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吟歌姬-27  

2012-05-04 23:05:24|  分类: [停更]吟歌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嗯……好吧,二十七章终于码出来了。三千七百多个字啊……【抖手】

捂脸。最近心里有些消极,各种焦虑不安和茫然,这一章写得极为郁闷,因为不想写出来啊……一点儿也不想。没有任何牵挂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忍不下心来。

好吧,我也不说了,再说就剧透了。哎……

 

<Twenty-Seven> 游戏·插曲·父亲

 

“要去也得把你这身衣服换了。”龙启淡然道。

“对……要换衣服,换衣服……”凌玄月一边手忙脚乱一边嘴里呢喃着。

龙启头疼扶额,一把将凌玄月推倒在床上,怒道:“你给我安安静静的坐在那!我直接把衣服瞬移到你身上!瞧你那样儿,要你自己动手还不知道要多久!”

凌玄月愣了一下,什么也没说,闭上嘴,乖乖地坐好。

龙启低声嘟囔道:“安静的时候真是乖得可怕……”然后来到衣柜前,打开柜门,挑了一件中袖的淡蓝色连衣短裙和一条牛仔短裤,闭眼念了什么,再张开眼,凌玄月原先在身上的长裙已经在手上。

将衣裙放好,他转身对她招手:“过来,我们走。”

“你知道我爸爸住哪儿?”凌玄月茫然地看他。

“嗯……哥哥去查的。”龙启愣了一下,说。

凌玄月沉默了一下,然后满脸焦急的看着他。龙启拉住她的手臂,闭上了眼睛,嘴巴一张一合低声念着什么。但她没去听,也听不到,她只知道无数白光将她包围住,有什么扯着她向某处飞去,失重的感觉让她心生恐慌。而那只包裹着自己的手的大手却微微紧了紧,传出暖暖的温度。

突然落了地,凌玄月踉跄了几步,被龙启搂住了腰肢。“到了。”他说,将她扶好,帮着顺了口气后退到了一边。

凌玄月愣愣地抬起头来,有些空洞的眼神在接触到周围的景物时刹那间便恢复了神采,手忙脚乱地扭头跑去敲门。

刚敲了两下,却听得楼上有人下来了。

龙启抬了抬头,瞥了一眼:那是一名中年妇女,样貌很普通。只看了一眼龙启便收回目光,站在一边。而下楼的妇女却在目光触到凌玄月的时候惊呼道:“小月?!”

凌玄月敲门的动作一顿,她转头向楼梯看去,有些呆愣地说:“戈阿姨……”她似乎刚想说什么便被戈阿姨双手叉腰,快步走到她面前,气冲冲地打断了:“你还真是好意思回来!长大了,翅膀硬了,我们这些老的就要了是不是?!就连学校也不去,你是什么时候学会逃学的?!你知不知道你爸有多急!连个电话也没有,你是怎么做女儿的?!你爸那么辛苦地把你拉扯大你就这么回报他!?就用这种方法回报他!?”

“我,我……”凌玄月被吼得有些呆滞,双手垂下,不安地用手指绞着裙角,低头道:“对不起……”她的声音小小的,并没有委屈,而是真诚的道歉。一旁的龙启将这一幕收入眼底,胸腔里的那颗心却不安地跳动起来:为什么他会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我真想一巴掌甩你脸上去!”说着,戈阿姨的声音竟是哑了下来,略带哽咽,哭骂道:“你说!你怎么对得起你父亲!你让他怎么安息!?”

龙启的身体一僵,他看向那被“安息”两个字惊在原地的少女,她双目失神地呆立在那儿,嘴里轻声喃喃道:“安……息?”

“安息,就是安息!你爸在你失踪一天后就开始疯狂地找你,前天在一个马路对面看到了一个神似你的女孩就飞奔过去,结果就被一辆闯红灯的车给撞了!就算昏迷送到了医院,他嘴里还是不断地叫着你的名字,你说你怎么对得起他!?你说啊!”戈阿姨哽咽着吼道:“你知不知道自从你妈妈走之后,你在他的心里,地位究竟有多高?!你就这么一走了之究竟让他有多急?!”她泣不成声,眼泪不间断地流下,“你爸爸那么好的人就这么去了……你以前明明那么乖,为什么要做出这么让你父亲伤心的事……”

“在哪里?”龙启听见自己不平静的声音。

戈阿姨这时才注意到凌玄月身后这个漂亮得过分的少年,双眸对上对方的眼神,竟是愣愣地说出了凌玄月父亲所在的地方。

龙启也不多言语,上前搂住凌玄月的细腰,带着她离开。

 

皱眉,医院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个太平间。龙启不耐烦地换了一个又一个的房间,丝毫不为这里面的尸体所动。

……

是这间。寻了一段时间,龙启终于在一间房间里闻到了和凌玄月身上相似的气息。房间里,一具男尸还静静地躺在担架上,似乎刚进来没多久。

龙启叹了口气,在房间里下了结界后,拍拍凌玄月的脑袋说:“他的灵魂还没被拘走,珍惜这最后一段时光吧。”怀里的少女猛地惊醒,声音颤抖地望着面前的担架,轻声唤着:“爸爸……爸爸……”说着,少女便飞身上前,扑到担架边大哭了起来。

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从房间的角落里走出来,似乎甚为苦涩地对龙启笑了笑,然后走到少女身后,将那纤细的身子搂进怀里:“小月……不哭,爸爸在这里。”

少女的哭声戛然而止,她转头,一脸惊愕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那是爸爸的轮廓,不论是衣着还是长相都和担架上的人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半透明的身子。

灵……魂?

“爸,爸爸……”确定是爸爸后,凌玄月便扑到来人的怀里又大哭起来,“呜呜……对不起……呜……爸,爸,对,对不起……”

凌森闫微笑着搂着自己的女儿,脸上既无抱怨也无责备,“小月不哭……不哭啊。爸爸已经知道原因了……小月没必要自责的。”

“呜呜……”凌玄月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儿地哭。龙启仿若空气一般静立在一旁,看到这一幕,他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镇定了一下情绪,凌玄月疙疙瘩瘩地说:“要是……没有忘记……提前打声招呼,和爸爸说一声……就好了……”她吸吸鼻子,又说,“要是,要是当时没那么重的好奇心……只顾着自己,就,好了……那样,那样……爸爸,爸爸就……呜呜……”

闻言,龙启觉得那句“要是没有忘记提前打声招呼”十分的刺耳。

在这件事上,她根本没有任何责任。

“……还真是……选择……”很轻很轻的几个字符飘进凌森闫耳朵里,他听不懂,但隐约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宽大的手掌轻抚着少女的头和发,她的声音渐渐小了,只是小声的呜咽着。

“小月,不用自责了,说不定路上,还能看见你妈妈呢……你妈妈走了那么久,不知道是不是等我等了很久……你知吗?她走的那天曾跟我说过,她不论是死是活,都绝对会想尽办法撑到再见我们一面的时候……”

少女的哭声又大了起来,一滴一滴的眼泪,好像落在他心头上。

如果可以,他也想陪女儿大哭一场。可是……魂魄有眼泪吗?

“时间不多了。”龙启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凌玄月的眼神呆滞了一下,她不明白龙启所说的是什么。

她是不明白,但凌森闫是明白的——再拖下去,他就会变成天地间的一缕怨魂,基本上,就只有神形俱灭这一个下场。

“没有时间了……”他轻叹一声,一脸严肃地对凌玄月说,“小月,爸爸想告诉你:爸爸从没有怪过你——不论是独自去祭拜你妈妈也好,走了那么多天也好,爸爸从没怪过你,因为爸爸知道我的小月已经长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爸爸……”

“不管怎么样也好,爸爸只希望小月可以快乐幸福地生活下去,可以无忧无虑地活下,坚强、勇敢、善良……”

尾音稍微有点模糊,一个冰冷的吻落在少女的额头上。

“爸!Ba……”凌玄月话未说完便被龙启捂着嘴巴拉起来,躲到一旁。她拼命挣扎着,却被死死地抱在怀里动弹不得,甚至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股深深地寒意从脚底迅速蔓延到心脏,将它冰冻住。

凌森闫看着少年和少女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满意地笑了。

“伙计们,你们可以带走我了。”

一黑一白的人影出现在他两侧,白衣人不满地念叨:“真是累人啊……刚赶了一场又来赶下一场……超级明星都不带这么忙的吧?”说着,又转头对另一旁的黑衣人说:“墨,下次叫BOSS涨工资吧,要不再多找些后辈也好啊……”

黑衣人瞥了一眼聒噪的白衣人,淡淡道:“走了。”

白衣人也不再多言,同黑衣人一起用锁链锁住凌森闫,然后,三人一起消失在空气中。

房间里一片死寂。

 

 

“阿森……小月……”肮脏污浊的深渊里,隐约传来一声令人痛彻心扉的轻唤。

 

 

黄泉路上的凌森闫,无视身旁或惊愕或恐惧或警惕的目光,双手抚上眼前人的双颊,眼里满是柔情,“真是死而无憾了……走之前还能再见你一面。”

他面前的人微微一笑,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便消散了。

“只是一缕残念么……这么多年来我们竟没有任何人发现?”一个黑衣人站在不远处,满脸惊愕地低声呢喃。

 

 

龙启手中拿着一条项链,走到凌玄月面前。

那是一条冰蓝色调的项链。被一条冰蓝色的水晶珠链串起的是一个大概是一个大拇指甲四倍大小的心形小盒子,盒子呈半透明的冰蓝色,里面装满了灰色的骨灰,盒子完全密封,让人完全想象不出里面的东西究竟是怎样装进去的。两者在龙启手中闪着点点光芒,一点儿也不耀眼夺目,反而让人觉得有种凄凉的感觉。

一种在一片死寂中,只有那么几道光芒在孤独闪动的凄凉。

龙启将它挂到凌玄月的脖子上,嘴里柔声道:“剩下的骨灰,我葬下去了,就在你母亲的衣冠冢旁。墓碑什么的我也都弄好了。”言罢,他神情复杂地望着她,犹豫了一下,说:“在哥哥回来之前,你尽快调整好情绪,不然哥哥会发怒的。”

凌玄月眼神空洞地望了他一眼,仅这一眼,便让他的心竟隐隐抽痛起来。她又低下头,双手小心翼翼而用力地将挂在脖子上的小盒子握在手中。

“嘻……爸爸你逃不走的哟……”少女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个傻傻的笑容。

龙启默默地看着她。

他知道的。尽管嘴上这么说,她知道她最重要的人,已经不在了。

吟歌姬-27 - 玥へ沫琴゛ - Nothing

 

转过身,他悄然无声地从房中离开。

 

 

一片墓地里,少女静静地跪在墓碑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面前是爸爸的墓,右边是妈妈的衣冠冢……爸爸妈妈面前的,是我。思至此,少女在凉风中微笑起来,连眉眼都是弯的。

而那笑意,却未让人感到一丝一毫的喜悦。

“啊哈……有点困呢……嘻嘻,好久没有跟爸爸妈妈一起睡了呢~~

不远处的大树,晃动了一下树叶。少年静静地看着少女趴在墓碑前,安详地陷入熟睡。

 

 

龙吟望着水镜上显现出的画面,若有所思地低喃:“如果你非要这样执迷不悟……为了我的目标,我也只好让你暂时冷静一下了呢……”一抹邪魅的笑容,上扬在嘴角。

 

———————————————————————————————————————————————

 

他妹的……最近心理承受能力越来越差了,写这章的时候把自己给哭得稀里哗啦的……

呃,好吧,“哭得稀里哗啦的”是夸张,哭了这一点倒是没错。

嗯~在电脑上码出来的这一章,和在本子上写的,后半部分差别是很大的。就比如龙启送项链前、处理凌森闫的尸体的事情我略去了;玄月去墓地前的我也略去了,甚至我连她去墓地的时间都没交代。虽然觉得有点小缺口,但码字的时候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那些东西太废话,扔掉。

啊嘞~回过头来恍然发现插图上我居然打的是“也不在了”……好吧,当时弄图的时候心里想的是玄月的妈妈不是先走了嘛,她爸爸现在也不在了,所以就是“也”,但是怎么现在感觉有点奇怪……算了,木已成舟,不管了。

啊啊~~我好像码了一些不该码的片段呐~~笑。

原本打算接下来是要让玄月进入艰苦的训练中,不过我改主意了。

第二个不请自来的任务神马的,会很有趣吧~~眯眼笑。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