“……你这是气话吗?”

“谁说气话?我这是真心话!”

一般人生气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说的是真心话……宛韶心里悬着,这么安慰自己。她实在不愿去想自己的闺蜜,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对方的可能性。

因为这个可能性太可怕,会让她怀疑自己的这个好友,是不是有点渣。

“你俩都太激动了,为什么不能冷静地好好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颜竹冷笑,“他自己发神经!我也有我想要的生活!恋人也要有各自的时间和空间,不是说‘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凭什么要依着他!”

直至这场交谈结束,宛韶也没问出口颜竹她是否喜欢过魏骁。而她与魏骁不熟,也不知怎么打听对方的想法。她心里惴惴不安,最后去找了伤留诉苦。

没想到伤留却不甚在意,只道:“你也不必太紧张,颜竹已经被魏骁宠坏了,他俩这次就算分了,也迟早会合。”

“真的吗?”宛韶十分疑惑,她觉得照这势头下去那俩人怎么可能会复合。

“你且看就好。”

 

于是宛韶听了伤留的话,默默做着旁观者。颜竹从一开始的怒火冲天,到近日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只是再也没和她提过魏骁这个人。但是宛韶却能看到魏骁用来和颜竹的联系的那只机关鸟时不时会在颜竹身边出现。起码她和颜竹一起出去的时候,几乎次次会看到。

宛韶也不知这两人究竟是真的分了,又或者其实有希望复合,只是没人开得了这个口。

这样下去还是不会复合啊?宛韶觉得自己比当事人都头疼。

 

『十』神助攻的出现(2016/08/1208/16

两人的情感进入冰点期,但是关系似乎又没有那么差。一开始颜竹理都不理魏骁送来的机关鸟,但最近两人又开始了和往常一样的传信。伤留同她笑道“看吧,他们会复合的”,但宛韶心里依旧惴惴不安。

后她忍不住问了颜竹,颜竹却淡淡地说:“我俩现在只是朋友。”

“所以你们分了吗?”

“……不是。”颜竹看上去闷闷的,“是我单方面的,他没同意。”

宛韶突然就安心了:“那可真是太好了……”

“好什么好啊?!”颜竹转头怒视她,“所以说你到底是谁的好友啊!不理你了!”说完便御剑走了。

“等等我呀!”宛韶赶紧追了上去。

 

然而没想到两人追逐着却在路上见到了魏骁。

“他怎么在这儿?”颜竹懵了,“他不是在魂谷出任务吗?怎么在孔雀坪?”

宛韶闻言惊了一下,细看之下竟发现魏骁身边还有一名身材姣好的女子,看服装,应该也是翎羽弟子。

这个展开!要么彻底分要么重归于好的展开!宛韶心里一阵激动,终于可以结束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给她个痛快吧!【又不是你谈恋爱你要什么痛快】

颜竹还背对着魏骁两人,呆站在他所在茶摊的不远处。宛韶靠过去,小声说:“你不觉得魏骁旁边那个女的靠他太近了吗?”

“有吗?”颜竹反问了一句,但是仔细一看,感觉好像是挺近的。又看那个女的姣好的身材,再看看自己,颜竹转头就走。

却没想魏骁却突然转身了。

宛韶看着魏骁大步跑过来一把抓住颜竹,默默跑到了魏骁在的茶摊上。

“这次总算是该解决了吧。”她叹气。

“是啊,”原本陪着魏骁的女子笑了,“我可也看师弟那张一点表情都没有的脸腻了。”

宛韶有点迷茫地看着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枉我开导了他那么久,还收集情报把他在这个时候带到这里啊……”

“这回要是不能和好,我还怎么混?”

女子笑靥如花,宛韶则一脸崇拜。

妈呀!有这种神助攻她之前还担心成那个样子简直傻得不成样子啊!

 

『十一』若在久长时(20160816

由于当时宛韶最后中途退场,所以也并不清楚颜竹和魏骁之间发生了什么,总之和好了真是太好了。虽然她这么和颜竹讲了,但是还是因为逃跑被揍了一顿……

“那你怎么就和他和好了呢?”两人坐在九黎城街边一边吃着小吃一边聊着。

“就是说他师姐开导了他很久,一直跟我认错,讲得我都心虚了。”

“你也知道心虚啊。”宛韶嘲讽道。

颜竹被噎了一下,决定不跟宛韶计较,说:“反正那天我俩说好了,他出任务的频率会少一点,多和我在一起,这样我就算约出去和朋友玩也不会让他觉得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少啦~

“还有嘛?”

“嗯……还有就是,我会努力少发点脾气,多想他一点。”颜竹咬了一口酥糖,“想想好像的确也是他更在乎我一点,反而我更不像是恋人。”

“你终于注意到了!”宛韶一脸感动,“讲真我之前简直要觉得你是个渣了!”

“谁渣啊!我觉得我的思想还是很正常的好吗!”

宛韶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因为感觉其实你完全不懂怎么喜欢一个人啊……很自私的感觉,只觉得对方怎么不懂你,但是没想过去想想对方为什么会这样。”

“我知道啦!”颜竹恹恹地趴在桌子上,“因为那天分开后第二天总觉得他对我没以前那么关注了,然后我就问了,然后他说因为不是我觉得他烦嘛,所以他就少理我了一点。”

“然后我俩又谈了谈,我才发现我俩真的挺不对等的,在这段感情里。”

宛韶笑了笑,望着茶杯里冉冉升起的热气,说:“其实,我觉得,两情若在久长时,不在于是否朝朝暮暮,而在于是否互相理解,是否愿意为对方心甘情愿付出什么。只有付出而得不到回报的是傻的,而只一味接受对方付出的不值得爱的。”

“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嘛,你们还有时间呢~

“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去磨合,去学习……”

“噗,”颜竹看到她这副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喂,明明你才是最没有恋爱经验的一个,怎么说的你在这方面有很多经验的样子?”

“我只是有点感想而已嘛!”

她的确没有经验,只是,在她的理想中,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是那个样子的。

 

『终』天天喜笑颜开就好(20151222

    很久很久以后,大荒算是太平了一段日子。颜竹和魏骁也正式成亲了。

   颜竹生了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儿。她有点不太开心,因为她喜欢女孩儿。魏骁也知道,想了想,就去求了一尊送子观音的玉雕放在家里,每天拜拜。

   这观音到家的一个月后,颜竹就被诊断出又有喜了。

   十月怀胎过去,颜竹也顺利产下一名女婴。小女娃白白嫩嫩的,就连哭的声音都是软绵绵的,叫人听了心就觉得要化了。

   宛韶打趣道:"你们俩还真厉害,求女一次成功呀。看样子魏骁每天下的功夫不小呀。"

   颜竹""了一声,说:"要优雅不要污,形象呢?"

   "谁污了?你自己想歪了好不好?"宛韶笑着戳了戳小女娃的脸蛋儿,"我羡慕嫉妒恨不可以啊?"

   "当然可以。"颜竹的神色颇为得意,调侃道,"你和伤留怎么样了?我这都三个娃了,你俩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呢。"

   宛韶只是笑笑,也不言语。

   自颜竹说自己和魏骁在一起后,她心里既为她感到开心,但也很担忧。颜竹有点三分钟热度,而且比较看重外貌,魏骁的长相并不符合她的审美才对。加上颜竹也偶尔会与自己说也说不清她对魏骁是什么感情。宛韶一直担心到最后两个人分开,都会受伤。

   不过……看他们俩能在一起这么久,过得那么好,她也就安心了。

   在床边正看着颜竹逗女儿,魏骁教训两个调皮的小子,宛韶突然被伤留从后面抱了个满怀。

   "终于安心了?"

   "嗯。"宛韶回头对他笑,"安心了。"

   伤留轻吻她的额头,抱怨道:"我早说了,他俩会幸福的。拖了我这么久,你也不愧疚?"

   宛韶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对他说:"只要我还在你身边,能天天喜笑颜开就好,你不这么认为吗?"

   "小滑头……"伤留笑骂,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

   宛韶的话,他反驳不了。

   两个人能在一起,一直走下去,天天喜笑颜开,的确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不是吗?

小天下「番外篇」喜笑颜开 - 玥沫琴 - 。Dream

小小的处理了一下今天的插图,自己感觉有点违和感不过渣作不要太在意了!

这篇番外写了很久终于在今天强行完结了……没错,强行。结局是提前就决定好的,但是在我写到结局这中间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最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到达原定的结局,最后只能强行这样完结了。

故事80%是根据我死党的真事改编的。有件事没编好,就是砸盆那个,真事有点记不清了,大概是手机掉了结果把塑料盆砸破了……

而我说的意外,就是死党和她“男朋友”并没有在一起。虽然说出来似乎不太好,但是这里反正没有认识得人我也就小小透露一下,大抵就是发生了八九这两篇的事情,她很生气并且受不了,我说因为他觉得是你的男朋友嘛,那时我觉得他俩应该是在交往的,结果她后来同我说反正两个人异地年龄又差很多,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奔现。但是感觉男方很喜欢她,我总觉得她欠对方很多,所以其实我一直到现在都很纠结。

并且希望他俩要是能善终就好了。但是现在看来显然不可能……她并不喜欢对方,只觉得两人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最初写这篇文只是被秀恩爱闪瞎了眼,结局也是存着祝福的心情的,只是没想到反倒成了梦境一样的东西呢。希望两人最后在这段我不是很搞得懂的感情里都不要受伤并且和平解决吧。


博客也渐渐没人了,心里不知道是“啊果然变成这样了”的心情更多一点,还是伤感多一点……甚至说,是不是高兴多一点,因为发什么大概都不会有人回我了——不用担心发消极的心里活动被怎么怎么说,不用担心有认识的人,可以把在空间在群里在现实说不出口的话都说出来。

人可真是复杂的动物呢。

以前写文一个是觉得好玩儿,二个因为有人支持。现在没人支持,没人鼓励,虽然还是觉得好玩儿,可是没有文笔自己都嫌弃。但是还是想写,可是写了又改写了又改,到最后就变成只写人设了。

我手里现在还有一个系列,很大的系列,人设写了很多,构想也很多,但是完整构思完细节都确定剧情清晰的文还一篇都没有写。最近有想动手写其中我很中意的一篇,但是细节都没有确定写了一两千就开始卡,甚至觉得自己太啰嗦写了太多没用的东西想直接删了重写,然而又不知写什么……真的是特别纠结。

尽管如此我喜欢写人设的心还是不会变啊,下学期会轻松一点(工作方面的),空的时间会相对多一点吧,想练练画画,还有上色。目标是海底囚人的那种画风,简单粗暴但是又很和谐,这种画风我还真的是喜欢啊。给自己设定的人物决定形象,然后换各种衣服什么的……果然是每个画手最爱的事情吧!!我超喜欢的好嘛!!前些日子画了宛韶的人设图,关于夏、冬、春秋的日常服装,简直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要不是后来画冰心弟子服的时候人物五官头部怎么画都不顺眼我大概现在,初级弟子服画了一套、高级弟子服画了一套,可能要开始画颜竹了呢。

好啦不说了,本来今天还说早睡的结果又这么晚,该洗洗睡了……

大家晚安~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