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小天下「番外篇」总角之交  

2016-11-24 17:58:35|  分类: [年更]小天下>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番外·宛韶篇·总角之交

『一』预兆(20161118

宛韶最近发觉颜竹有点奇怪。

本来她们俩家住得近,所以小时候在一起上私塾。后来两人也是一起决定不想这样下去,分别选了自己喜欢的门派去求学了。宛韶一直觉得她们俩就会这样在门派里呆一辈子,直到出师,最后一起云游天下,然后与喜欢的人天长地久。

可是颜竹最近对习武很懈怠,她和魏骁也处在冷战期间谁也不理谁。每天就是接点无所谓的任务做做,顺便游山玩水。

今天,许久不见的两人开始闲聊,宛韶率先抛出了自己的疑问:“感觉你最近没什么干劲呀?”

颜竹懒洋洋地回答:“习武太累了,早知道当初我应该跟你一起去冰心堂啊,读读医术听听八卦多自在~去太虚观养养宠物也好啊~

“可是你的师父不是说你挺有天份的嘛~而且习武后你也很少生病了吧?”

“可能是和别的同门弟子有点合不来吧。”颜竹说。

“是吗?嗯……你好像跟我说过。”宛韶想了想,“她们以己度人,让你很不开心的来着。”

“就是啊,而且上次不小心染上风寒就被她们好一阵嘲笑,真是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好啦好啦别气啦~

……

那是一段很平常的对话。但是后来一段日子里,宛韶越来越觉得当初颜竹的话那么敷衍。

那大概就是预兆吧。

 

『二』转折(20161118

宛韶是绝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颜竹和魏骁分了手,可是两人还是关系不明不白地继续交往着。魏骁一如既往地对她好,颜竹也都接受。

“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啊。又没人规定分手后不能当朋友。”

虽然颜竹这么说,可是宛韶还是不明白。

两人曾经是那样的,魏骁又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和她“当朋友”的呢?

最让宛韶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前菜。

 

一天,宛韶在江南采买一些掌针需要的药材,在木渎镇的小巷里遇到了正和买花的小姑娘聊天的颜竹。

“咦~小竹真巧~你怎么在这里呀?”宛韶开心地上前打了招呼。

“呀,宛宛!”颜竹听到她的声音后回头答道,“你回江南啦?”

“嗯!帮掌针带一些药材!一会儿就回风晚林了。”

“你可真忙~”颜竹笑了。而宛韶正想再问她怎么在这儿,却听到颜竹唠家常一般地说:“对啦,跟你说哦,我提前出师了!”

“?!”

“我提前出师了呀~”颜竹笑道,“不想习武了,就跟师父说我现在对未来很迷茫,想退出听雨阁,师父说可惜了我的天赋,就让我提前出师,说以后想回去了还能回去。”

“啊,哦,是,是吗…”宛韶勉强地笑着,“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把心情调整好了再回去~

“我现在在家每天睡到自然醒,可舒服了~

“嗯…嗯!真羡慕!”

……

宛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结束了对话和颜竹告了别,她的脑海里只剩下那句语气平淡的“我提前出师了”。

大概就是那一刻,她曾梦想的世界,彻底崩塌了。

 

『三』梦想(20161118

宛韶梦想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颜竹和魏骁整天打情骂俏,当别人是瞎的一样说自己多嫌弃对方。而自己和颜竹,偶尔小聚,叫上几个人一起去逛街去玩儿;在茶馆里谈谈人生,在路边的茶摊上欣赏风景,还会时不时切磋切磋,偶尔去个秘境捞点东西……颜竹最后会和魏骁成亲生子,而自己会在他们安定下来以后和伤留成亲。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颜竹和自己还在同一条路上。

她们的聊天内容应该是关于今天学了什么,出任务时遇到了什么,师父多啰嗦,习武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又或者魔族最近的动向,又有哪个掌门做了什么,要求弟子们如何如何……

今天的她,应该和颜竹说着在路上遇到了谁,和那些人发生了什么事情,说说她今天又被伤留救了,说说她还是不敢相信伤留喜欢自己,然后两个人就感情问题互相刺对方几句。

而不是在风晚林的池塘边,靠着毛茸茸的团团心不在焉地翻着眼前的医书。

 

“宛宛?”

熟悉的低沉嗓音唤回了她的意识,宛韶抬头,对上了一双担心的眼眸。

——是凌步风,她和颜竹的竹马。他今天穿着便装,敛去了平时身上的煞气,就像是个温润如玉的公子,而不是军人。

可就是这样的让现在的她不习惯的装扮,勾起了她对童年的回忆。记忆里那个总是保护着她们不受伤的大哥哥,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

“哥——”宛韶终于哭出了声,“哥——”她扑到凌步风怀里,放肆地哭出了声。

 

『四』殊途(20161118

她和颜竹是不会,也不可能走同一条路的。宛韶其实一直都知道。但是颜竹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两人一直做着相似的事情,她们世界交集很大,让宛韶相信她们这种两三天没有联系就不舒服的生活会永远继续下去。

这样的日子存在了十几年,为什么不能一直存在下去呢?

可是,这样日子存在了十几年,为什么不能有人厌倦呢?

她们在不同的路上走了那么多年,还执着地想握着对方的手,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能有人厌倦呢?

可是先厌倦的是谁呢?是颜竹,或者,其实是她自己呢?

在对方兴致勃勃地习武的时候,她在懒洋洋地画画;在对方找人切磋武艺的时候,她在看着医书;在对方想找自己下秘境的时候,因为能力不够她只能拒绝……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

颜竹那么积极向上,拥有那么多朋友,没了她算什么,提前出师又算什么,哪怕是退出了听雨阁又算什么。

她什么也不算,只是对方人生中比重比较大的一名路人。

 

“宛宛乖,宛宛不哭……”凌步风抱着宛韶在团团身边坐下,轻轻拍着对方的背,低声安慰着。

宛韶和颜竹不一样。

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们两个的凌步风很清楚这点。她们虽然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完全是两个极端。颜竹落落大方,外向开朗,而宛韶内向喜静,更喜欢平淡的日常。他一直在想她们之间什么时候会爆发矛盾,但是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

在她们还都是受保护的花朵的时候,她们互相支持,而当她们游历了几年后,各自都有了改变,两个极端的改变——一个想往外跑,拒绝循规蹈矩,随心所欲;而另一个越发地把自己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拒绝与外界有过多接触,想要肆意却始终被自己束缚着。

如此殊途,如何同归?

 

『五』迷途(20161118

伤留不是没注意到宛韶这几天的失常,但是这件事显然他不是插手的最佳人选。所以他告诉了出远门刚回来的凌步风,作为宛韶的竹马,没人比他更有资格。

那天凌步风找了宛韶回来后,约了他去九黎城的一家酒馆,要了间雅间,开始同他谈宛韶的事。

“宛宛是个让人觉得恨铁不成钢的孩子,”凌步风望着杯中的茶水这么说,“她有那个天赋,只是拒绝去做,她找不到自己的目标,而且永远在恐惧着我们不明白哪里可怕的东西。”

“我能理解,却不知如何去改变她。所以当初她说要去求学的时候,我非常高兴。”

“我想,她终于找到了一件能让自己倾尽全力去做的事情了。”

“只是最后发现,好像也不是这样。时间久了,她又变回去了。”

“所以,她和跟她完全相反的小竹,迟早会出问题。但……受伤更深的,一定是宛宛。”

“小竹没有她,问题不会太大,但是宛宛没有小竹只会越来越糟。”

……

那天伤留听凌步风说了很多很多,关于宛韶的,关于宛韶和颜竹的。后来他挑了个雨天,把宛韶约到了孔雀坪。两人坐在路边的茶摊躲雨。宛韶不傻,她知道伤留有话想跟她说,虽然很大的可能是她不太想提的话题,但她还是来了。

……她,很迷茫。她知道这点,所以她来了。

——为了心里那点微不足道的希望。

 

『六』何归(20161119

“……”有想过该说些什么,到了时候,伤留却突然说不出话来。两人就沉默着听着雨打在棚子上的声音。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敲在人心上,让人烦闷得很。

想了很久,伤留还是说话了,“如果和颜竹在一起让你很累,这次分离对你来说说不定也是解脱。”

“能偶尔聊聊天就行了,其他的不必强求。”

“如果你觉得和别人很多话,无法启齿的话……”伤留认真地看着她,“那就和我说吧,作为魍魉弟子,我嘴巴还是很紧的。”

“……”

“韶韶?”眼前的宛韶垂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伤留有点摸不清她的想法,开口喊了她的名字。

“……我很羡慕小竹。”宛韶却突然开口,“我很羡慕她,她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不想要什么,并且愿意为此努力,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她看到了她能打开的那扇门,并且努力跑去打开她。”

“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当初天真的以为,努力向外界踏出一步,我可能就会得到什么,能找到答案了。”

“可是最后我还是没找到答案。只是顺从地听着大家的建议,‘你该这样’‘你该那样’‘对你这样做很好’‘不你这样好奇怪’……我永远无法逃出这圈子”

宛韶还是低着头,但是伤留听到了鼻音,也看到泪珠落在了桌子上。

“我,想要随心所欲一点,去尝试新的东西,去探寻我真正喜欢的事情。可是我永远被他人的目光束缚着,最后一事无成。”

“我不能陪小竹去秘境,不能陪她切磋……我什么都不能陪她。”

“我很没用,所以自暴自弃了。”

“所以我不信你喜欢我。”

“我没有任何优点,只是个没用的庸人。”

“但是我也不想被讨厌。所以我对你们笑,告诉你们我没关系,我努力做出正常人该有的样子,顺着你们的话题讲话、吐槽,让自己看上去是个活泼的孩子,让大家至少不会讨厌我,让爹娘不会担心。”

“可是我越来越觉得恐惧。我恐惧与人见面。我更喜欢漫步在没有人的树林里,那样我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管。没人会管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做什么都没关系。”

“我甚至会想是不是就这样消失在世界上就好,可是我又怕死……”

宛韶的声音在颤抖,鼻音重得让伤留快要听不清她在讲什么。

但是他知道一点,她已经找不到哪里是归处,心灵和身体的归处,都已经找不到了。

 

『七』终结(20161119

醒来的时候,宛韶发觉自己的眼角十分干涩,完全是哭过之后眼泪干涸的感觉。她下床走到镜子前,发现自己的眼睛有点点红。站在镜子前看着那双发红的眼睛,一瞬间脑海里涌进了无数画面。

 

“……我做了那样的噩梦呢。”宛韶趴在伤留腿上对他说。

伤留摸着宛韶的头,抚慰着她心里的不安,嘴上开起了玩笑:“这就完了?我最后就没有趁机对你做什么?”

“真的没有啦!你想对我做什么啦!”

“比如趁机来个深吻什么的。”

“天呐,伤留,你果然是表面闷骚,私下明……唔!”

伤留看着被猝不及防吻住的宛韶瞪大的眼睛,笑了,“那种噩梦,就忘了吧。你现在不是在努力跟着你师兄学习医术,和颜竹关系也好着呢吗?”

“而且,你现在可不是没有归处啊……”

看着伤留笑着的脸,宛韶不禁也笑了。她转身紧紧抱住伤留的腰,埋在他怀里用不清不楚的声音说道:

“嗯!不管怎么样,至少还有你——”

 

尽管那个噩梦如此真实,真实得仿佛她昨天的亲身经历。那种深深的绝望和空虚,都让她光是想起来就忍不住颤栗。如果她当初也像梦里那么做了,她和颜竹的关系就会像梦里那么发展了吧?

那她绝对不要。

绝对不要。

她想要的是“殊途同归”,而不是最后“殊途不归”。

 

————————————————————————————————————

 

本来取名叫“青梅竹马”,因为主要讲宛韶和青梅颜竹的事马。后来突发奇想去百度,结果发现说青梅竹马特指男女之间,而同性一起从小长大的叫“总角之交”,不过总角之交其实也不一定要同性,只要是幼年就相识的朋友就好了。所以后来我又改了名字。

“殊途同归”这个词肯定不是它本身的意思。我这里所说的殊途同归,是指我们走在不同的路上,但最后总归会聚到一起。殊途不归,自然就是指最后彻底分开。

一开始的故事就是个BE。只是中途突然想起颜竹那篇番外我已经给她们HE了,这里最后就只好采用老套的做梦结尾了。HE中的宛韶……算是我想象中的美好结局吧。

以前也就说过,颜竹的原型是我死党,宛韶的原型是我。而这篇故事就是我和死党最近的关系。

尽管我还用死党称呼她,但是我们的关系已经并没有那么亲密了。

大概就是上了大学后,她游戏越玩儿越无法自拔,而我却从中抽身了的时候起的吧。我最怕她一找我,第一句就是“你什么时候上线陪我玩呀”。尽管我和她说过,我是休闲党,我不喜欢PVP不喜欢下副本,我最多没事儿上线做做任务看看风景。我和她在游戏上越走越远,特别是有次她硬拉着我陪她下副本,结果我被她嫌弃了。那之后,我就真的是连做任务和看风景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曾经以为我永远不会被她嫌弃的。

就是因为她不会嫌弃我当初我才答应和她一起玩游戏的。

而故事里的“提前出师”的转折,我可能写得有点勉强吧。其实这件事隐射的是我有一天无聊,我突然想上游戏了,结果死党找我讲话,突然跟我说“我休学了”。

她休学了。

我内心绝对没有和她当时聊的时候那么镇定。我心里在震颤。颤到我想立刻打电话给爸妈说,她休学了!!我不明白她怎么就休学了!!宿舍关系不好我理解!!对老师不满我理解!!想去历史系我理解!!不想学习我也理解!!但是为什么突然就休学了!!为什么!!

国庆因为发烧休了一周再回来没关系,等她回到南通以后我们还能继续,没事帮她拿个快递,去外面的星巴克坐坐又或者是别的。

可是她休学了。

今天她时隔已久突然找我,我说到考完试再回去,她说她现在就在假期。

那一刻我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这之前的某一天她突然发她和微笑的聊天截图吐槽我买了号上了几次的时候,我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

正如六七八里面说的,我的内心是空虚的。我的人生就和我玩游戏一样毫无目的,只是突然想玩儿了,觉得剧情和画面很棒。我对副本毫无兴趣,对PVP毫无兴趣,对装备对强化毫无兴趣……

和她不一样。她要求装备,她要提升什么属性,她要下战场,她要新衣服,她要新坐骑,她要……

她要的,我一样都不需要。或者说,因为不必要,所以我不需要。

所以就成了现在这样。

而现实里,她明确表示她深深的厌恶,讨厌宿舍关系又或者老师和这个专业。我无法理解她的休学,但是静下心来想想,却又如此羡慕。正如六何归里面说的,我的身心都已经找不到归处了。

因为心里完全空洞一片,所以也不知道应该到哪里找归处,我顺着所有人的意,表现出我很正常的样子,表现出我还是很和善的。我不敢说自己有抑郁症,又或者说是“空心病”,反正即使说了也没人信。我也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想去学日语,我不想学管理;我想去画画,我不想学政治;我想学后期,我不想学人力资源……可是,所有的前者永远抵不过后者,因为后者是“正途”,是我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我不能放开他,我也没有理由告诉所有人,我可以放弃他。

我没有理由。是我自己堵住我所有的后路。

 

不会出现人的踪迹的地方,才是让我最安心的地方。可是没有人,又让我感到那么孤独。


小天下「番外篇」总角之交 - 玥沫琴 - 。Dream
 
嘛,也是最近心里比较乱,这篇其实就是自己的胡言乱语。番外篇也不用太当真就是了。上面是最近尝试的和风排版,感觉还有地方要修改w不过这一版我已经很满意了,现在是我的手机壁纸~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