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吟歌姬-22  

2011-08-15 01:09:14|  分类: [停更]吟歌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是我写完了……在凌晨写完了……明明不能熬夜我却偏偏熬……orz我绝对是脑子坏掉了!
哎~说实话,本来这一章不打算这么写的,但是……写着写着就写成这样了……囧。
好了,我没有多少废话,以下正文:

<Twenty-two>任务·穿越·牡丹花精丹霓

饶了好几个圈子,凌玄月才走到了后花园。

她不由得松了口气:终于到了,再绕她就要疯掉了。

走到小池塘旁边,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洗了洗手,然后便打算回去休息一下。只是,刚转身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熟人从花丛里站了起来。

“凝儿姐~”凌玄月笑道。

“啊,是凌姑娘啊。”竺凝儿也笑了。

凌玄月走到她跟前,低头看了看那花圃,问:“在打理花草?”

“是啊。”竺凝儿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打理过的那些花草,笑道。

凌玄月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地说:“内个……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竺凝儿挥挥手,“已经差不多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便行个礼,退下了。

凌玄月叹了口气,觉得十分无趣。她蹲下来抚了抚那些花朵,面露愁色。

“咿呀呀~居然是禁忌之子呢~”花圃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谁?”凌玄月收回手,盯着花圃皱眉。

眼前的一朵红色的花朵发出淡红色的光芒,刺得凌玄月闭上了眼。等到睁开眼时,那朵花上竟跪坐这一个小人。

就好像是中国古代版的拇指姑娘——俏皮的双垂髻,两旁的发髻上分别别着一朵红色的红花,同种颜色的红衣衬得那皮肤洁白如雪,小脸圆圆的,睁着两颗大眼睛,十分可爱。

“你是谁?”凌玄月冷声道。

“嘻嘻~我是这朵红色牡丹的花精丹霓~牡丹的丹,霓裳羽衣的霓哦~”丹霓笑嘻嘻地说。

凌玄月皱眉不语。

“啊喂,你好歹给个反应呀~”丹霓有些气呼呼的,打量了一下凌玄月,语气不善起来:“你真的是神人魔三族混血吗?!怎么长得这么平凡啊!哪里有神仙的清新脱俗,妖魔的妖娆抚媚啊!明明是人类的平凡摸样!”

凌玄月愣了一会儿,然后怒极反笑,心里也不禁思考起来:“是啊,谁让我想做人,不想做什么神人魔三族混血呢。”自己居然是神人魔三族混血?莫非这就是自己能够消灭那些泡泡的原因?原来,自己真的不是人类么……?

“哼!”丹霓看凌玄月不爽。嗯,很不爽,一点作为禁忌之子的摸样都没有!

凌玄月眼神黯淡,长长的睫毛扇了几下。她站起身来,突然觉得眼前的事物都是灰色的了。自己是神人魔三族混血,那么父亲和母亲究竟是什么身份?母亲……真的已经死了吗?她迷茫起来,脚下有点踉跄地走着。

“喂!喂!喂!”丹霓连叫三声,一声比一声响,而凌玄月仿佛没听到一样继续走着。

丹霓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虽然如此,她还是用法术支撑起自己小小的身子,飞到凌玄月的肩头上,对着她的耳朵喊:“喂!你这副神魂颠倒的样子算什么啊!你可是禁忌之子诶!有点样子好不好!”

凌玄月停住了脚步:“‘禁忌之子’有什么好呢?‘禁忌之子’,‘禁忌的孩子’,其本身就是个禁忌的存在吧。这有什么好呢?被人知道了,恐怕是要追着杀呢……”她轻声呢喃,声音仿若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悠扬,显得那么不真切。

丹霓一下子怔住了。好像,说得,的确很有道理。

丹霓并不仇视禁忌之子,因为她曾经被禁忌之子救过。那是懵懵懂懂之中记起的前世的事情了,如果没有那个绝美的人,恐怕她早就魂飞湮灭,不复存在了。

如今听到凌玄月这么说,她突然觉得心寒:禁忌的存在……不知道那人是否还有转世?如果有,那么如今的他,是死是活?

凌玄月低头看了一眼和自己一样满脸愁容的小花精,心里顿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宁愿不知道一切,她宁愿和父亲两个人一起生活,她宁愿被人嘲笑是没娘的野孩子,她宁愿忍受一切却不敢接受如今那还被包围在浓雾之中的真相。直觉告诉她,那会是一个残酷的真相。

可是,已经踏入了迷雾之中,又怎么能轻易的走出去呢……

凌玄月心中乱作一团,她突然疾步飞奔,向自己的房间跑去。丹霓因为惯性,差点掉下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坐下来整理思绪。

她多想把龙吟龙启叫过来好好地问个清楚,但是她无法联系到他们。凌玄月低头看了看手上那条红色的链子,心想:或许有办法。可是——她不敢。

事实是残酷的,既然这样,就让我多在迷雾里走几天吧!她如是想着。

凌玄月向后一倒,躺在了床上,胡乱地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现实就是一张网,一张有各种各样的细线织起的网,细线交缠在一起,错杂,纷乱;犹如现在她脑袋里的东西。

所谓“剪不断,理还乱”,思绪仿佛不受控制一样,向各个地方蔓延开来;想要整理,却无从开始。

“丹霓。”她突然叫了小花精的名字。

“什么事?”丹霓的语气缓和、稚嫩,有一点嗲嗲的声音,听上去很萌。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禁忌之子的呢?”

“禁忌之子身上那股特别的味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味道,我绝对不会认错!”丹霓很坚定地说。

“刻骨铭心啊……”凌玄月感慨。

她闭上眼,感觉精神太疲惫了,她需要休息,需要精神抖擞地去面对更多的事情。

不知不觉便睡过去了。

 

“咚咚咚——咚咚咚——”

凌玄月从睡梦中醒来,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她睡眼惺忪地站起来,脚下有些踉跄。

歪歪扭扭地走到门前打开门,有气无力地问道:“谁啊?”

“是我。”是个熟悉的女声。

凌玄月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俨然一副没睡饱的样子:“哦……是凝儿姐啊……”说罢,打了个大哈欠。

“怎么了这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凌玄月说:“就是没睡醒啊……”

“好了,清醒点,该去吃午饭了。”竺凝儿有些哭笑不得。

“哦……”凌玄月应了一声,回到房里重新梳了梳头发,然后便清醒了很多,跟着竺凝儿去吃饭了。

吃饭回来之后,凌玄月回到房里,刚踏进门就喊:“丹霓,丹霓!”

“干嘛啊!”丹霓一脸不爽地飘到凌玄月面前。

“唔,我问你个问题。”凌玄月关上房门,神秘兮兮地说。

“什么问题?”丹霓很奇怪。

“你……知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凌玄月有点紧张地问。

“……”丹霓沉默,而凌玄月则是期待地看着她。半晌,丹霓才开口说:“你看着我也没用,禁忌之子的力量控制的方法,和我们这些小妖精的控制方法是完全不同的。”

“这样啊……”凌玄月失望地低下了头。

丹霓不知道要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直觉告诉我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熬。所以我想……能尽快掌握自己的力量会好些。”凌玄月有些犹豫地说,“明明只是直觉,却让我觉得特别真实,是不是很奇怪?”

丹霓摇了摇头,“这倒不奇怪,力量强大的人的直觉往往是很准的。你这个样子……是力量开始苏醒的迹象。你以前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吗?”想到这儿,丹霓不禁觉得奇怪。

“是啊,因为我是作为人类被养大的啊。”凌玄月自嘲地笑了笑。

丹霓坐在凌玄月的肩上,安慰似的,用手摸了摸凌玄月的脸颊。

凌玄月低着头,刘海挡住了她的脸。沉默一会儿,她抬起头来,望着天花板,说:


“呐,丹霓,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属于这个时代,你会不会相信?”


———————————————————————————————————————————————

啪啪啪啪……鼓掌庆祝我写完第二十二章了~o(≧V≦)o~啦啦啦~
唔……丹霓这个人,呃,好吧这个名字……我真的是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想,纯粹是第一反应……
丹霓,丹尼,丹妮……呃,很像英文名……=  = 好吧我错了……orz咱不是故意的……
嘛~这章写的有点沉重,不晓得为什么。因为最近心情不好?或许吧。
废话也不想多说,就到此为止吧。第二十三章仍在构思中。

———————————————————————————————————————插一张图,嘻嘻哈

吟歌姬-22 - 玥へ沫琴゛ - LOST
【好吧,我知道这个颜色很不对劲啦……】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