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吟歌姬·序言  

2013-03-03 23:13:35|  分类: [停更]吟歌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来了……orz作业还没写完我最近果然是疯了么。

于是对《吟歌姬》前十二章进行了修改,大致的剧情没变,把好多细节各种修改,一些推动发展的小剧情也改掉了。改的时候真是觉得:当初的我好傻啊。

所以人果然是会长大的……呃,学习方面咱能不提么TT   TT那是我心中永远的痛。瓦已经很努力地想要改了……←   ←其实最近也不知怎么了,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什么,做什么都没精神。

好了不说这个。我删删减减,修修改改,到最后字数硬是被我砍掉了一千三左右……

—v—如果觉得没必要再看一遍差不多剧情的娃纸可以直接忽视本文,要看的请往下翻~

 

楔子

轻轻吟诵着自己写的歌,看着你们。

这是一场梦,一场亦真亦假的梦而已。

本来我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现实彻底击溃了我。

这不是梦境,是现实,是残酷的现实。

眼前是一片刺眼的的血红色,刺鼻的血腥味,让我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地想要出来。

怨恨,恨他,恨所有人。他的嘴边竟然还挂着笑容。

欺瞒和欺骗。我只是他的玩偶,他的傀儡,他的棋子。

难道不是吗?

一群骗子……

 

序言

今天是一个明朗的天气。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吹过一阵风,公路两旁便涌起一阵绿色的波涛,也吹起了我飘逸的发丝。

我靠在湖边的石栏上,眺望几眼碧蓝的湖水,又抬头看看碧澄蔚蓝的天空,微微一笑。

妈妈,您还好吗?我一直都很好,很幸福。您不用担心哦。

  

今天是妈妈的忌日。

妈妈当年落入海中,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5年前,我们一家三口渡海去日本玩。船行驶了一段时间,正当我们在欣赏海上风光的时候,船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我们抓着栏杆,不平稳的站着。妈妈推开我和爸爸让我们远离了海水,靠近了救护人员她自己却在摇晃的船板上跌倒,然后落入了水中。事后,在海上搜索了几周,都没有发现妈妈的尸体。

当时我,没有哭。因为妈妈生前一直告诉我:我是福大命大的女孩,和别人不一样,我有很重要的事去做,我必须坚强又健康的活下去,不能哭。

我一直坚信着,于是坚强的活到了今天。

  

我沿着湖边缓缓的走着。一阵阵清风吹过,心情也不禁明朗起来。四周的人,脸上也都挂着笑容。整个公园里,洋溢着幸福和快乐。

四周环顾,无意间看到湖对面的一棵大树下有个影子一闪而过。刚才那是什么?我歪头又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

正当我回神想继续漫步的时候狂风突然间大作人们惊恐的四处逃窜。

“呀!”忍不住惊呼,脑海里却突然想到了那棵树下的影子

人们四处逃奔,被吹倒,撞击到树上……狼狈不堪。而我却扶着一边的树干安稳地站定在原地。

妈妈说得对,我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一刹那,我闻到了一种香味。淡淡的,香香的,沁入心脾。眼皮却慢慢地沉重起来,意识渐渐模糊倒了下去。我隐隐感觉我落入了一个温暖而又冰冷的怀抱。

是谁?

——”

是水声?我缓缓地睁开眼,眼前出现的是一片蓝色。

都是是冰?我坐起来,环顾着这里空旷的洞窑里一片冷清但关键不是这个这个洞窑里,放眼望去,一座座高大的长方体状的“冰山”矗立着;而“冰山”里面都有一堆半透明的骨骸散落着。

而自己,也在这么一座“冰山”里。

为什么我还活在这里?”我惊恐地呢喃背不住地颤抖着。

  

“嗒,嗒,嗒……”远处,传来微弱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的逐渐清晰,我后退几步,贴在后壁上,越发恐慌起来。

声音的越来越清楚,脚步声的主人也渐渐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个美得令人嫉妒的男人,他绕过一座座“冰山”,向我走来。他有一头黑色的长发,用一根白色的发带简单地束在颈后,长长的刘海挡住了半边脸。皮肤白如雪,深蓝色的双眸似乎泛着淡淡幽光。那双凤眸却令我更加恐惧。他身着一袭白袍,袍子的边缘是黑色的,腰间系着一根黑色腰带,还有……一块异常刺眼的圆形血红色玉石。

这个人……是谁?

他走到我面前停下,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会儿。

我抖抖身子,问:“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这儿又是哪儿?……”

他勾起一抹微笑,十分妖艳,就像……一朵盛开的红色罂粟花。可能比喻得不太贴切,但我只能想到这个

我愣了,盯着他看。

他含笑,靠在离自己最近的一根冰柱上:“你想先知道哪一个??”

“这里是哪儿

“冰晶洞。”他向四周望了望说。

“冰晶洞?”这个名字……为什么会有点耳熟?

“这个洞由水晶构成,但气温较低,水源又丰富,所以所有的水晶外面又都覆上了一层冰,因此称‘冰晶洞’。”他淡淡地说道。

“气温低怎么会水声呢?”我呢喃似的问自己。倏忽间,我又想到了什么,伸出手指指着他弱弱地问:“你……不会冷吗?”

他还是笑着,反问我:“那你呢?”

我又是一愣,下意识地说:“妈妈说我体质比别的孩子好很多,不怕冷也不怕热。”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大笑起来,边笑边对我说,“你还真信?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很牵强吗?要知道,这里可得有零下几度呢。”

什么?!

“觉得诡异是吗?”他的笑让我觉得浑身冰冷,“以后,你就不会觉得诡异了。”

我不觉地想要退后,却怎么也动不了。

“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的好。”

此时,我竟看到他腰间的那块玉石散发出微弱的红色光芒。

的脸似乎要紧贴着“冰山”,双眼盯着我看。

这是梦,这一定是梦!!我其实在睡觉,只是被“鬼压床”了对吧?对吧?

可是这似乎又不是梦。

他伸出一只手,那只手竟穿过了“冰山”的一层冰晶,慢慢地靠近碰触到了我的下巴。

的脑海霎时间一片空白。

他的手很冰。冰冷得让我感觉到了一种瞬间尖锐的疼痛,身体不能动,让我无法逃避,眼睛微微湿润了。下巴被轻轻抬起、摩挲。他的声音含着几许温情和暧昧,竟在唤着我的名字:“凌……玄月。”

又惊又恐:“你……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仍是笑着:“你想知道?”

“当然想!”我脱口而出。但是我看他的嘴角的笑,好像是什么阴谋得逞了一样。

觉得我好像被骗了。

我好怕,我好怕我真的被骗,被坏人绑架拐走了。那样的话……不就见不到爸爸了吗?而且爸爸也会……绝望覆满我的心脏,压得我快要无法呼吸

“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一部分;完成了,我就告诉你一切。”他的笑冰冷刺骨,“如果不答应或是没完成,我想你会变成和你四周那些东西吧?

我的精神几近崩溃,泪水夺眶而出

他冷哼一声,轻轻地推了我一把,收回了他的手转过身

他虽然是轻轻一推,却是退后了几步,轻轻地撞到了头,有些疼。

我靠在后面的冰晶层上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双腿,缩成一团。

我从出生到现在,我哭的次数屈指可数在我心里,妈妈的话总是对的,所以我学着不去哭,学着坚强。可是现在我哭得很厉害,内心建立的城墙崩塌,再也挡不住泛滥的洪水

“真是懦弱!哭个不停。”他站在前面轻声咒骂着,“真不知道为什么月姬的转世会变成这样!”

“月姬”?我灵敏的耳朵听到了这个名字。听到这个名字后,我突然停止了哭泣抬头去看他,有些失神地问:“‘月姬’ 是什么?”

他侧过身子,一脸冷漠地看着我。突然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先回答我,你帮不帮我?”

帮……我抿着自己流下的眼泪,笑得十分苦涩,“我还有选择吗?”

他转过身看着我,很满意地笑:“是啊……”他伸出左手,打了个响指。

瞬间,他腰上的血红玉石发出血色的光芒。从中飞出一只红色的蝴蝶。蝴蝶飞进了“冰山”后,“冰山”突然“啪——”的一声碎成了细小的、像细雨一样的碎片,然后瞬间消失不见。那只蝴蝶飞落到我的右手腕上,然后裂成碎片,碎片又汇聚成一条血红的玉链在我的右手腕上。

这个算作是契约——或者说合同?”他说“你最好别妄想摆脱那条手链,在你完成任务或是……死去之前。相信我,否则你就会魂飞湮灭,死得连渣都不剩了。”

我看那条手链,不禁被深深吸引住了目光。血玉的颜色不带一丝瑕疵,妖冶无比,却也让人心惊——那纯粹的红色如同鲜血一样。

他没有再说话,又打了个响指,我惊愕地发现身边的景物开始变换,最后,变成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似的别墅。

我愣了。

好华丽……我傻呆呆地站在那里,觉得自己渺小得像一颗尘埃。

的眼里只剩下这座“宫殿”,开始东张西望

这里只是一个大厅。大厅中央的正上方吊着一盏大大的水晶吊灯,尽管屋外还是白天,灯没有开,可是它本身的光芒已经耀眼得让我无法形容。四周一片空旷,看样子像是用来举行舞会的地方,但现在十分冷清。中央只有四个长长沙发,它们围着一个大玻璃茶几被摆成四边形的排放着。地上铺的是看上去质地超好的红褐色木地板,楼梯上还有柔软的金边红地毯。楼梯的把手闪着微弱的银光,与四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上面还有雕琢得十分精细的花纹—— 一些藤蔓和蔷薇,也可能是玫瑰,而且都用鲜艳的红色涂上了颜色,格外显眼。在二楼的走廊上,墙上还挂着一些很唯美的画。

我走在二楼的走廊上

二楼和一楼明显的是两个世界:一楼的整体色调为暖色,橙红色;二楼的整体色调为冷色,银白色,也有暖色做装饰。一楼空旷冷清,二楼静谧安详。虽说是同样冷清,但两层楼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二楼走廊西面的尽头挂着一幅画。那是一幅看起来很普通的画,画里画的是一名女子。女子有着一头银色的长长的卷发,很美;穿着樱花色的和服,望着远方;她的深紫色眼眸透出幸福的气息。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幅画似乎……与我有关

我盯着那幅画看了几秒,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摸摸它。

就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一道银色的光从走廊东面的尽头飞向我的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我的手就被灼伤了。我赶紧收回手,用衣服紧紧地绑住被灼伤的几根手指,蹲下来,又缩成一个团。

很痛。我无法形容那种痛,血肉在那瞬间甚至还没有感觉,随之而来的才是那无法形容的痛楚。

还好吗?”他不止怎么到了我身边冷漠问我。我下意识摇了摇头。

他严肃又有些气愤地、不知对谁说:“启,你过分了。”

我听到一阵脚步声,应该就是那个被唤作“启”的人,那人边走边说:“那她乱碰月姐的画像就没错了吗!?”

月姐姐?虽然手上传来的阵阵刺痛让我很痛苦,但是我心里还是很奇怪,不觉地将这个“月姐姐”和吟先前说的“月姬”联系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知者不为怪’,她什么都不知道。”他顿了顿,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然后就看见他转过来蹲下,拉过我的手,往我的手背上轻轻吹了一口气。

手上的疼痛感就那么一吹就消失了,伤口也恢复如初

我怔怔地看着我的手,一时间无法言语。

沉默半晌,启已经行至吟的身边,我突然抬起头,对上了吟的那双眸子,问:“你们是什么人?‘月姬’是谁?刚才他说的‘月姐姐’和‘月姬’ 是什么关系?是同一个人吗?你……为什么拥有这样的力量?”说完我抬起手示意,指了指自己刚刚好的手。

吟又沉默了。启双手抱胸,冷哼一声,“无知。”

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听在耳朵里,并不是很讽刺。

吟把我扶起来,“下去说吧。”

      

来到楼下大厅,我们坐在沙发上。他们两个坐在一起,我坐在他们的对面。

“说吧。”我淡淡的带过大篇幅的开场白。

“说,可以。”吟开口,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启的表情很不屑,他卧坐在一头,枕着自己的双手,闭上了眼睛。

“什么意思?”我眯眼,“你要谈条件?”

“条件?”吟笑弯了眉角,“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你能让人止住不动还是能让伤口迅速恢复?”

我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告诉你我们是什么人,可以;一些对我们来说无关紧要的东西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贪多啊……”他笑。

这世上有三大类群落——人神魔。而我们,是魔族。神魔拥有特殊的能力,也就是你们人类所谓的‘魔法’。

闻言,我的心情很复杂,我万万想不到玄幻小说里的设定居然是真的。

“曾经人神魔所住的三界是互通的三族常常互相来往,一起交流。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族之间出现了分裂:神魔对峙,人族谁的忙也不帮,好像什么事都和自己无关一样,你们的远古祖先想办法制造出了一个十分坚固的结界,将人界与魔界和天界完全隔绝。神魔两族之间经常发生战争,搞得天界和魔界没有一刻安宁,生灵涂炭。我和启,因为受不了压迫而逃了出来。”

“压迫?”我无神的眼眸出现了一丝光亮

“对,压迫。”沉默许久的启突然开口了,他盯着楼上不知在看什么,稍长的刘海正好遮住了眼睛。他看了一小会儿,又低下了头,有点咬牙切齿地说:“是神族的压迫。他们说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仗着这‘神圣正义的光环’企图将我们赶尽杀绝。当时在他们眼中我们是恶魔,邪恶的恶魔。为了魔族的未来,族人百般劝说我们赶快逃走,我们不肯。结果第二天,神族的战士攻了进来,我们的力量根本不够,万分无奈之下才在族人的掩护下来到了人界……”启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声音很轻,但在这空荡的房子里,却已经足够

然后久久沉默,我有心想要说些什么,话语却梗在喉咙出不来。

“剩下的,就不能说了。”吟突然微笑起来,手中出现一盏热茶,细细品味起来。

我也沉默下来,想要吐槽几句,询问几句却不敢说。

那可是魔族,找死吗?

启这时候上下打量了我几下,冷哼道,“倒还挺识相,知道这时候什么也不能说。”

有些很很地磨着牙,他挑着眉毛看着我。平静了一下,我的目光掠过他的脸,转过去看吟,一会儿后问:“他是你弟弟?”

“恩。”吟轻轻地应了一声。

“亲弟弟?”我继续问。

“恩”吟的语气有点心不在焉。

我轻轻张嘴,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喃喃地说:“果然是亲兄弟一点儿也不可爱。一个腹黑一个傲娇,嗯,一定是这样!虽然这两个属性我都很萌……

“我本来就不可爱。”吟又漫不经心的说,但嘴角却挂着笑容。

我瞬间仿佛被什么东西噎住了喉咙。

启也学吟,漫不经心的还说:“我们俩会读心术的,你最好小心点儿,万一哪天不小心说坏话被我们听到了,你就会……被咔嚓了。”边说还边看着我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抖了抖身子,不再跟他们吵,沉吟了一下,有点豁出去了地说:“不跟你们吵了。快点说你们的真实身份,不说我是死也不会帮你的。”

吟皱了皱眉头,带着危险的气息说:“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假装镇定,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恩?我有吗?”

我看见启的嘴抽搐了几下,而吟的眉头则是皱得更厉害了。

他们俩看着我好一会儿,吟才舒展开眉毛,冷淡地开口:“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名字。”

“行啊,但要顺便附带上月姬的故事。”我微微一笑,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他噤声,半晌才开口说:“我是龙吟,他是龙启,是魔界王族。”说完,打了个响指,他们俩的名字就像放幻灯片一样,先后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刚想张口说些什么,他就打断了我:“月姬和启说的‘月姐姐’是同一个人,全名是银月姬。不过,我还不能把月姬的事告诉现在的你。在你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一件一件的事,你自己会明白的。”说完,起身离开。

【琴:掩面。我当初居然在“银月姬”这个名字没有被主角的得知时候就让她说出来了……orz好大的BUG。】

我还坐在沙发上,眼神有些茫然。

“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我自己会明白”?与其之后明白,干脆一点全告诉我不就好了!我这么想,凝视着前方发呆。

不知咋了,龙启突然过来握住我的手腕,拖着就走。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拖上了二楼。

呀——你放开啊!谋杀啦!哎哟——!”我毫无形象可言的大叫。

“谋杀?”他停下来,黑着脸转过头来看我,“你说我谋杀?”

我咽了口口水,“你拖着我走,背都要残了……这是楼梯不是平地啊!

他突然松了手,于是我摔在了地上。

呀!疼!你就不能绅士一点么!”我揉揉脑袋,又揉揉屁股

龙启低下头,双手抱胸,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你怎样与我何干。”

低头喃喃道:“果然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抬头看他的那一刹那,他眼里似乎闪过一丝不忍。

我愣了一下,但立刻回过神来。

“应该是看错了吧?”我张张嘴,并没有发出声音,龙启似乎也没有发现。

“你拖着我走干嘛呀,也不和我说一声。”说着,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龙启转过身去,双手插进口袋,微微侧过身子看着我,说:“我喊过你了,你没反应,所以我只好不绅士的拖着你走了。”

我愣了一下。龙启这个样子有点俏皮的可爱,如果嘴角再上扬个弧度,那肯定很可爱!我突然就花痴了

他走过来,捏捏我的脸说:“别发呆了,跟我走吧。”

“走?去哪儿?”我回过神来。

“训练场。”他丢下一句话,拉住我就走。

我有些踉跄地跟在他后面,任由他拉着我的手:“训练场?训练什么啊?”

龙启头也不回地说:“帮你激发能量啊。不把你身体里的力量激发出来,不把你训练的厉害点儿,怎么帮助我们完成任务啊?”

诶诶诶?!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是个普通人类啊!!

来到训练场后,我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一脸惊叹。

这里很大,大概有一个足球场这么大吧,十分空旷,四周也没有什么器材。几乎是全密封,除了四面墙壁中间各有的四扇并不算很大的窗户。

“这个别墅里竟然有这么大的地方?!”我惊讶不已。

龙启看着我,一脸“你傻”的表情对我说:“你路上都没有留意吗?这是地下训练场。”

“诶?!原来是这样啊……”我挠了挠头,傻傻的笑了笑,“还真没留意……”

龙启耸肩:“谁让你一路上总是在发呆。”

“切……”我撇撇嘴,不满的嘟囔:“你又没说不让发呆……”

我跑到训练场中心,环顾了一下四周,朝龙启大喊:“喂!这里为什么不闷呐?窗户这么少,还这么小。”

龙启仍旧把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的走过来,边走边说:“要你们来说,就是‘非科学因素’,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魔法’。虽然你看到的只有四扇窗户,但其实四周的四面墙都可以通气。”

对啊,还有非科学因素。

“来吧,准备开始训练了。”龙启从口袋中抽出一只手,打了个响指。

随着“啪”的一声,我身旁出现了许多透明色的泡泡。下一秒,这些泡泡露出眼睛嘴巴,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呀——!”我尖叫一声,这些泡泡便向我扑来。

我迅速弯下腰躲开,然后撒腿就跑。

我围着训练场一直跑啊跑。

“龙启!你也不提前和我打声招呼……”话还没说完,一批泡泡就拦住了我的去路。我立刻刹车,转身向后。

!”转身一看,后面也有一批泡泡。我又转身向左,又一批泡泡从不远处涌过来。

我向后退了几步,碰到了墙。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

居然玩围攻!死龙启,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在心里大骂。

此时,泡泡们就这么围在我身旁,不进攻,不后退,但却把我围得死死的,动也不好动。

龙启半躺着浮在空中,双手放在脑后,一脸悠闲慢慢悠悠地说:“我暂时把他们定住了,跟你讲一下‘规则’。”

“少跟我废话!!”我咬牙切齿。

龙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看着我,慢吞吞回答:“不要这么急嘛,反正们都暂时不能动。”

我双手紧紧握拳,勉强忍住满肚子的怒气,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蹦出来:“少话!”

好好。”龙启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气愤,不再说废话,说:“规则是这样的:你消灭这些泡泡后训练就可以结束了……”

“要我一个人类消灭这么多‘非人类’的东西?!”我又怒又惊,心中闪过什么却没有抓住。

龙启掏了掏耳朵,“叫这么响干嘛……我还没说完呢。”他顿了顿继续说:“打败这些东西很简单啦,只要戳破它们就可以了,当然,你踢打也可以。它们的攻击力也不强,顶多发射一个水泡,把你弄得浑身是水而已;戳破它们的时候也会有水喷出来,小心一点哦。”

微垂着头,沉默。可我实在是气愤到了极点,就快火山爆发。

龙启很识相地逃掉了。临走前丢了一句话给我:“我会在另一个房间看着你这里的情况的,有气发在这些泡泡身上就好了,虽然可能不太解气……”

强忍着怒气,我开始想办法对付面前的一群泡泡,它们要是一起攻击,我岂不得完蛋?

“呼……”我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理,往前踹了一脚。瞬间,好几个泡泡破掉,喷出水出来,弄湿了我的衣裳。

我也没工夫去管上衣湿了还是没湿,“杀”出一条路,从泡泡中间跑了出来。

跑到训练场中间,我才停了下来。

这时,上空响起“啪”的一声。

我明白了,是龙启解除了泡泡们的定身。

一场“人泡”大战,即将展开。

泡泡们向我这边袭来,我也不顾什么,对着那些泡泡直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很快,泡泡就破了很多。它们喷出来的水弄湿了我的衣裳和头发,水珠顺着发丝滑落下来,也随着我的运动被甩了出去。

 

不知几分钟分钟过后,泡泡消灭了一半了。

还好是这么简单就能够打败的东西,我庆幸着,但是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因为我发现了件严重的事——龙启又唤出了比刚开始更多的泡泡。

!——死啦!”我不禁大叫起来,拔腿就跑。

一大群的泡泡在我后面追着,不时喷出水想我袭来。无数水球汇聚成一个半人身的巨大水球,我没有办法,只是不停地跑,不停地跑。

然而前面已经消耗了较多体力,跑了不久之后就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了……这时一个大水球撞击在我背后。“呀!”我惊呼一声,猛地跌倒在了地上。

水流进入我的鼻腔,封住了我的呼吸,让我剧烈的咳起来。

泡泡一下子从后面全围了上来。

我费力地撑起身体,微微侧过头一看——所有泡泡都在我身后,似乎正准备攻击。正如,下一秒,它们身前的水球向我冲来

瞳孔骤缩又闭上眼抱住头大叫了一声:“啊!——”

我叫得很响,然而我以为我会受到攻击,可是……我听到了“啵啵”的泡泡破裂的声音。我茫然地看着身边出现了层层波纹,像涟漪一般以我为中心向四周漾去所有泡泡在被波纹波及到的那一瞬间,破裂。泡泡破裂后所喷出的水,好像烟花一样,一个一个,在半空中出现,然后很快如大雨般落了下来,砸在地上,也有很多砸在了我身上。

我有些失神。

发生了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我……这……

我愣愣的看着已经变成一片空气的身后,还没有反应过来。

龙启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身后。

他走到我身边,蹲下来,将我拦腰抱起。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紧紧地盯住他,眨了眨我的大眼睛。

龙启显然被我盯得有些不舒服,双颊泛上淡淡的粉色,有些疙疙瘩瘩地说:“干,干嘛……别老盯着我……”

“是我做的吗?”我贴近他的脸,小手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衣衫。

龙启的脸更红了,“喂……不,不,不要靠这么近……”

“是我做的吗?”我又问,眼泪在眼眶里囤积起来。

他一直这么抱着我,似乎有点不知所措。好久他才开口回答我:“是你做的。”

“我又不是魔。更不是神,我是人啊,人怎么会有这种力量呢……”得到回答的在他怀里呢喃起来:“不是我做的,一定不是我做的……一定不是我做的……一定不是……”

龙启叹了口气,轻声开口说:“不愿面对啊……”然后将我抱出了训练场。

我依偎在他怀里,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衫不肯放开,一个人呢喃着。

我终是无法接受,那是我做的。

龙启把我抱到了一个房间里把我放在房里的大床上,然后想走,但是我死拽住他的衣服不放。

龙启一脸无奈,第一次很温柔地对我说:“玄月,放手好不好,我去帮你拿衣服啊,你身上都湿了,那么单薄的衣服要着凉的……”

衣服……我回过神来,迷迷糊糊地想起还有“衣服湿透了”这一回事儿。

因为是初夏,所以只穿了单薄的的长袖衬衫,里面穿了一件吊带和内衣(琴:我承认我有一点点邪恶……哈里路亚……),湿透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少女的曲线。

我看了看衣服,这才不情愿地放手。

龙启长舒了一口气,脸颊上还残留着一点点粉色,“真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他的语气真的是很温柔,温柔的和爸爸一样。

龙启细心地帮我盖上一条毛毯,这才放心的走了。

我缩成一团,把头埋进毛毯里静静地哭着。

他太温柔了……温柔到让我不知所措,温柔到让我想起了爸爸……

爸爸,玄月好想你……您也很想玄月吧…?

爸爸,你告诉玄月好吗?我没有那样的力量,我没有……我是人类,是人类……

……

 

“嗒。嗒。嗒。”门外有轻轻的脚步声。

我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眼前朦朦胧胧的,似乎有个人影。

“啊,醒了?”好听的男生的声线,温柔的语调,好像爸爸的声音。“那个……没事吧?是不是我太过火了?”不对……是很像爸爸的声音,但不是,爸爸的声音会更稳重一些的……是谁?

我费力地想睁开眼睛看清楚面前的人,可是眼前仍旧是一片模糊,看不清他的脸。模糊意识间似乎有一只手放在了我的额上。

“还是烧得很厉害啊……真是的,还不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睡觉还踢被子……”男生的声音带着宠溺的责怪。

好像是……龙启?不清楚唔……

“龙启?”我费力突出这两个字

对方似乎是愣了一下,有点惊讶地说:“嗯,是我。”顿了顿,问:“眼睛,看得清吗?”

“模糊,很模糊……”

“这样啊……看样子要去拿那个药给你吃,否则再这样下去烧虽然会退,但眼睛可能会受不了。”龙启似乎准备离开。

虽然是模糊的身影,但他的大概位置还是知道的。我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

龙启愣了愣。

“我……想爸爸了……”我松开了手,又缩成一团,窝在被子下哭,一滴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到床上。

“爸爸……呜,一定很担心……呜……”

你、你别哭啊……”龙启很不知所措

“呜……我想爸爸……我好想爸爸……呜。我要平常的日子,我要爸爸……呜……”我仍是哭,而且哭得更厉害

“唔……”我突然被人紧紧抱在怀里。

别哭……”龙启顿了顿,两人的脖颈、脸颊紧贴,他温柔快要让我融化的语气,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懂……我知道你很伤心,换谁都接受不了的……但是别哭啊,我,会有点心疼的……没关系的,很快就会让你见到你爸爸的,很快……所以,不要哭了好吗?”

我微怔,眼泪却没有止住,只是双颊开始烧起来。我默默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埋入他的怀里。

我可以清楚的听到他频率稍快而又有力的心跳。

这个怀抱,很温暖。

两人相拥着,偶尔说些亲密的悄悄话,然后我就渐渐地在他怀里睡去。

“你说你都做了什么?”

咦?有人在谈话?我的意识还并不清楚,只是听见有人在说话……

“我……”唔……起不来,眼睛不想睁开。

“你做的过火了。”好冷冽的声音。

“对不起……但至少力量激发出来了。”这个是?……有点像龙启的

“嗯,这点倒是做得不错,不过你知道的吧,什么事你不能做。”……这个声音也好耳熟,是龙吟的吗?

“是,哥哥。”

“呵……终于肯叫我‘哥哥’了?自从月姬走后你都没叫过我‘哥’,只我‘吟’……”只我“吟”?真的是龙吟?!我刹那间清醒,但是不敢动,只闭着眼睛悄悄偷听他们的谈话。

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我明白……”龙启的声音很轻,但仍可以捕捉到一丝忧伤。

“别忘了她的身份!”龙吟轻声呵斥。

“是……”闻言龙吟离开了房间。

我微微张开眼去看龙启——面无表情,但脸色明显不好,咬着下唇,想在忍耐什么,也不知是什么让他如此难耐。他似乎是在平静自己的心情,一会儿后,他松开了咬着下唇的牙,眼眶有点红红,他转头来看我,我立刻闭上了眼睛。

可是要我怎么办?哥哥你在意的只是原来的那个她,现在的她如何于你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可是我不一样啊,我从来没得到过,她们的神情又惊人的相似……”龙启在那儿自言自语。

“从来没得到过”?这是什么意思?是指……那个银月姬?“连神情都惊人的相似”?这是说我吗?好像龙吟说过,我是银月姬的转世……这……啊啊啊!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没关系,对,和我没关系!!睡觉睡觉!不管他……我自我催眠。

……

额头上怎么有点湿湿的感觉?而且什么东西软软的……等等!

猛地张开眼。

“……”四目相对,彼此的眼里都有着无法掩饰的错愕。

呀!”我惊呼

龙启愣了一下,便立刻跟弹簧似的弹起来,在床边坐好。

我坐起来,一只手捂着额头,两片红晕爬上脸颊,另一只手颤抖着举起来指着他:“你、你……你在做什么!!”

他也红着脸,有点,不,是很不知所措看着我!

“那个……这个……哦,对了,你眼睛应该看得清了吧?”他试图扯开话题。

“少扯开话题!”我吼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龙启的眼睛看着其他地方,不看我。支吾了一会儿他才有些不自然的回答,“我,我,我什么也没做啊……”

“少骗人了!”我再次大吼。他刚才明明就……明明就……明明就……

明明就在吻我的额头嘛!!

   

“我……你……哎呀!别叫这么大声啊……”龙启显得很是心虚

“是怕被龙吟听到然后被骂吧?别以为你和龙吟的谈话我没听到!”我生气地说,但把声音音量降低了。

“听到了啊……”龙启低下头,稍长的刘海垂了下来,“那么也就是你都猜到了?也对……哥哥肯定都说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突然开始不知所措,“那个……呃,我,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我……那个……”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白色连衣裙,连忙扯开话题,“我的衣服是你帮忙换的?”

“嗯,用瞬间移动直接瞬移到你身上的。”龙启抬起头,脸上还有这些茫然

“真好用……”我撇了撇嘴。他又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于是我很无聊观察起他的外貌来。

龙启和龙吟不一样,龙吟有一头黑发,而龙启却是一头银丝。他的头发很长,似乎比龙吟的头发还要长,长得快要垂到地上,稍长的刘海下是一双淡蓝色的眼眸。龙启和龙吟是亲兄弟,外貌上除了发色和瞳色不同外,其他就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双胞胎真是奇妙!我感叹。

这时沉默好久的龙启却用一种深情的目光看向我,温柔,“可以抱你一下吗?”

你、你想做什么”我的脸上又一阵火烧。

龙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作主张的说起了其他的东西,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碎碎念,“我不知道自己对你是什么感情,是真的喜欢,还只是把你当成她的替身……你们太像了,却又太不像了……我已经糊涂了……

?”

突然他又冲我笑了,但是这次的笑带着苦涩,“让我抱你一下,抱完之后我不会再对你有任何感情,哪怕是……友情。我只需要保证你的安全就够了。”

我突然心里一颤,有种淡淡的苦涩漫开。

为什么我会感到苦涩呢?一定是好觉得好不容易有人追却就这么结束的原因,对,一定是的,一定是的……我再次自我催眠。抱就抱吧……这不是很好,跟你们扯上“主仆”关系已经够不幸了,再变成“恋人”关系,不是更不幸?嗯……被抱过之后这几天的事我要全部抹杀掉!对,抹杀掉,不可以再想起来……一想起来就想到爸爸……想到爸爸我就……我只要完成他们安排的事情就好了,对,这样就好,然后我就可以去见爸爸了……爸爸……

呼……冷静。

“好吧。”我笑了。

他也微笑着说:“你和她真的很像。”我腹诽:像啊像得你还有完没!

他又看我,靠了过来;双手缓缓地攀上我的手臂,抚上我的背,然后将我紧紧禁锢在他怀里。明明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我却会想到用禁锢这个词……

“月……”他失神地在我耳边呢喃。

那一刻,我忽然希望他喊的,是我。

他抱了我好久才放开我。

“烧退了吧?”龙启恢复到刚开始的那种语气。

我眯起眼睛,“怎么感觉你巴不得我被烧死呢?”

龙启微笑,“在你没说这句话之前我没这么想,在你说这句话之后我就这么想了。”

我吐吐舌头,得意地哼哼:“你也不敢让我死,否则龙吟还不得整死你?”

龙启挑了挑眉,打了个响指。然后,我看见他的身后出现了一群泡泡。

我抽了抽嘴角,向后靠了靠,“你要干吗?”

“你说呢?”他的话音一落,那些泡泡便冲我飞过来。

“呀!”我立刻跳下了床。无意中,看见龙启嘴角的商鞅弧度。还笑,给我幸灾乐祸吧!我恨恨的咬牙。

“We……”龙启的“喂”字还未出口就被他咽回了肚子,然后打了个响指把泡泡收了回去。

呀!”啊嘞?好软哦……撞到谁了?我抬头一看——是龙吟。

 

吟歌姬·序言 - 玥·沫琴 - 。Dream

—v—如有不合理的地方尽管提出~表示没时间弄图就干脆拿了个还没上传的截图凑活了……【拖】因为总的来说改动还是很大的,所以以前的小标题甚的就被我抛弃了。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