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冰与火的交锋 Round.1 冷漠少女VS酷帅王子 「8-9」  

2010-02-05 21:59:55|  分类: [停更]冰与火的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啊啊啊~~咱又来了~~一口气把写好的全发完~~

自认为哈,前面写的不好,从第7章开始,写的要比前面好些。

咳,自己赞美自己算怎么回事儿?So,还是来人提个意见吧!!

再次不啰嗦了,以下正文:

 

Part.8

“同学,你不要没事就来找我消磨时间可以吗?你很烦耶。”绝对零度的冰冷语气,此话正是出自叶翎舞小姐之口。

“你以为你谁,你以为我想碰到你啊。一天碰到你8次,我还真是够‘衰’的!”抗议的话语。敢于而且能够与叶翎舞斗嘴吵架的人,也只有归海寒先生了。

也不用我多说了。此时是叶翎舞与归海寒今天第8次碰到了!自从今天前那张海报张贴出来之后,他们每天都要碰到5次以上。那张海报是引来了无数人的议论,大家都在讨论一个词——“为什么”。对呀,那件事到底是为什么呀?这个“为什么”,也就只有当事人3个知道了。

“真不知道这么大个学校,这么多个人,今天为什么就偏偏遇到你8次。”叶翎舞双手环胸,抱怨道。

“该抱怨的是我好不好。”归海寒也不甘示弱。他的眼睛不经意的扫视了一下周围——花痴、草痴还是有,可更多的是学生低头议论的身影,他不禁皱了皱眉头。叶翎舞微微低下头沉思着,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她突然抬起头,对归海寒说:“姓归海的,今天把事情说明白吧,省的每天被人议论。”“哈?”归海寒显然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四周也因这句话全都静了下来。

“因为那张海报吧。”叶翎舞仍旧是冷冷的说,“你们这些学生中有人故意让我和这家伙碰头,希望能知道真相对吧。”“诶?”归海寒当然有些惊讶,虽然他不笨,也有想过这个可能,不过………不要告诉他这是真的,因为被这些学生知道真相的话,他就可以不用活了。原因是——校长大叔的糗事爆出来的话,他不死才怪!

四周当然仍然是静寂一片。叶翎舞看了一下四周,叹了口气,她就知道没人会回答。她看了一眼归海寒,朝他眨了一下眼。归海寒会意的轻轻点头。

“其实呢,校长大叔,不,校长大伯找我们去呢,一是关于归海寒要不要改进英才班的事;二呢,是关于我们家族一年三度的舞会的事。对吧?”叶翎舞说着,走到归海寒身旁。“哦,是呀。我以为什么事呢。”归海寒很配合的说,边说边将双手放进了口袋里,整个人显得更具帅气。

“那校长为什么会跪在地上?为什么会有杯子碎在门下?还有那门是怎么回事?你所说的舞会又是怎么回事?”有人发问了是个女生,个子小小的女生,她的声音听起来是很平常的疑问。但叶翎舞绝非等闲之辈。她知道,那个女生。那个女生叫金萱依,初一C班的,她刚才的话语中有着一丝“小小的”愤怒。

只是个喜欢归海的人罢了。叶翎舞笑笑。

四周开始吵了起来。归海寒稍微有些头疼,又拿出手扶了扶额头,说:“校长大叔跪在地上是因为我答应进英才班,他十分感激。杯子原本是在桌子上的,房间不大,校长大叔一激动,猛地拍击到了桌子,这杯子就这么被震飞了起来。我想去接的,谁知道不小心把杯子拍到门上去了。那门嘛,谁让那些记者趴在上面的,那不,那门不堪重负倒下来了。舞会嘛……其实是校长大叔希望这次叶氏家族一年二度的舞会能请全校人也参加。”归海寒说的和真的一样四周的人似乎都信了。叶翎舞不禁向归海寒投去几许赞美的目光,归海寒只是笑了笑。

“可文章还有写到:叶翎舞学姐当时手里有鞭子,好长一根呢!”又是金萱依的声音。

这次到叶翎舞叶翎舞耸了耸肩,双手叉腰,又严肃的说:“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人么?”四周自然静寂无声,因为没有人知道。“偷听的人,卑鄙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因此,我也十分讨厌狗仔队。从我8岁开始就一直有狗仔队跟着,我就一直拿鞭子对付他们、威胁他们。所以当时见到那些记者习惯的拿出了鞭子,没有挥下去算好的了。”

“整个一不良少女。”金萱依同归海寒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对呀,我就这性格,你爱怎么说怎么说。不过……最后死的一定是你们!金萱依、归海寒!”叶翎舞仍是双手叉腰,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金萱依?”归海寒奇怪的说。人群也自觉的让出一条道,让两人能够看见金萱依。

金萱依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地。

叶翎舞又再次威胁道:“怎么样?话,收回还是不收回?”“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收的回来?”归海寒撇撇嘴,又将手伸进了口袋。叶翎舞仍是邪恶的笑着,“你为什么不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呢?这是原句啊。”归海寒斜视了她一眼,“我没女儿。”“我知道。不过,你还真是笨。你要是说‘我收回那句话’我就放过你”叶翎舞再次恢复“冰山美女”的身份。“不要!”“说不说?”“不说!”“真不说?”“不说!”…………

金萱依被遗忘了。她愣愣地站在原地,有些咬牙切齿。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姓叶的可以和寒sama吵得这么欢?!为什么?!她猛地转过头,跑开了。

“归海!你不说是吧?好!我要让全校人看看你最后是怎么死的!”叶翎舞恨恨地说。

“好!我倒要………”归海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广播打断:“请归海寒和叶翎舞同学速来校长室。校长同叶翎舞的父母和你们有要事商谈。其他同学请该做什么做什么。”

归海寒和叶翎舞异口同声地说:“不要告诉我是那两件事。”

 

Part.9

“失礼了。”叶翎舞优雅地打开了门,同归海寒进了校长室。

“哎呀,是小舞和寒啊。”叶母笑得天花乱坠、阳光灿烂,看得让叶翎舞和归海寒一身冷汗。他们有预感:一定没什么好事!

归海寒听到那句话,下意识地抖了一下,说:“好肉麻呀,阿姨,我跟您不熟吧……”叶父和校长大叔都皱着眉头。叶父说:“归海寒,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夙(su)澈这么叫你那是看得起你!”归海寒双手抱胸,不服气的说:“怎么,看得起我又怎么样。有钱人了不起呀?!”叶翎舞接上归海寒的话:“父亲,您那是什么说话的口气?还真是有失身份。不过,有身份又怎么样,您这样,不是不懂得珍惜么?”叶翎舞的话中,听不出一丝对亲人的好感,反倒是有些厌恶和对归海寒的赞同。“你们!”叶父很是生气。“我们怎么了么?”叶翎舞边说边在了3位长辈对面坐了下来,归海寒又坐在了她的旁边。叶父刚想说什么,却被叶母打断:“好了好了,吵什么吵,谈正事吧。”“哼!”叶父很是不服气。

“说吧,谈什么。”叶翎舞开门见山。“你们刚才在楼下说的事,以及另外一件私事。”叶母笑容灿烂、和蔼可亲。“天!”归海寒很后悔地一只手“砸”到自己脸上,仰天哀叹。叶翎舞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地“哦”了一声。久未发话的校长大叔说:“你们要为自己的谎言负责。所以……”校长大叔顿了顿,说:“归海寒,你必须改进英才班。”“不进行不行啊!英才班日程比较满,放学晚。这样的话,我就没时间去照顾我妹妹了!”归海寒有些不平静,这句话的最后一句,几乎是用吼的语气说的。3位长辈一副“你有妹妹?!我怎么不知道!?”的表情。叶翎舞则拿起茶几上的红茶喝了一口,不满地说:“请人来‘喝茶’,也不备热的。”另外4人纷纷黑线……

“反正我是无所谓,随你们的便,不过……”叶翎舞故作神秘的说。“‘不过’什么?”归海寒坐在她旁边,挑着眉头。“既然谎话都说出来了,也就只好想办法去做喽。你进英才班没问题,你好歹智商160,最后两节课你可以不上,反正是自习。这样的话,你不就和原来的放学时间一样了么?还有,既然少上了两节课,学费也不用多交了。”叶翎舞微笑着说。“诶?!”归海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惊讶的认为眼前这个“恶魔心肠、天使外表”的女生是在逗他玩儿。校长大叔很同意这个意见:“恩,对。回头我给你个‘特许证’。”(琴:呃,不得不插一句。这个圣望啊,不同班级、不同年级,放学时间都不同。在没到一定的放学时间时,如果没有校长的特许证,是绝对不许出门的。特许证上有持有者和校长的签名。而且门卫是一个一个学生都认识的,想蒙混过关是绝对不可能滴事情。舞[喝了一口红茶]:是的。寒:这门卫也忒强悍了。)“叶翎舞,你没在开我玩笑吧?”归海寒仍有点不相信。叶翎舞送给他一个白眼:“不要就算了,我收回。”“诶,别!o(>﹏<)o千万别那~~~~”归海寒投降了。“呵呵,你妹妹果然是你的‘要害’啊。”叶翎舞笑笑,有些自嘲的笑笑。我干吗非要趟这趟浑水,无聊去帮这个家伙!我真是脑子出毛病了!叶翎舞在内心中抓狂着。望着翎舞的叶母,笑意更浓了,而且增加了几分意味深长。

“咳……如果她还好好的话,现在一定是你的学妹。”归海寒眼神黯淡下来,静静地坐着。

四周很安静。

“咳(ke)咳,”叶父打破了这安静的气氛,“那个,这事就不说了。舞会的事要过几天才能定下来。那么,这最后一件事么……恩……就是……”叶父这下开始犹犹豫豫的了。看着父亲这副模样,叶翎舞皱起了眉头,似乎猜到了什么:“父亲,不要告诉我你又要给我相亲。”“呃……”此话一出叶父立刻不好意思起来。叶母碰了碰叶父,说:“又不是帮你相亲,你不好意思什么?”“呵呵。”归海寒笑了。“归海呀,你别介意,你叶叔叔就这样。”叶母的笑真是可以用春风得意来形容了,可归海寒似乎还没有察觉:“没关系。”叶翎舞看着这两个人,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她说:“看你们的样子……母亲,那位不会就是归海吧?”叶翎舞的语气,绝对是零度以下。而且,语出惊人,“惊死人”!“什么!?”归海寒这下要崩溃了,指着自己说:“我?!”叶母无可奈何地道出了一切:“咿呀,惊讶什么呀,我和他爸都是计划好的啦。让你来学校也是为了帮你提早找好婆家嘛,你和归海的关系又不错,所以……”这次换叶翎舞用手“砸”向自己的脸了:“天!我被‘卖’了!”叶父很不高兴的说:“啥被‘卖’了!别胡说!”“大叔,不对,叔叔,那个‘卖’是带引号的……”归海寒黑线着提醒。“是么?”叶父一副不明所以然的样子。“那个……”校长大叔发话了,“请问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叶母仍然笑得春风得意:“恩,也好。正好可以去和英才班老师说一下归海的事。”“那我先走了。”“好的。”

“送走校长了,我们是不是要好好谈谈了。”叶父神色严肃的说。“反正我是不会答应的!”叶翎舞的语气坚定,不容置疑。“我也反对!”同一战线上的归海寒,说,“我跟这家伙哪里关系不错了?!”“就是!我又不喜欢他!而且这家伙让我讨厌还没资格呢!”叶翎舞一脸怒气。“喂!你什么意思!?把我贬成这样!别以为你是大小姐就可以这样贬我!”归海寒听了,更是一肚子的火。“就贬你了怎么着!?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以为我怕你?!”叶翎舞更是不服气。

然而,突然“飞”来的一句话,截断了两人的斗嘴。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