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吟歌姬-26  

2012-03-03 23:06:31|  分类: [停更]吟歌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千多字咱码地是有多辛苦……不过总算是搞定了……

~\(≧▽≦)/~啦啦啦~接下来终于可以去虐小玄月啦~【众:……其实你真的是后妈潜质吧……】

哦吼吼吼——哎呀,忘了一件事……插图插图……找图片弄插图去……

 

<Twenty-six> 任务·穿越·任务终结

气吞山河的一吼,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比如在花园的出口小心翼翼向花园里张望的下人们,再比如刚走出花园就听到怒吼便停下脚步的轩辕祭,再再比如距离“案发现场”最近的、被吓傻了的小丹霓。

镇定……镇定!他娘的她一定要镇定!凌玄月双手握拳额上显出青筋,一跳一跳,她咬牙切齿地站在花园里,强行压下心头呼之欲出的愤怒。

轩辕祭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先挥手将走在一旁的下人统统遣散,然后才转过头望向那个正在让自己冷静下来的白色身影。

“淡定……我要淡定……”凌玄月反复地深呼吸,渐渐地平息了怒火。

丹霓张了张嘴吧,盯着她看了老半天才说出一句:“真,真是奇迹……你,你居然现在就夺回身体了?!”

“你有意见?”她皮笑肉不笑地说,眉头挑了挑,刚压下的怒火又有要复发的欲望。

“没……没……没有意见。”丹霓缩了缩脖子,拼命摇头,然后迅速地躲到一边去了。

“玄月……?”带着浓浓的踌躇和不确定,一道熟悉的男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

“呀!”凌玄月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旁边跳了一步,身子也侧过来看看是谁。看到来人后,她心有余悸地嘟囔道:“吓死我了,我当是谁呢……”她用手拍着胸口,对轩辕祭说:“太傅大人呐……麻烦你不要吓人可不可以?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懂不……”

似乎是没想到会吓着她,轩辕祭愣了一下,随记便微垂眼帘,歉然道:“抱歉。”

“没关系啦,以前我也经常被我朋友下的,吓不死人。”她好脾气地笑道,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但是,善于察言观色的轩辕祭怎么会漏掉她眼底的悲伤。

他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微微握拳,又松开。他似乎想做些什么,却又都强忍下来。

……

“早饭吃了吗?”最先打破沉默的,竟是这样一句话,凌玄月有些哭笑不得,心里似乎有些失望。

失望?为什么会有失望呢……?

她一面思考着,一面嘴里回答道:“嗯,吃了一点。不过被你一提我又饿了……”她瘪嘴,有些郁闷。

“那就去吃饭吧。”轩辕祭想了想,又说,“厨房可能没有多少东西了,你去找凝儿帮你做吧。”

“好。”

两人便散了。

 

其实凌玄月一点儿也不饿。

任务完成了吧?她坐在床上,抚摸着手腕上的血玉手链。存放在胸口的萃魂,微微发烫。

房间的门窗突然都自动紧闭。

凌玄月心里一惊,一抬头,便看见一名少年站在了她前面。

“该走了。”那人冷淡地说。

到了这一刻,凌玄月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出乎意料地冷静:“让我处理些事情。”

“可以,待会来接你。”七个字说完,他又消失了。

明明那么热切地盼望着回去,回去见爸爸,见朋友,可真正到了这一刻,她却舍不得。

「玄,你不可能在这里呆一辈子。」凌媚月的声音突然从心底响起,她的语气很严肃。

“我知道。”凌玄月说。起身推开门,便走向书房。

 

嗯?不在?她很奇怪地向书房里望。

“啊……凌姑娘。”正想着,竺凝儿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凝儿姐……”凌玄月挠挠脑袋,感觉有些不自在。

“来找太傅大人啊?”竺凝儿微笑,只是她觉得这抹微笑带着些苦涩。

“嗯,找他。”凌玄月摸了摸鼻子,顿了一下,说:“来告别的。”

“告别?”竺凝儿一愣。

“是啊,要走了,已经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了。”她笑。

“这样啊……”竺凝儿低下了头,她略微迟疑,便抬头道,“太傅大人刚才去了别院,奴婢带您去吧。”

“嗯……”

 

轩辕祭站在别院里的那棵大树下,理了理杂乱的思绪。

他算是清楚了。

真是惹上了一个不该惹上的人。他苦笑。心底那模糊不清的情感,令他还是有几分迷茫。他曾以为那是心动,可现在仔细想来却不是。

只是因为她太过特别而产生的好奇让自己忍不住想更接近她吧。

无奈的摇摇头,轩辕祭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此时,竺凝儿也带着凌玄月来到别院。他转过身,便看到两名女子站在身后不远的地方。

“何事?”

“启禀太傅,凌姑娘说该走了,要来告别。”竺凝儿恭敬地回答。

“该走了?”轩辕祭一怔:他不曾想过她会这么快就回去。

“我本就是被别人送过来的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回去有何不可?”凌玄月冷淡的话语显得有些僵硬。她试图让自己对这里断了所有念想,但是……她还是做不到呢。

“没什么。”轩辕祭微微一笑,已经想明白的他,其实并无多少留恋,只是心里略微有些遗憾而已,“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够再次相见罢。”他笑着说。

看到他的笑颜,凌玄月垂眸。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心里会有失落了。

她是把这里接触多的人当做朋友才会这样吧,因为希望他们多关心她一些。

毕竟,这里没有她在未来的朋友,没有她曾到过的熟悉的地方。

如此陌生。

“怎么了?”轩辕祭看着低下头的凌玄月,蹙眉道。

“没什么。”她突然笑起来,就像原本哭着的孩子因为得到了糖果而止哭了,露出欣慰的笑容。

其实……没有也没关系,至少不用太过牵挂。

她走到竺凝儿和轩辕祭中间,左手拉着竺凝儿的手,右手拉着轩辕祭的手。

“有点伤心呐,虽然在这里呆的时间不长,但是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啊。所以要走了有点舍不得呢。”

她轻笑起来,然后将轩辕祭的手搭在竺凝儿的手上面。

“!”两人皆红着脸,惊愕地看她。

“嘿嘿,在走之前,做一件事。”她狡黠地笑着,冲轩辕祭眨眨眼,“其实我看得出来,凝儿姐是很喜欢你的哦~这么多年来对你一直是一心一意的。你们也很熟悉了,如果不勉强的话,你可以试着跟凝儿姐在一起哦~身份其实都不是问题,或许死很可怕,但是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便无惧于什么不是么?”

凌玄月“嘿嘿”的笑了两声,便不再笑出声,而是放开握着两人的手腕的手退到一边闷笑。

眼前的两人手还交握着,脸上都有红晕。

竺凝儿又恼又羞,一时愣在那里没有动作。

这……这,这个死丫头!她……她,她怎么知道的呀!知道也不能就这么说出来了呀!呜呜……好难为情,好丢脸……呜呜……

轩辕祭虽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凌玄月所说的,他也感觉到一些的。稍微想了想,便稍微用力地握住竺凝儿的手,微笑道:“嗯,知道你是为我们好。”

他知道的,凝儿这么多年来都一直在他身边,尽心尽力地去做每一件事,每一件他托付的事。只是,他从不去面对。

“我突然发现我很有红娘的潜质……”凌玄月用一只手扶着树干,另一只手捂着肚子弯腰闷笑。

“不许笑!”竺凝儿这才回过神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又笑了一会儿,她直起身来,拍拍手,说:“好了,不开你们的玩笑了,我要走咯~”冲面前的两人挥手的同时,她身后出现一个巨大的白色的如漩涡般的光洞。

就好像是无数道白色的光芒旋转着汇聚而成的光圆,凌玄月站在光洞前,在光的衬托下,仿佛也在发着光一样。

这一次,真的如九天上的仙女一般,欲驾云归去。

四周吹起微凉的风,少女的裙摆扬起,显得飘渺和凄凉。

一名银发男子从洞中走出来,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似乎很是嫌弃的样子。他走到凌玄月身边,皱眉道:“真慢,你要不要走了?”

凌玄月瞪了他一眼,问:“怎么是你?你哥呢?”

“你以为我哥很闲?”那人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暗了一些,显然很不高兴。

“哼,那是。他闲得很,没事还能半夜跑过来叮嘱我不要多管闲事。”凌玄月冷哼一声。

“少说废话,走!”那人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转身就消失在了光洞中。

凌玄月冲面前的两人灿烂一笑。

那一瞬,风吹得更欢了,树叶推挤着,有些甚至飘落下来围在她的身旁,就好像是在同她告别一样。

及腰的青丝在她身后飞舞着,有些留恋又毫不迟疑地消失在光洞中。

“要幸福哦……” 尾音已经模糊不清了。

 

一名绿衣女子与一名白衣男子牵着手,静静地看着光洞出现又消失。

那女孩儿临走之前的那一幕,和那灿烂的笑容,一直印在他们心上。

 

“太傅大人……”

“不如像她所说,我们试试?”白衣男子微笑。

绿衣女子却是有些黯然:“因为她?”

“算是吧。”白衣男子有些感慨地说,“因为她的特别所以扰乱了我的心,但也正是因为她我才会去直视心底的一团乱麻……说实在的,身为太傅,自己的感情问题我从不曾去想过。”

绿衣女子茫然地看他。

“所以,一半因为她,一半因为我自己。”

 

 

回到那座城堡般的别墅里,凌玄月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真的回来了啊,好怀念……”向四周望了望,她感叹道。

下意识地去房间找手机看看日期,却惊讶地发现,距离她穿越过去的那一天,不过才过了一天而已。

OH!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

“干什么大惊小怪的,穿越的本质无非就是时光倒流,那么你回到现代不过才过了一天又有什么稀奇?”龙启缓步走进房间,脸色还因为凌玄月回来之前的那番话而有些阴暗。

“……也是。”凌玄月挠挠头,突然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不对,我怎么感觉我好像忘了什么?”她蹙眉沉思。

“不过一串玉石挂饰。”龙启提醒道。

“呀!”她突然蹦了起来,“就是那个!我怎么把它忘在了房间里呢!那个肯定不是个好东西啊!”

“它本来就应该在那儿,因为没有人知道如果历史改变会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龙启冷哼一声,“哥哥说过不要让你做不该做的事情的。”

凌玄月一怔,眼神便黯然下来:“也对啊……”可是这样明明有能力却无法去做真的很憋屈。

“那串玉石挂饰究竟是什么?”

“轩辕祭的死亡之源。”龙启淡淡地说。

凌玄月突然觉得自己如置冰窑。

看着凌玄月一脸震惊的摸样,龙启有些不忍心:“你有时间去担心已经不在的人,倒不如看看现在。”

闻言,凌玄月的嘴角顿时浮现一抹苦笑:“也是……在我回来的那一刻,不管有没有改变历史,他们都已经不在了……”她突然想起花园里的那个小人,“轩辕祭会和丹霓打招呼的吧……走的时候,倒是忘了那个小家伙呢。”

看着凌玄月渐渐变得黯淡的眼神,龙启有些心痛。

为什么……果然还是因为她们太像了么?

即使知道是不同的……可是,还是想让她开心……

“去不去看你父亲?”龙启突如其来的一句将她整个人都惊在原地。

想起自己独自在家的父亲,凌玄月立刻激动地跳到龙启面前,抓住他的衣袖,焦急地说:“对……还有爸爸……快!带我去看我爸爸!”

她恨不得下一秒就扑到父亲温暖的怀里哭诉。

 

———————————————————————————————————————————————

 

好吧,现在回过头来看我突然觉得这个结局有点仓促,还有点矛盾……= =

啊……这种东西不管了,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反正任务一总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就要开虐了= =+~

嗯,虽然说过龙启的戏份会比较少,不过这次就让他上了,虐完之后再让龙吟上。

嗯,这叫合理分工~【踹!】

 

于咱顶着老妈的暴躁和老爸的催促,把下半部分按照小紫的建议改了一下。

再多打几个字就三千八了……突然好想凑齐着三千八……不过……还是算了吧。望天。

游戏已经安装好了,好想玩啊……TUT

死老妈,我诅咒你!呜……

 

吟歌姬-26 - 玥へ沫琴゛ - Nothing

 【呃……匆忙找的,觉得这张图篇蛮有意境的……虽然上文里面不是两个人,不过也没啥大碍嘛~=v=~表示还有一个版本在相册里~】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