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小天下(3)荒废了半个假期我终于想起来更新啦!  

2015-07-07 00:15:09|  分类: [年更]小天下>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_←距离上次放文,一年不到,还差两个月,所以这篇其实是年更的文(你走)个人感觉这次量很足啦~~><

小剧场[2015.2.21]

某一天,宛韶和颜竹去了躺低级秘境,捡些小东西卖钱。

突然,宛韶回头一看:“小墨龙,捡东西啊!”

墨龙正懒洋洋地趴在地上,闻言立刻直起身子,气高趾扬地说:“鲜花、掌声、灯光,缺一样我就罢工!”

宛韶沉默了一会儿,毫不留情地一扇子把墨龙扇飞了。

“贱龙,敢跟我讲罢工?”宛韶表示,她一定是最近脾气太好了!才让这条自负的贱龙又蹬鼻子上脸了!

 

写这个的时候我正在做补天,然后正好每一轮的最后一环要么烧香要么放花,结果墨龙就在我放花的时候说了罢工这一句话……一开始没觉得怎么了,后来突然想:← ←不对啊,你居然敢跟我说罢工?小样儿你当自己真是神龙啊!hhhhhh

——————————————————————————————————————————

生日快乐[2015.3.11]

宛韶坐在盐泉村的湖边,脱了鞋,双脚在水里晃荡。

颜竹、凌步风跟各自的师傅去秘境了,花逝在和东残切磋打架……认识的人都好忙啊。

“啊!一点也不开心啊!这种时候才不想要一个人呢!”宛韶狠狠地向湖中心丢了块石头,“胸闷、难过!”

“胸闷真的不是因为气短吗?”伤留突然在她旁边坐下。

“你来干嘛?”宛韶一扇子砸了上去,“神出鬼没的吓死人知不知道!还有你不是去任务了咩!”

伤留一边卷起裤腿,一边说,“嗯,做完了就回来了。”

“哼!”╭(╯^╰)╮宛韶扭头不理他。

伤留照着宛韶的样子也把脚伸进水里,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头饰,小心翼翼地帮她戴上。

那是朵莲花形的头饰,下面坠着碧绿的珠子。

“韶韶,生日快乐。”伤留亲吻她的额头。

宛韶一脸呆滞,半晌才反应过来红着脸瞪他,“我胸闷才不是因为气短呢!我就是不开心!”

“那现在呢?”伤留示意她抬头看天上。

湛蓝的天空中,牧花逝与尹东残驾着云飘浮在空中,牧花逝的火天罚向湖面坠去,却因为尹东残刮起的飓风而相互碰撞在一起,然后粉碎,如烟火一般。颜竹正御剑而行来到两人下方,上善若水带起的蓝龙在火花中舞动。

宛韶身后,凌步风正拎着大包小包跑过来招呼他们说:“喂!东西准备好了!现在走吗?”

伤留笑了,对宛韶说:“还气短吗?”

“你的礼物呢?”宛韶抹掉眼泪恶狠狠道,“都说我不是气短!我气很长的!”

 

宛韶坐在自己院子里,倚在柳树下看着星空,礼物在旁边倒成一堆,她只觉得没有一个生日比今天更好。

伤留听了却说,“不,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都比上一次更好。”

 

3.11写给生日的自己。其实一开始是生日前两天写的,本来打算写个开头文艺结尾搞笑的段子,结果写着写着就成了自己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正文是生日前几天写的,后面这段解释则是生日当天写的。后来还顺着正文的内容给宛韶重新画了个人设~有空再放上来~

原来打算写的段子就是气短的问题……← ←被自己改成这样以后,自己都不记得我原来是打算怎么写的了,改了以后其实自己觉得还是有点勉强的o(╯□╰)o

还有就是……伤留已经彻底成为宛韶的CP了……【沉思状】魍魉虽然帅但是挺令人讨厌的,尤其是对于冰心来说(因为读条总会被打断),我为什么把他配给宛韶呢?(╯‵□′)╯︵┻━┻明明凌步风更有安全感啊!_(:з)∠)_好吧,因为人家是哥哥(其实是因为有了其他cp)。

 

小剧场[2015.4.4]

生日宴会的最后大家准备一起放孔明灯。宛韶挑了一盏嫩绿色的孔明灯,看看伤留,却发现他就在自己旁边默默点燃了一盏紫色的灯。

宛韶问:“紫色的看得见吗?”

伤留看着那盏嫩绿色的灯飞上天空,紫色的灯则静静地跟在绿色的灯旁边。

他笑着回答:“这样就够了。”

宛韶看着他微笑的脸,伸手揪住了他衣服的一角,觉得陪伴着绿灯的紫灯那幽暗的光辉很漂亮。

 

今天本来说有月全食然后就跟死党跑去外面看了← ←结果天阴什么也没看到,倒见着了人放孔明灯。有个人把灯罩都烧烂了一边,最后只剩灯芯了哈哈哈。死党说你要是能确定你能把它放起来我就买个给你。我默了一下说:那就算了吧。死党:……

——————————————————————————————————————————

冰心堂的八卦日常(其一)[2015.3.18……大概]

这天宛韶在平遥镇留宿,却见师姐们向戏班子借了戏台,不知要做什么。

于是她就凑了个热闹,在台下找了位置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台下就坐了不少人,宛韶看了看发现大多是冰心堂的师姐妹。

然而台上一开始,宛韶就囧了,师姐们正在演戏,演的是一出八卦狗血剧。

三位师姐分别饰演妻子、丈夫和插足两人感情的妻子的闺蜜……但是师姐们夸张的表情和话语实在是没演出一点感觉,怎么看都是一桩喜剧啊!

期间也来了了些别的门派的弟子,但是大多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宛韶看着周围的师姐妹们,想到了别人给冰心堂的外号:八卦堂。

大家真是太八卦了……╮(╯▽╰)╭好吧,她也是。

 

这件事的来源是寒假里在死党家里看她玩游戏,然后门派里正聊别服的一宗狗血剧正欢,几位师姐就跑去平遥镇演戏了哈哈。八卦堂这个称呼实在太贴切了。大荒里问哪个门派知道的八卦最多,恐怕只能是冰心堂了!如果放到现实,估计适合做情报收集的魍魉都不一定有冰心堂的姐妹们知道的多呢233333

事情是寒假里发生的,但是是后来在学校里精神放空的时候想到的……所以细节不太记得,只能这样写了。

——————————————————————————————————————————

#浮生四记系列#

友情提示:所有段子基本都是从浮生四记任务的结尾开始,故而欲知详细前情,请自行百度(本来都不想放前情概要,但想想不好我还是写了,好吧,其实是我有点忘了)

Ⅰ茗尘记【2015.3.22】

(这个我只记得茶疯子想要回到故乡幽州,结果去前为了救一个孩子被强盗打死了)

宛韶:茶疯子!你敢不敢不死!是不是不信我冰心堂的医术!

茶疯子:呵……只是,我余某人,没这个命了……

“你怎知就没这个命!”宛韶猛地站起身,七星在脚下汇聚,口中吟起了冗长的咒语。

“我宛韶医术不精,只得护你魂魄数日不散。”宛韶的嘴边留下赤红的鲜血,“望碧尘姑娘能成快马速去幽州,让你最后再看一眼你的故乡……”说完便晕了过去。

 

“那个疯子呢?”

“如你所愿。”

“真好……”宛韶笑了。

伤留轻轻吻在她唇上,“傻姑娘。”


他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的眼睛问:“你的乡愁,在哪里呢?”

宛韶红了脸,推开他躲进了被子里,半晌,伤留才听到她小小的声音:“有你和大家的地方。”


云游老者的总结:“红尘之中,总有这样一个所在,这样一种执念,不论你走过多远的路途,都使你魂牵梦萦,不能忘怀。他也许有一个确定的名字,也许只是一个人的身旁,也许仅存在于你的心里。经过时苦涩,回首处甘甜,这是乡愁,也是人生。”

今天做了茗尘记,心里十分抑郁……为什么非要茶疯子死掉?有想过写他活着回到幽州,但最后只是让他在看到故乡后再死去……大概这才是最好的归宿吧。最后再小温情一下~对不起,茶疯子这个外号太好记了,完全没记住你叫什么,噗

七星还魂术自然不能像游戏那样真的复活人,所以这里的设定是要付出代价的,若真要救活一个人,只得一命抵命。医者是为挽救更多的人的生命而存在,完整的七星唤魂之术定要用在最为关键的地方

 

Ⅱ锦绣记【2015.3.22】

(刘阿南的青梅死了,锦帕代替青梅活了下去,刘阿南生病被青灯教迫害危在旦夕)

锦帕以命换命,将刘阿南救起。

黎熙熙将锦帕放于床头,转头问云沐修:“师兄,我们该不该说实话?”

“说了实话,必是违背了她的心愿,可若是不说,阿南不也迟早会知道么?”

云沐修叹了口气,只将她拉到身后。待到床上的人醒来,问他们阿锦去哪儿了,他回答:“她找到了失踪多年的父亲的踪迹,已经上路了。”

说到“上路”二字时他略微停顿,只是阿南没有注意到了……

 

离开后,黎熙熙满脑子都是阿南拿着锦帕微笑的样子。云游老者见了只是抚着胡子,道:“红尘如梦,固然终有一醒,但那梦中的温暖历历在目,却能使人不悔流连于这尘世间。”

“小姑娘怕是一路有人相护,故而涉世不深。美梦终会醒来,望姑娘珍惜现在,并且不要忘记……待日后抉择之时,勿忘初心。”

“等等!老人家,请问这是什么意思!”云沐修刚想进一步询问,却见老者甩甩衣袖,眨眼间便不见了。

黎熙熙还是一脸朦胧,不太能理解是何意。

云沐修却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日后抉择之时……究竟是什么?


Σ(っ °Д °;)っ为什么我写着写着就埋了个好大好大的伏笔,卧槽我还收不收得回来啊!简直作死……做锦绣记的时候最后选择的时候我是真的犹豫了一瞬间,有时候会想,长痛与短痛、长梦与短梦,究竟如何匹配才是最好……

一开始打算设定还是宛韶和伤留的,后来想想因为我做任务的时候虽然稍有犹豫但是选了说假话,并不是因为这样才是任务的正确选择,而是这样对大家都好吧。所以,如果是宛韶,她的犹豫只会在心里一闪而过,该如何还是如何。后来换成了牧花逝和凌步风,写完后感觉这形象不太对,于是最后确定是黎熙熙和云沐修,他们的设定是最适合的。

黎熙熙天真单纯,易受人欺骗,终于一日会长大;云沐修入观前早已经历无数坎坷,心思复杂,这一段放在他们身上再适合不过。

_(:з」∠)_这个flag,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回收吧。


Ⅲ听香记【2015.3.22】

(看戏识一才子,又识唱戏女子清夜,经清夜识夏府二小姐镜月,镜月认为自己太连累姐父,愿为质子[哪儿的质子我给忘了])

众人看了镜月的信都沉默不语,锦月流了半晌的眼泪,最后只说,“我们都是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人……”

牧花逝想到了自己,虽是富家子女,父亲亦在朝中为官,可是她自小在父母亲友的宠爱中长大。和好友黎熙熙不同的是,她很小的时候就进入水云宫拜入云麓仙居火宗下,没多久就便出门历练。

再多的单纯和天真也都被磨光了。

凌步风看着牧花逝若有所思的表情,握住了她的手。

牧花逝一愣,抬头看他。

凌步风却看向锦月,说:“但是,至少这是她自愿的选择,是她自己的愿望。”

锦月愣愣地呢喃:“是了,至少这是妹妹自愿的……”

“况且,”凌步风眼神发亮,“事情还没有走到那最后一步,那么我们的命运就还在我们手中。希望还没有消失!”

牧花逝笑了起来,将那双手握紧,道:“是了,我们的命运,还在我们手里,从未交给过任何人。”


听香记任务最后,云游老者给的总结是这样的:“不管命运如何安排,我们心中却常常有另一个放不下的自己。大荒也是一个舞台,我们在每一个路过的人身上最所自己的梦想与影子,期待这可以有一次机会去演绎一种不凡的生命。纵然好梦,终会醒来,当你认清了自己心中想要的东西,追寻过拥有过,刹那的芳华也将成为最珍贵的记忆。”

_(:з」∠)_感觉我最后的结尾和总结不一样……后来想加点东西的,但总觉得别扭。看到锦月其实蛮感慨的,因为在海寂里,锦月一开始是挺骄横的,跟清时告白被拒,还打了不戒一顿什么……大概是后来接受了自己要嫁给仲康的事实,性子沉稳下来了。而仲康一开始化名与我们相遇了可芯,从此再也放不下她。他会待锦月为妻,但是恐怕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住进他心底了。

 

Ⅳ寻闲记【2015.3.22】

(我们被一小孩儿忽悠去找“四大才子”,又被忽悠去找宝物)

巫璟表示,那什么徐真轻(吃)跑腿儿买吃的,他忍了;

帮那什么文争酩(喝)打发债主,他忍了;

那什么祝纸山(piao)读什么破诗,他忍了!

陪那什么唐和(du)猜拳,他也忍了;

他连他小时候才会做的找宝藏这种事情也做了……

巫雪珩:不,师弟,你现在也是小时候。

巫璟(暴躁脸):谁说的!我明明长大了!我都出生多少年了!

巫雪珩:可是师弟,你有好几年都在墨池里沉睡……你才刚醒来没多久。

巫璟:……(沉默,转头,面向岑夫子)

“第一才子?哼,除了我还能有谁!就这种只会吃喝嫖赌的杂鱼,当我鬼墨弟子都是死的吗!”o( ̄ヘ ̄o#) 

巫雪珩:嗯嗯,所以第一才子选出来了我能揍人吗?

巫璟:Σ(っ °Д °;)っ师姐?!

巫雪珩(走到唐徐文祝四人面前,脸色阴沉,冷笑):还敢自封才子败坏真正的江南四大才子的名声?哦呵呵……给你们一点染料就开起了染坊……今天老娘就把你们打得跟染料一样丰富多彩!

巫璟:……师傅QAQ求换监护人!师姐太可怕了!


hhhhhhh全程欢脱,跟前面简直不是一个画风……寻闲记的确是一个挺轻松的任务~最后一环的任务会送一个附赠30天属性的称号,所以我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做……3.22的时候写了大部分的提纲,之后才补充了细节(╯▽╰)╭没办法,当时不记得了嘛!

顺便一提,巫璟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鬼墨弟子的确都是死的。【严肃脸】还有,还换监护人呢!说好的长大了呢!

#浮生四记#系列完结~前置剧情太长不方便叙述,大片改编总感觉有点,呃,侵权的感觉……—v—所以请自行百度~(好像寻闲记的剧情很难百度到的来着……其他的不知道怎么样,因为寻闲记其实重在寻找所谓“宝物”,在木渎镇里各种陶罐啊木简啊之类的地方翻。)

——————————————————————————————————————————

#论各门派的轻功#系列

友情提示:点击此处可以看门派轻功的截图,有兴趣的也可以去找一下动态图~

荒火·火神力量变身!

祝炑学了门派轻功以后很高兴地要表演给自己的未婚妻看。

祝炑:“媳妇儿,我背给你听哦,师傅说:我们荒火教的轻功‘震天怒吼逐日而生,化身火神踏焰疾行’!”

寸心予(心里默想):你也只有背这些个东西个顺溜了。

喊完“口号”,祝炑开始给寸心予演示。观赏了祝炑演示的轻功后,寸心予斟酌良久,说道:“你师傅说的的确不错。”顿一顿,无力扶额,“但是阿炑,借助火神的力量,需要变身吗?”

祝炑挠挠脑袋,憨憨地说:“我觉得还挺帅的啊。”

寸心予:“……阿炑,踏焰疾行已经是借助火神力量了,再变身,就多消耗力气了。”

祝炑不假思索:“好吧,媳妇儿说不要就不要。”

于是祝炑的轻功自这以后就只是单纯的踏焰疾行了。但是大概他不会知道,寸心予真心觉得火神的形象……太难看了。但是这绝对不能让崇拜火神的祝炑知道。

 

想标题的时候看着天下3官方微信里的那张动态图,突然联系到了美战,然后标题就成这个样子了……不好意思,先让我自己趴桌上笑会儿!

 

天机·我快跟营里的军医发展出感情了!

天机的轻功“驭惊雷暴风之驹”,双脚踩在两匹风雷驹身上,其实还是很帅的,但是吧……

凌步风在跟师傅学习轻功的时候,去的最多的地方,除了练习场,大概就是附近军营里的军医的帐子了。

凌步风(抓狂):“师傅我求你了!!不给我不练轻功没关系,能不能把双马变成独马啊!!就让我骑着一匹马吧!!”

“那怎么行!步风,身为军人,你要学会服从命令!”

凌步风(躺尸):“我再也不要去看军医了,我都快跟那小姑娘发展出感情了!”

“挺好的,营里不禁止恋爱,只要别耽误军情、能服从命令。”

凌步风(一口老血):“师傅,你不是一直教导我要干脆利落吗!这怎么干脆利落!”

“呃……这是命令。”

……

在不知道第几次与师傅进行辩论之后,他终于被师傅厌烦了。

不知道多久后,凌步风泪流满面地骑着一匹灵力所化的风雷驹来到牧花逝面前,哭道:“花儿啊,练个轻功,我都快失身给军医里的一小姑娘了!”

 

其实写完这个一段时间后,我想到了个小剧场,关于为什么凌步风去看军医那么多次的脑洞。

牧花逝:= =练个轻功而已,以你的本事不至于摔那么多次吧。

凌步风:原来那轻功,要双脚分别踩在两匹马身上,手拽着两匹马的缰绳,而且天机营的弟子基本上盾刀不离身,练轻功也是带着练的。你想象一下,我还能站得稳吗!!脚底下稍微偏一些我就要倒啊!!

牧花逝:……辛苦了,把你这么沉稳的人逼成这样看来是摔了不少次。

 

翎羽·原来我们是专业养鸟的吗!

苍却云开始跟师兄学习轻功,师兄说翎羽的轻功重点在于“唤神雕”。

苍却云一脸茫然:“可是师兄,哪里有神雕啊?”

师兄一脸理所当然地说:“自己养的啊。”

“啊?”苍却云表示很震惊,“可可可是,我我我没有雕啊!”

“……师弟,身为机关师你怎么能没有雕!”

“为什么机关师一定要有雕啊!这才奇怪啊!”

“因为我们机关师就是这么屌!”

然后当天下午师兄就被师傅赶走了,苍却云的师傅表示,这货就一神经病,总说些谁也听不懂的乱七八糟的话。他的话,是有八九都是忽悠人的!

“我当初怎么就让他溜进来教你轻功了呢!”

“师傅,”苍却云严肃地问,“翎羽的轻功能唤神雕,那雕是哪里来的?”

“哦,谷里养的,很多弟子到了时候都会去领一只开始培养感情。顺便一提,门派服装里的羽毛装饰,都是那些雕掉的。”

苍却云:“……”师傅,后面一句你不用告诉我真的,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 ←我不会说这个神经病的师兄是个穿越的屌丝,不知怎么写这个的时候我就脑洞大开,加了这个这么个龙套进去。

#翎羽和鸟儿们不得不说的事#感觉这个梗我能玩很久O(∩_∩)O哈哈~

 

魍魉·真的不会被翎羽找上门吗!

伤留和流苏回门派学习轻功,两人默然无语。

伤留无力的扶着身旁的巨石,低着头,显得很消沉;流苏等师傅下来了后,毫无顾忌地说:“师傅,翎羽真的不会攻进魍魉吗?我觉得我以后没脸见小苍了……”

“……”

“还有,师傅,你确定学了这个轻功之后,我是打探情报的还好,师兄这种做暗杀工作的,还身轻如燕得起来吗……”

“……”

伤留练习了很久。最后,他成功用两把匕首达到了门派轻功全套的效果。

“师兄这样才帅啊!只要‘足踏暗器登云上’就够了嘛!”流苏赞叹,“什么‘纸鸢飞天览众生’就算了!”

“……”

 

全程的“‘……’”都是沉默的刺客师傅,师傅表示他只负责教,最后结果是什么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虽然他自己也不会用那么累赘的轻功,刺客不论功夫还是什么都是以便捷为主旨!

当时看到魍魉轻功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纸鸢是什么鬼啊!我怎么不知道魍魉还会搞机关啊!这个给翎羽才对啊!

顺便一提,流苏说的小苍是指上面翎羽篇的苍却云~

 

云麓·创造这个轻功的老祖宗一定没媳妇!

牧花逝和尹东残回门派学习轻功,在看完师兄的演示之后两人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喂!你俩跑什么!”

“师兄,我跟你讲,这轻功没法练!”牧花逝愤愤道,“什么鬼啊,轻功是干嘛的?起码是用来赶路的,你一边赶路一边还要跟人跳舞?闲得发慌啊!创造这个轻功的老祖宗一定没有媳妇!!”

师兄:“……”最后那句话他真不知道,但是起码……T T他是真的没媳妇……

“媳妇媳妇媳妇媳妇媳妇媳妇…………”尹东残看着蹲到草丛里、在地上画着圈圈的师兄,无语地说,“虽然我也觉得你的最后一句话挺有道理,但是是不是对师兄打击太大了……”

牧花逝翻了个白眼:“什么‘九天玄女,飞天共舞’,我们是仙居,但又不是仙宫,不需要劳什子仙女!!”

于是两人每天来此自修,牧花逝选择用火灵力幻化成火凤,尹东残则选择了脚踏风刃。

嗯?你说授课的师兄?他已经陷入自我怨念中,待在自己屋子里“养神”呢。

 

没媳妇的师兄表示他真的很怨念……当我在本子上写这个故事的时候还配了图,不过这涉及到我后来设定的一些与本篇关系不大的人物(打算开个番外篇,系列名我都定好了,就叫“坑货来自异世界”),这里就不多讲啦~

-v-这个系列番外还在人设筹备中~动笔的话需要一段时间~

 

冰心·掌针,我绝对不会用这个色儿的!

“掌针,我拒绝用灵力幻化成这个颜色的翅膀。”

“这个颜色有什么不好?五彩斑斓的,跟毒药一样。”

“掌针,这个笑话不好笑。”

“我这次没说冷笑话。”

“……”宛韶决定无视傅君瑶,默默开始练习用灵力描绘一双凤尾蝶翅的轮廓。

“唉,孩子长大了就不让人省心了啊……”傅君瑶忧伤道,“有只毛毛虫想要过河,他听说曾经有前辈在过河的时候变成蝴蝶飞过了河,于是就在自我感觉能变成蝴蝶的时候往河里跳去,结果他淹死了。”

“……”宛韶抖了抖,扭过头狠狠道,“掌针,你讲冷笑话也没用!我宁愿坐在莲花座上扮观音也不要这种颜色的翅膀!”

“观音会哭的,宛宛。”

 

← ←仔细留意的孩纸都知道,不知为什么,风晚林的傅君瑶傅掌针特喜欢说冷笑话,我还特地去验证过,真是很冷。至于我上面写的这个是我自己瞎想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意思是:傅君瑶以那只毛毛虫比喻宛韶,说她自我感觉地学习前人也就是要给翅膀换个颜色的行为是不会成功的,也就是让宛韶别挣扎了。可能不太合适,但是请谅解我的冷笑话水平……orz

冰心的轻功其实一开始看着感觉还可以,但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问题,那翅膀的颜色我真是越看越觉得诡异……最后那个观音,因为我觉得坐在莲花座上做观音的经典动作真的很蠢,所以就没有深入思索地拿来用了……如果不合适=-=就请忽略吧!还有一点想吐槽冰心的轻功就是,明明有了翅膀,他丫的还要脚踩空气,什么鬼!

 

以上几篇关于轻功的写于【2015.6.11】

 

鬼墨·不给画书就算了,师傅,你不用还要我题诗吧!

巫璟缠着师傅教他轻功,小孩子各种撒娇卖萌实在受不住……但是,这是个熊孩子。

领悟到窍门之后巫璟非常欢快地在飞到半空中后,在脚下画了一册书。

师傅:“……”我明明教的是画老鹰。

画了一册,巫璟觉得不过瘾,又练了好几次,最后他成功地连画五册书,拿来“垫脚”,开心地在上面跑来跑去。

巫雪珩:“……”师弟真是“天赋异禀”。巫雪珩瞥了瞥师傅,两人开始了眼神交流。

巫雪珩:师傅你还好么?

师傅:其实不太好。

巫雪珩:我觉得师弟真的需要教训。

师傅:再教训他也就这样,反正我也差不多习惯了。

巫雪珩:……其实我也是。

两人都是一脸“同病相怜”的表情望着对方。

巫璟玩够了下来之后,听到师傅开口说:“玩够了?玩够了就继续练,不许画书,给我画老鹰,画完之后得给我在空中题首诗!”

“师傅你不用这样吧!不给画书就算了,怎么还要题诗!”

“诗的内容就定为:和(hè)‘挥毫墨鹰现,层天染丹青’。”

“哦不,我最讨厌题诗了!”

 

所以为什么鬼墨一定要题诗呢?= =看到鬼墨的轻功,秀了个画工,就开始秀书法,我也是醉。

 

太虚·师兄,我们太虚观真是太正常了(?)

黎熙熙来旁观师兄云沐修教导别的师弟师妹学习轻功。

在演示了一遍后,云沐修开始给师弟师妹们讲解这其中所蕴含的奇门遁甲相关的知识。

下课后,黎熙熙挽着云沐修开始念念叨叨:

“花逝跟我说她们云麓仙居的门派轻功居然带个女孩子,她实在受不了,还有她喜欢的天机哥哥,一开始站在两匹风雷驹上,摔得就快再也站不起来了;天机哥哥的青梅宛韶是冰心弟子,据说她宁愿坐在莲座上扮观音也不肯让自己长双‘颜色诡异’的蝴蝶翅膀…………”

云沐修:“……”

黎熙熙感叹:“虽然踩个大葫芦我也觉得怪怪的,但是相比较之下实在是正常多了!而且,晚空师叔也背着个大葫芦呢!感觉也就不是那么奇怪啦!”

云沐修不禁想象了一下晚空使用轻功的样子:“……”够了!他在想什么!其实轻功看起来怪不怪,也是分人的吧!

 

o(*≧▽≦)ツ┏━┓拍桌狂笑,用晚空的形象带入太虚的轻功哎呀不行笑死我了!以前一直奇怪晚空的葫芦为什么那么大,我现在终于给自己找到理由了2333333

 

奕剑·龙巫·就是这么帅!(这才叫正常!)

颜竹在能够熟练地运用轻功之后,时不时就踩着剑在天上溜溜。

这天她来到龙巫宫给师祖送信,在一座山的山顶上见到了金龙飞天。颜竹感到很兴奋,便赶了过去,一看,是山顶上有位龙巫宫的巫女在练习轻功。在又一次金龙飞上天空之后,颜竹亦御剑紧跟而上。

没有商量过,一剑一龙却在空中默契地比拼着谁更快,蓝光与金光互相追逐,像是要将潜力都榨干。

当最后两道光芒同时坠地时,颜竹和那位巫女毫无形象地瘫倒在地上。

颜竹;“我,真是,还,从来没,这么……累过!”

那龙巫宫的巫女没有说话,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我叫颜竹!”一阵休息之后,颜竹站起来向对方伸手,想要把她拉起来,“奕剑听雨阁弟子,这次来龙巫宫帮人送信。”

对方也伸出手,借她的力量站起来,颜竹这才发现,这名巫女比自己还矮,像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

“幽菡。”女孩很冷淡,只是脸颊微微泛红,颜竹便了解了,这个女孩可能只是不太擅长与人交往。

“那我们这可就算是认识啦!以后有机会,我再来找你!”

 

什么叫正常的轻功!这才是正常的轻功啊!!御剑和乘龙不要太正常好吗!!!也没乱加什么其他的东西,我真是要感谢天感谢地了orz

 

以上几篇关于轻功的写于【2015.6.12】

#论各门派的轻功#系列完结~\(≧▽≦)/~啦啦啦~顺便出场了新人物呢!

幽菡:龙巫宫的巫女,脸上鲜有表情,性格孤僻,但很认真执着,坚毅顽强。因为诅咒而导致身体永远保持在十三四岁的身材。(暂定,不过如果要改也不会改动太大,还有幽菡是成年人,只是外表比较萝莉。)

苍却云:从小被二货妈当女儿养的14岁少年,懂事后坚定不移地培养男子气概。被送去冰心堂的路上逃进凌云谷成了翎羽弟子,并迷上了机关术。

寸心予:祝炑的未婚妻,饱读诗书,温柔娴淑。但是由于未婚夫实在太不靠谱儿所以总是为他操心,其实自己乐在其中,因为她早已寸心相予。

这个系列吐槽(← ←当初看了各门派轻功,尤其是云麓的之后我感受到了开发组满满的恶意,真是不吐不为快)的背景设定在大家都已经有了成长的时候。比如伤留和宛韶、牧花逝和凌步风终成眷属啦,伤留也开朗许多啦,颜竹也不是当年那个爱撒娇卖萌的软妹啦……当然也有很多没有太大变化的人,鬼墨一门我就不吐槽了,活死人什么的,巫璟成长的时间算是因为寿命而拉长了;人物介绍是未婚妻,但在这个系列的时间线上是已经成亲啦,祝炑夫妇的生活永远是温馨的日常;黎熙熙依旧是那个天真的少女,即使她年龄不小了,她要面对的真正考验,还在后面呢,不然怎么刻骨铭心呢……还有关于幽菡,龙巫宫的巫女是要找龙的嘛,但是怎么能这么简单就找到呢?所以就把幽菡登场的时间线向后拖了好大一截,本来打算放在伤留还单方面暗恋宛韶的时候呢!

有关几位小辈,鬼墨一门我就不算了,上面提了。流苏和苍却云是同龄,流苏是从小在魍魉门派被伤留和师傅一手带大的,苍却云是14岁入了翎羽。上面这个系列是两人年满十八后的故事……嗯?你觉得世界线太后了?我跟你讲,天下3里门派轻功是要先修炼才能用的,每天一次修炼任务就涨0.1%的熟练度,使用什么逆天碎片是0.1%-0.5%随机,简直不能再坑爹好么!我这种人几年才能用到门派轻功啊!(╯‵□′)╯︵┻━┻啥?你说这跟世界线没关系?虽然游戏里要很久才能学会(不花钱的话),但想想如果是现实,学个轻功应该不至于这么久……但是啊,一个门派人多啊~要先前辈们都熟练了,才能给小辈们学啊~嗯?你说文里大家感觉练习时间不多?=-=难道非要我写几个月的你才能觉得久么……而且现实里是有天赋这种坑爹的因素在的!还有一点请明白“能使用”和“熟练”的区别~能够使用并不代表他已经熟练了~段子最后提到练成的基本都属于“能使用”但不是很“熟练”的范围~

好吧,其实大概也许就是我写的bug有点多了……><所以我在这儿给自己“圆谎”啦!

  回过头来发现,凌步风沉稳温柔的邻家哥哥形象在“快要失身”的逼迫下已经荡然无存了(拍地板大笑)

小天下(3)荒废了半个假期我终于想起来更新啦!(打) - 玥沫琴 - 。Dream
【图片来自天下3图库~网址: http://tuku.tx3.163.com/image/557ec50aa5e5e90ee583755f 
我没时间P我的截图了就从网上拉了一个~而且正好画的是冰心用门派轻功在飞的样子~o(≧▽≦)o就是喜欢图里这种半透明的翅膀!游戏里的冰心轻功的翅膀要是也是这样的半透明,其实颜色还是挺好看的……可惜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