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吟歌姬-4  

2010-07-11 14:50:47|  分类: [停更]吟歌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人就不想废话啦~~正文直接上:

 

<Four> 游戏·初遇启.

我愣了。

“( ⊙ o ⊙ )哇~~好华丽的地方啊~~~”我感叹。

他BS了我一眼,说:“现在是感叹的时候吗?小姐。”

我无视他的话,东张西望。

这里只是一个大厅。大厅中央的正上方吊着一盏大大的水晶吊灯,华丽得都让我无法形容。四周一片空旷,看样子像是用来举行舞会的地方,但现在十分冷清。中央,只有四个长长沙发,它们围着一个大玻璃茶几被摆成四边形的排放着。地上铺的是质地超好的红褐色木地板,楼梯上还有柔软的金边红地毯。楼梯的把手闪着微弱的银光,与四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上面还有雕琢得十分精细的花纹。花纹雕的是一些藤蔓和蔷薇,也有可能是玫瑰,而且都用鲜艳的红色涂上了颜色,格外显眼。在二楼的走廊上,墙上还挂着一些很唯美的画。

我走在二楼。

二楼和一楼明显的是两个世界:一楼的整体色调为暖色,橙红色;二楼的整体色调为冷色,银白色,也有暖色做装饰。一楼空旷冷清,二楼静谧安详。虽说是同样冷清,但两层楼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二楼走廊西面的尽头挂着一幅画。那是一幅看起来很普通的画,画里画的是一名女子。女子有着一头银色的长长的卷发,很美;穿着樱花色的和服,望着远方;她的深紫色眼眸透出幸福的气息。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幅画似乎包含的什么,它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

我盯着那幅画看了几秒,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摸摸它。

就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一道银色的光从走廊东面的尽头以光速飞出来飞向我的手。不到半秒,便灼伤了我的手。我赶紧收回手,用衣服紧紧地绑住被灼伤的几根手指,蹲了下来。

很痛,泪水囤积在了眼眶里,但迟迟没有落下。他站在楼下,皱了皱眉头,瞬移到了我身旁。

“喂。小姐,你没事吧?”他冷漠的问我。我只是摇了摇头。

他转身看着另一端,严肃又有些气愤地说:“启,你这有些过分了。”

从那端走出来一个人,那个被唤作是“启”的人。启满脸写着“不爽”和“气愤”两个词,走向他,边走边说:“吟!那她乱碰月姐姐的画像就没错了吗!?”

月姐姐?虽然手上传来的阵阵刺痛让我很痛苦,但是我心里还是很奇怪,不觉地将这个“月姐姐”和吟先前说的“月姬”联系起来。

吟不说话了。脸上写满了矛盾。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知者不为怪’,她什么都不知道。”他顿了一会儿,又张了张嘴。可我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但看到启的脸立刻黑了下来。吟转过来蹲下,拉过我的手,往我的手背上轻轻吹了一口气。

下一秒,手上的疼痛感就消失了,伤口也好了。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惊叹:“好……神奇。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非科学的因素啊~~”吟黑线。

“不过……”我突然抬起头,对上了吟的那双午夜蓝的眼眸,我问他:“你们是什么人?‘银月姬’是谁?刚才他说的‘月姐姐’和‘银月姬’ 是什么关系?是同一个人吗?你……为什么拥有这样的力量?”说完我抬起手示意,指了指自己刚刚好的手。

吟又沉默了。启双手抱胸,冷哼一声,“无知。”

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听在耳朵里,并不是很讽刺。

吟叹口气,把我扶起来,“我们下去说吧。”

      

来到楼下大厅,我们坐在沙发上。他们两个坐在一起,我坐在他们的对面。

“说吧。”我淡淡的带过大篇幅的开场白。

“那么……我就说了。”吟开口。“别被吓个半死就行。”启又冷哼一声。

“恩……”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