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莓少女的友谊-10  

2011-07-08 01:45:40|  分类: [停更]冰与火的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哎~~你说我是多勤奋啊~~码完了《刺花》,发表好了以后我又去码《莓少女》了。

说实话,这可真是少有的勤奋。

要不是在码《莓少女》的时候有些困了,我估计我能再码一章其它的文出来。

哎~~落下的文实在太多了啊……我数数,百度那有一篇,新浪那有一篇,都是几个月没更的……

哎~~继续叹气,写作果然是件累人的事,嘛~~但乐趣多多。嘻嘻哈。

不过嘛,就做干坐着喂蚊子让人很不爽。

唔,虽然这次速度有了,不过质量我可不保证。【耸肩】

好啦好啦,不要踹我。嘛,这次废话是多了一些啦,我不说了不行么。

码的字不多,因为实在想不到该写什么了。

———————————————————————————————————————————————

 

Part.10

放满衣服的教室里,蓝莓和洪莓的身影穿梭来穿梭去,寻找着自己满意的礼服。

或许是衣服太多,整个教室里显得很静,似乎除了她们两个,没有别人。

“唔,这件太长了……不行,这件太露了……这件也不行,颜色太艳太花了……”蓝莓皱着眉头挑挑拣拣的。

“粉红色?好少女哦,不要。咦?深绿色,哥特装?不要。唔……有没有淡绿色的……淡绿色,淡绿色……”洪莓一个劲儿地唠叨着“淡绿色”,仔细地找着淡绿色的礼服。

 

大概过去了近半个小时,蓝莓这才满意地拿出一件礼服穿上,同时,洪莓也找到了她理想的淡绿色礼服。

又稍稍理了理头发,再利用教室里放的饰品和化妆品做了些装饰,两人就走出了教室,来到了大厅。

 

刚进大厅,便有不少人被两人的打扮所惊艳。

 

蓝莓身着一件浅蓝色的及膝礼服;脚上穿着一双半透明的“水晶鞋”(舞:其实那就是水晶鞋。琴:果然是有钱人家……);脚脖上带着脚链,那是一对蓝白相间的珠串;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斜向右边,一朵冰蓝色的头花和流苏装饰得恰到好处;整张脸也完全露了出来,优秀的容貌此刻更加明亮动人起来;手上的手链、脖子上的项链、以及耳朵上的夹式耳坠,当然也包括脚上的脚链,也都仿佛是在发光一样,犹如降临的女神。

洪莓的外貌并不突出,但稍加打扮一番,倒也是俏皮可爱。头发仍是披肩,但用一个带着几条亮晶晶的链子的发夹夹在左侧,早晨的日光下,也是闪闪发光;脸上被蓝莓逼着化了些妆——眼睫毛用睫毛膏刷了几下,用睫毛夹稍微修了一下,眼皮上也抹上了并不显眼的淡绿色眼影,双颊上擦了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腮红,嘴巴上也抹上了樱色的唇彩。那一身淡绿色的短裙小礼服和颜色相配的及膝长靴,再加上点缀适当的饰品,更是为她整个人加了不少分。

(琴:自认描写很差……我果然就是外貌描写白痴……orz)

 

蓝莓习惯了四周惊艳的目光和议论纷纷的声音,但洪莓显然很不习惯,怯怯地躲在蓝莓身后。

此时百里月恋走了过来,笑着说:“好啦,两位小莓学妹,贵宾座有请哦。”

两莓点点头,跟着百里月恋走了。

 

来到贵宾座,洪莓看到这里有很多“名人”——银秋和圣望的两位校长,叶翎舞以及其父母、姐姐,当然有叶翎舞那就肯定有归海寒,还有一些不认识但身份肯定不低的陌生人。

百里月恋在贵宾座上坐了下来,笑着对叶翎舞说:“好了,人我带到了,剩下的你们自己搞定哦。”

“自然。”归海寒说。

 

贵宾座,毫无疑问是所有座位中最大的一个——桌子大、做的人多、摆的饭菜多、饮料也各式各样。

虽然能看到很多知名人物是挺开心啦,不过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银秋的校长也在这?

“自私的校长。”蓝莓瞥了两位校长一眼,果断地下了结论。

“小莓,说得好。”归海寒点头。

叶翎舞无言,但竖起了大拇指表示同意的赞扬。

“是块腹黑的料,够毒舌,我欣赏。”这话是叶氏家族的大千金——叶莹月说的。

叶翎舞黑线,果然任何时候这家伙都忘不了她的腹黑事业么……

两位校长显然很尴尬,银秋的校长半晌才憋出一句:“人都会自私的嘛,也不差这一回……”

蓝莓依旧鄙视眼神望过去。

洪莓站在蓝莓身后,也投过去一道不信任地打量目光。

在场的这些人不是世交,就是至交或者认识时间不短的的朋友,彼此也知道各自的一些习惯和性格特点。

除两位校长外的其他长辈和一些孩子们看到这里不由得笑了出来,爽朗的笑声传了出来。很多人都奇怪地看向这里。

 

当然,叶翎舞、归海寒、叶莹月、蓝莓、洪莓、百里月恋和其他的两三个晚辈很厚道地没有笑出声。

 

嘛,看上去高高在上的人,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呢。洪莓笑了。

 

“好了,你们笑完没,座位。”蓝莓没好气地说。自己可不是来干站着的。

归海寒第一个反应过来,拍了拍身旁空余的两个座位说:“坐这儿吧。”

百里月恋皱眉:“那是林翼和他父亲的座位……”

“林翼那小子不要管,无视他,贵宾座他坐不稳。他老爸今天不会来,他和他老婆闹矛盾了。”叶父开口笑道。

蓝莓也很鄙视地看了一眼叶父,刚想说什么,洪莓就抢着问了:“你怎么知道他和他老婆闹矛盾啊,难道你还监视他不成?”

“噗!”叶母正喝水,一听这话不由得喷了一口水出去,不过幸好她喝得不多,喷的也少,倒是被呛到了,咳了几声。

叶父也尴尬,自己和林翼的母亲是大学时候的校友,关系也还不错,林翼一家那边出了事,第一个先通知叶母再由叶母转达给叶父。不得不说,这人做事很把握分寸。

不过虽然没什么关系,但要说出来吧,这群人明显是要看八卦嘛!

洪莓眨眨眼,俨然一副“我很好奇,你告诉我吧”的样子。

叶莹月又笑了,说:“不错,这孩子更狠,直接开聊八卦。单纯天真的腹黑,嗯,更毒。”

归海寒和叶翎舞一起黑线,她不想她的腹黑大业一会儿会死么……

“呃?”洪莓显然没听懂叶莹月在说什么。

蓝莓站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淡定地迈开步伐,带着洪莓坐到了位子上去。

真是的,她想问的被她抢先问了,现在到不知道说什么了。

叶父看看叶母,再看看叶翎舞和叶莹月。叶翎舞和叶莹月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就不要指望了。叶母显然很无奈,八卦什么的可是很有杀伤力的!最后叶父看向了归海寒。

受到未来岳父的求救目光,归海寒也不好干看着。

“咳咳,好了,两家父母是至交好友,平时沟通沟通也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可八卦的啦。”归海寒干咳了两声说道。

“哦……”洪莓“意味深长”地来了这么一句。

当然,洪莓只是单纯地想表示自己知道了,谁知听在叶父的耳里却觉得“意味深长”。

为了避免再有尴尬,百里月恋很自然地挑了一个能吸引人的话题带过。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