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旧·锉璃魂-3  

2011-07-13 00:12:15|  分类: [停更]锉璃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是经过万般纠结,千般思考,百般发呆【众:发呆?】……

哎~~大家都不给题目的建议,于是我只能自己费脑细胞想了……

咳咳,好吧原来那篇无题的文我终于想出了一个题目——《锉璃魂》。

很挫吧很挫吧(请读cuó,第二声)。还有,不许问我有啥意义,因为回答了就剧透了!

好吧,表面意义我可以解释给你听,不过更深层的意义……想都别想!【画外音:不过其实这个更深层的意义是很容易想到滴呀~】

表面意义:锉,用锉刀磨平、磨光、切断,意为打磨。璃,琉璃,光洁如玉的石珠。“锉璃”,也就是打磨石珠,也就是女主:季焕璃会经历很多事,最终成长。至于“魂”,要和璃一起解释。“璃魂”那就是季焕璃的灵魂,谐音“离魂”,也就是魂穿。

于是,解释完毕。=v=

哎~~人物性格把握虾米滴咱果然不行啊不行,于是写的时候我又纠结了半天……

意见啊~~建议啊~~统统砸过来吧~~

———————————————————————————————————————————————

 

3.晴天娃娃与核舟(好吧我承认这个题目不太符合内容……orz)

“俪儿……”尹华微微躬身把脸贴在季焕璃的背上,轻轻地唤了一声。声音低沉好听,还带着几分委屈。

季焕璃被那么一吓,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尹华抱在怀里。

本来开始平复的心跳又急速地跳动起来。

“什,什么……”她紧张地问,一边还轻轻动动身子,想挣脱出来。

尹华无视了她轻微的挣扎和紧张的询问,收紧了双手,把下巴搁在她肩上,才道:“俪儿,邢衷跟你说了什么?”

“诶?”由于完全没有刚才那个人的记忆,季焕璃一时没有意识到——尹华说的“邢衷”就是先前那个穿官服的男子。

“俪儿,你心里只有我一个的对不对?”尹华又蹭蹭她的脖子,撒娇地问道。

季焕璃被蹭地浑身一个激灵,有些结巴地“嗯”了两声。

尹华没有动,只是眯起了双眼,随即又弯起眉角,笑了起来。

“好啦,放开。”季焕璃稍稍定了定神,挣扎着要从尹华怀里出来。虽然说话不结巴了,但要说不紧张,那绝对是胡扯。

“不要。”

闻言,尹华一口拒绝,反而抱得更紧。

“皇上,你又孩子气了!”牡俪板着脸转过头。

尹华顿时像受了委屈的小孩,瘪瘪嘴,嘟囔了几句,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牡俪。

“奏折批完了?”牡俪扬眉道。

“唔……嗯……”尹华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皇上!”

“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嘛……这不是着急地想见你么……”尹华很委屈地说。

牡俪叹了口气,头疼地扶额叹道:“皇上,凡事以大局为重,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为什么就是听不进去呢?……”

“停停停!”尹华连忙打断她,“我错了我错了,我发誓下次一定批完奏折再出来!俪儿你别再说那套老套的说辞了!”

牡俪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啦,不逗你了,我坐在你旁边陪你批奏折。”

“真的?”一听,尹华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的。”牡俪有些哭笑不得。

尹华很开心,一把拉住她道:

 

“走,我们去批奏折!”

 

来到传说中的御书房的路上,季焕璃强迫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但随即忍不住想要泪流满面:跟这个皇上呆在同一间房间里,她还要不要活了!

走进御书房,尹华东张西望。

唔,书桌旁不好放木椅什么的,但是又不想离俪儿太远,怎么办呢……

季焕璃好笑地看着尹华放开她以后自顾自地盯着房间看。

他是真的很喜欢牡俪呢。唔,应该是很爱?

季焕璃歪了歪头,突然又轻笑起来:这些爱不爱的自己可搞不清。

 

“俪儿……”

季焕璃规矩地在门口站了一小段时间。她一边看着尹华在御书房里忙着,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吐槽,渐渐地心里的紧张感倒是消除了几分。

这会儿,听见尹华喊她,她便答了一句:“什么?”

“你坐这儿吧。”尹华指着书桌前的一个木凳,道,“桌子我理了一块空的给你用。”

“刚才我就想问了,这些事为什么不让下人去做?”季焕璃好奇地问。

尹华摸了摸鼻子,脸上换上了一副厌恶的表情,说:“他们太碍事了!”

碍事?季焕璃沉默着思考了一会儿不由得囧了起来:难道他是嫌那些下人们做的电灯泡瓦力太大了么?

正被这句话雷到的时候,又听尹华朝外面喊道:“来人!”

“在!”

一听皇上召唤,立刻有两个侍卫从不远处赶来。

“去青莺阁拿些做女红的东西过来,要快!”

“是!”

领完任务,两名侍卫便走了。

“做女红的东西?”在去御花园之前季焕璃留意过自己住的地方是哪里——正是尹华说的“青莺阁”。

不过,做女红的东西?给自己么?

“给你用啊。省得你坐在旁边无聊。”尹华笑了起来。

季焕璃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

 

等到那两名侍卫回来时,尹华早已坐在书桌前批好了几本奏折了。

而季焕璃虽然仍有些紧张,但还是神色平静地坐在桌前,翻看着随手从放在桌上的书堆里拿出来的一本书。

“皇上,东西拿来了。”

“哦,哦。放在这里吧。”尹华从一堆奏折中抬起头说。

一个侍卫将东西放在书桌空出来的那一块上,然后就被尹华示意出去了。

“俪儿你用吧。”

“嗯。”季焕璃点点头。

 

虽说有事可以做了,但是要做什么呢?

看着那堆布,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四个字。

微微一笑,便动起手来。

 

“俪儿,你看……”尹华刚看完一个奏折,脸上显然很兴奋。但看到季焕璃手里的东西不由得怔了一下。

“唔?”

“俪儿,这个是什么?”尹华指了指她手里的东西。

“晴天娃娃啊。”季焕璃拿在手里轻轻地晃了晃。

“晴天娃娃?”尹华很好奇地问。

“唔,也可以叫扫晴娘。”

“那不是百姓们祈祷雨止的时候剪的纸人的名字么。”尹华曾经听说过,在某些地方会有这样的习俗——百姓们会在祈祷雨止天晴时,用纸剪出一个头戴花、手拿扫把的妇人挂在屋檐上。百姓们称其为“扫晴娘”。

季焕璃恍然想起,自己也曾百度过“晴天娃娃”,百科上也有提到过中国古代的“扫晴娘”。而自己手上的这个“晴天娃娃”似乎是日本的……

“不过……”尹华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皱起了眉头,说:“这个东西倒很像我们打仗赢了的时候,用来代替敌人首级的东西。不过就是多了眼睛和嘴巴。”

季焕璃听了立刻就囧了,百科上好像也写了这么一回事。稍稍窘迫了一会儿,才说道:“那,那就当我祝士兵们打仗能够多杀几个敌人吧。”

“嗯,好啊。”尹华笑了起来。突然又拿了一本奏折凑到她面前,激动地说:“对了对了,俪儿你看,我们又打胜仗了!”

“首芒的兵力一直很弱,不过前段日子我派人加紧训练那儿的士兵。前几天,邻国又派人来攻打首芒,这次我们可是狠狠痛击了他们!大挫了他们的士气!”尹华激动地说着,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这里是战争的时代啊。季焕璃恍然从脑海里捕捉到这一条信息。

她笑了起来。

为什么而笑呢?笑自己可悲,居然来到了一个战乱的时代;笑尹华所说的胜仗,很高兴能够胜利?

或许,都是吧。

“还有,首芒为了庆祝胜利,举行了宴会,全城欢庆呢!城主还派人送了一些贡品进贡。”

“俪儿,不如我们去看看那些贡品?”尹华问道。

牡俪横他一眼,说:“奏折呢?”

“快啦,还剩下两本。”

“批完再说吧。”

“嗯。”

 

批完了奏折以后,两人便准备去珍品阁,各城进贡的东西都会放在那儿。

“珍品阁比较远,坐轿子去吧。”尹华说。

牡俪点点头。

尹华和牡俪坐在一乘轿子上,她被尹华圈在怀里。

有些紧张,但尹华的怀抱很舒服。被他抱着,几乎感觉不到轿子的颠簸。

季焕璃因紧张而快速跳动的心和绷紧的神经都开始恢复常态。

在原来的世界里,她曾经期盼着能遇到一个能给她温暖的怀抱的人,同性也好,异性也好。作为独生子女,她有太多的东西不能说、不敢说。有时候她的思维很奇怪,很多想法都不敢说出来,哪怕是在网上,很多想法都不敢让周围认识的人知道。她的话不多,在热闹的环境里经常是显得格格不入。

孤独、寂寞、委屈、无奈……

总感觉所有的消极面都溶解在这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了。

季焕璃不由得勾起了唇角,靠在尹华的胸口。

尹华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她。

 

轿子行了一段路,季焕璃突然想到——尹华抱的不是自己,而是牡俪。

有点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身穿到一个战乱的时代是可悲的,但魂穿到一个战乱的时代更可悲。

 

来到珍品阁,季焕璃不禁想要感叹一句:这里绝对是小偷的天堂!

珍品阁建得很大,里面放着许多高高的木柜。各种各样的珍奇、宝物、工艺品等摆满了一个又一个的木柜,很多宝石、水晶等制成的工艺品闪着微弱的光芒,望过去亮晶晶的一片。还有很多漂亮的树形珊瑚,但一想到珊瑚是由珊瑚虫分泌的外壳形成的,她情不自禁地抖了抖身子。

尹华走了进去,正和管理珍品阁的人谈话。

“首芒前两日进贡的贡品呢?”

“回皇上,那些贡品在后面。皇上想看的话,臣可以带路。”

“带路。”尹华说。

“是。”管理人躬身作辑,便往里走了。

“俪儿,”尹华向她招手笑道,“过来吧。”

季焕璃跟了上去。

 

跟着管理人来到一个木柜前,季焕璃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很小但看上去很精巧的东西。

“首芒这次进贡的贡品在一二两层。”

“嗯。”尹华点点头。

季焕璃走上前,拿起了那个小巧的东西。

“核舟?”季焕璃看了看手里那个还没自己一个拳头大的小船,好奇地问。

“好精巧。”尹华赞叹。

“皇上、娘娘好眼力。这条核舟可以说是首芒所进贡的贡品里做工最精巧、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技术的作品了。”管理人站在一旁解说道:“这条核舟是首芒的一名年轻的男子雕刻的,那名男子年纪轻轻,但雕刻技艺高超灵巧,实为罕见。核舟的原材料是雕刻者精挑细选的长而窄的桃核。雕刻者为了雕刻这一条小船也耗费了数月的时间。……”

季焕璃仔细地观察着手中的核舟。

核舟大概半个拳头大小,中间高起的是船舱,木板的纹路清清楚楚。船舱两侧的船边沿还有栏杆。船篷是竹叶制成的。船舱两侧还有雕窗户,季焕璃小心翼翼地试着去打开它,发现这小到只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窗户是可以启合的,仔细一看,窗户上还有雕花花纹。船头雕了三个人,其中有两名是女子,似乎是船上的歌妓。一名歌妓手拿琵琶,坐在船舱的门口,好像在谈唱着;另一名歌妓跪在地上,身前放着一架古筝,她的手指放在筝上,似在轻轻拨动。两名歌姬前摆着一张放着一小壶酒的长木桌,木桌后坐着一名男子。男子面容清秀,倒了一杯酒搁在嘴边,仿佛下一秒就要送入口里。船尾雕了一个船夫,手里拿着橹,那动作好像是在摇着橹使船前进。

季焕璃想到了魏学洢的《核舟记》,同样是雕刻核舟,但她更喜欢手里的这个。

“人物动作神态栩栩如生,发丝、衣服褶皱也都刻了出来。船篷窗户也都刻的十分精细,真是巧夺天工。”尹华啧啧赞叹。

“‘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季焕璃不禁背起了《核舟记》里的两句句子,“‘技亦灵怪矣哉’!”

管理人点头称道:“娘娘说的极是,虽简练但精辟。”

尹华也点点头。

“哈……”季焕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尴尬地笑了一声。

“俪儿,喜欢这条核舟吗?”尹华笑着问。

“嗯,喜欢。雕刻得很精细。”季焕璃将核舟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久。

“那就送给你吧,好好保管。”

“嗯!”季焕璃高兴地应道。

 

———————————————————————————————————————————————

于是,看到WORD里的字数统计我简直要疯掉……连标点符号在里面整整3800个字符……将近4000。

OMG!这是什么概念!昨天半夜+今天半天【大多数时间我在玩电脑】我整整打了绝对不止三千八!

泪……这是我今天抛弃了作业的成果……不过速度不算快……

哎~~最近天天熬夜捏……再这样下去身体要受不了的……但素不知不觉就这么晚了……orz

话说看了这章大家有啥想法没。表跟我说你们觉得季焕璃喜欢尹华就好了……

啊啊~~被桃子姐催文了……OMG,再摧会毁了的……

桃子姐的群博客那里我还得开新坑……可是不知道写什么啊!!【掀桌】

……orz崩溃。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