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冰与火的交锋 Round.1 冷漠少女VS酷帅王子 「4-7」  

2010-02-05 21:55:36|  分类: [停更]冰与火的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呃,这个博客真好,不用担心格式问题。

TMMD,那个死百度我弄了半天还是那个令人看得很不爽的格式!

TMMD!既然如此,好吧!我就来这里发表我的文吧!

So,不啰嗦了,以下正文:

 

Part.4

上午的课程结束了,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琴;你们上午总共上了几节啊…..舞:上午有四节课,我睡了2节半。琴:无语…….)。

叶翎舞从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起身朝门外走去,黑色的头发在空中飘起。我们的草痴们差点又发作……叶翎舞走后,女生们聚在一起轻声讨论起来……“那种人也能进英才班,上课时光在睡觉。”“就是,穆老师还一点都不管。”…….“你们都错了。”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你们知道叶同学是谁吗?”“我管她是谁。”女A。一位女孩站起来轻声说:“小恋,你怎么帮叶翎舞说话。”百里月恋淡淡的说:“怜雪,我不是帮叶同学说话,我只是要向你们澄清事实。”“事实?‘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们看到的就是事实!”女生B。“错!”一道冰冷的声音插进来,“眼见,不一定为实;同样,耳听,也不一定为虚!”“叶同学……”百里月恋轻声道。因为这一句话,在教室里的男生统统把目光移了过来。叶翎舞继续说:“我上课在睡觉,这的确是事实;穆老师没管,也的确是事实。但,你们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女生们顿时鸦雀无声。“叶同学…..”百里月恋眼里充满了敬佩。“我堂堂叶氏集团二小姐,怎么能容许你们这种老套的想法存在。”叶翎舞说得头头是道。“什么!?”班里的人,包括纯属路过的人们全都下吓了一跳。而百里月恋只是站在那儿微笑。归海寒听到众人的惊叹,好奇的把头探了过来。凌怜雪支支吾吾的,有十分惊讶的说:“你是那个叶氏集团的二小姐,被称为世界级罕见型的天才少女的叶翎舞!”“当然,我叶翎舞还有假?”叶翎舞没好气的说。“我不信!”女C。“我也不信!”女D。众女生都不信。归海寒走了进来,“呵呵,没人相信你呢。”“智商低等的人就不要插嘴。”叶翎舞冷道。“我出一道题,你要能答上来我们就相信你的话。”凌怜雪骄傲的说。叶翎舞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吃便当去了,“请出题!”“好!”凌怜雪很是骄傲,“请问:某租赁公司拥有汽车100辆,当每辆车的月租金为3000元时,可全部租出。当每辆车的租金每增加50元时,未租出的车将会增加一辆,租出的车每辆每月需要维护费150元,未租出的车每辆每月需要维护费50元。问:当每辆车的租金定为3600元时能租出多少辆车?”叶翎舞丝毫没有犹豫,问题刚问完2秒钟,答案便脱口而出:“88。”归海寒不禁有些惊讶,就算是天才少女,怎么回答得这么快!众人也这么想,但凌怜雪可爱的脸上有些抽搐。凌怜雪尴尬又结巴地说,“你…..你….对….了…..”叶翎舞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众人则更是惊讶。归海寒冷冷地说:“我还是回教室去吧。”“永别喽~最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叶翎舞抬起头,她那亿年寒冰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邪邪的笑容。归海寒不禁火上心头,“我哪里招你了啊!?”“你哪儿都招惹我了,你很欠K知道吗?”叶翎舞嘴角依然挂着那抹邪恶的微笑。归海寒气愤的说:“你这种只有相貌,却自大而又高傲凶残而且狡猾的女人,才叫欠K!”叶翎舞微笑:“你真是‘三年不洗口——一张臭嘴’啊。”归海寒不服气的说:“没想到叶家二小姐真是‘歪戴帽子歪穿袄——不成体统’呢!”在场众人都躲了起来,深怕再被牵扯进去,在一旁看好戏(琴:不要再发作就好了….众人:上去K作者!琴:我闪~~)。叶翎舞刚好吃完便当,脸上依然微笑,“啊啊~~圣望学院除我之外唯一一个天才就这么被毁了,可惜啊可惜。”“哈?你怎么知道我是…”归海寒一脸迷茫。“本小姐全校学生的资料都有!”叶翎舞得意洋洋的说,“归海寒15岁,就读声望初三小班,被女生们称为‘冰火王子’,是个智商160的天才少年….”叶翎舞晃了晃手上的资料。归海寒愣了愣,2秒后轻轻的问:“你手上的是什么?”叶翎舞给了他一记白眼:“你的资料。”说完随手翻了翻,看了看。“你哪儿来的?….”“校长大叔给的。” “什么!?!”归海寒大叫。在一旁旁观的人更是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那个死老头!归海寒在心里大骂。 (琴:小舞的恶魔潜力被完全激发了…舞:那是,我做恶魔的潜力可是200%。寒 {低头凝思} :我怎么那么可怜呢…..舞:归海,陪我练嘴皮子去!寒:为什么是我啊~~[被拖走了…])

同一时间的校长室….

“阿嚏!阿嚏!阿嚏!谁在说我坏话啊?”连打三个喷嚏的校长大叔擦了擦鼻子。

 

Part.5

我们再回到教室……

叶翎舞那恶魔般的笑容看的旁观者浑身发冷…..寒啊~~~(寒:叫我?琴:没叫你~~别这么自恋~~寒:作者,你找揍呢吧!琴:果然应该把你写成丑小鸭….寒:⊙﹏⊙b汗….)“对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叶翎舞突然想起了什么。“哈?”归海寒更是一头雾水了。“昨天我逛校园的时候……”叶翎舞还没说完,看见了我们的校长大叔站在外面。“你们在这儿干吗呢!?给我回座位好好坐着去!”校长大叔吼完了,又和声细语的对着归海寒和叶翎舞说,“归海寒,二小姐,请到校长室来喝杯茶可以么?”叶翎舞放好东西,起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可以,上等红茶您应该有吧?”在校长面前停住,微微一笑。校长毕恭毕敬的说:“当然,二小姐请。”归海寒无语的跟在他们两个后面。其他学生们,各回各座位,各做各事去了。

[琴:请允许我的插话….我来为大家解说一下校长大人为什么会出现和…..叶翎舞为什么回去校长室,让我们回放一下!]

回放……

校长打完喷嚏,想了想,便起身走向初二英才班。路上,校长大叔不停的咒骂:“TMD,好个归海寒,敢骂我!TNND,不想活了这小子!只有归海寒这家伙骂我才会连打三个喷嚏!”(琴:寒,你好厉害,相信已经被校长大叔叫去办公室喝茶N次了吧……寒:没有啊,也就个两三百次吧!琴:不是人的家伙……寒:你说什么!?琴:没什么….[逃走ing])

当校长来到班级时,上课铃已经打了(不过好像这儿的人没有听到),但看到叶翎舞和归海寒同志在那儿“文明”地对骂,搞得四周的人无法正常上课,于是乎,便将二人叫去办公室喝茶去也~~~

回放完毕……

校长室里,叶翎舞小姐坐在沙发上,依然是静静的喝着红茶;归海寒先生靠着沙发坐在叶翎舞旁边,双手枕在脑后,翘起了“二郎腿”;校长大叔神情严肃的坐在两人对面……

叶翎舞喝完第3口红茶以后,放下茶杯,对校长大叔说:“校长大叔,你找我们来到底有什么事呢?”校长大叔的脸色十分不好看的说:“二小姐、归海寒,你们为什么要吵架呢?”归海寒惊奇的说:“原来连吵架也不行啊!”叶翎舞皱了一下眉头:“大叔,你不会觉得我们影响了别人上课吧?”校长大叔点了一下头。归海寒呈恍然大悟状:“原来已经上课了啊!”校长大叔的脸色更难看了。叶翎舞看了校长大叔的脸色,不由的问了句:“大叔,你没有便秘吧?”归海寒听了以后,“扑哧——”一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大叔,你脸色真的很难看诶!~~哈哈哈~~”顿时,校长大叔头上爆出N个十字路口:“你小子以为是谁害我成这样的啊!~”归海寒停了下来,眼角还挂着泪水(琴:,寒,你不会这么胆小吧,都被吓哭了……寒[头上爆出十字路口]:拜托!我是笑得流眼泪了好不好!!舞:还好当时我比较平静……琴[恍然大悟状]:哦~~这样啊~~),“我吗(妈)?”校长大叔听了英勇就义:“你妈?你TMD头啊!!”叶翎舞又皱了一下眉头:“大叔,说话文明点、冷静点。”“校长大叔坐好,”归海寒抹去眼泪,恢复正常,“你看你,都快趴在地上了。还有,我说的是‘吗’啦!”校长大叔一愣,要知道,他现在的样子要多糗有多糗——整个人已经从沙发上掉下来跪在地板上,双手撑着茶几,由于头上爆出过多的十字路口已经变成了爆炸头,加上刚才把“吗”听成了“妈”,呵呵……三个人呆呆的这样待了3分钟,终于,叶翎舞小姐和归海寒先生忍不住的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不行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大叔,你的样子很好玩呐!~~”归海寒笑得直锤茶几,可怜的茶几,已经开始摇晃了……“哈哈哈~~~大叔,下次不要再这么糗了好不好,真的,真的,真的很好笑啊!!~~”叶翎舞也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校长大叔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他又上又再次爆出N个十字路口……“不许给我笑,严肃点!你们什么时候能学点好的啊!”终于,校长大叔爆发了,其声音足有250分贝……[琴:250分贝……所以说校长大叔是个二百五……寒&舞:恩!~ 校:你们在说什么!!?舞:给我死一边去! 说完舞就把校长大叔给踢飞了……琴&寒:哇~~~]两人停了下来,叶翎舞的脸瞬间阴了下来;校长大叔失去了理智,恶狠狠地瞪着他们;归海寒似乎有预言能力,很配合的退到了校长室门口(室内的门口)。叶翎舞阴着脸,双手环抱在胸前,冰冷的眼神直视着校长大叔……

 

Part.6

校长大叔和叶翎舞两人对视了5分钟,校长大叔终于浑身发寒,说了一句:“干吗?我说错了吗?二小姐,你才进校多久,怎么就………”还没说完叶翎舞站了起来,校长大人也没继续说下去。叶翎舞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校长大叔[琴;怎么有种大臣跪皇上的感觉…..舞(冷):我又不是皇上……寒:如果是,那也是“武则天”——女皇帝……琴:呃…..舞:归海,不想活了是吧……寒:没有……琴:好了好了,要继续了……],下一秒,只听“砰——”地一声叶翎舞同志坐的沙发,瞬间裂成了两半……校长大叔和归海寒不禁心寒:这是人做的来的事吗?叶翎舞仍是一脸冷漠,说:“你说谁不学好呢?”她玩弄起了自己的手指,想了一小会儿停下手里的动作,又说:“你是想被打死,还是被骂死,还是…..自己去死?”校长大叔一愣。“我父母难道没跟你说,不要惹我吗?”叶翎舞仍是一脸冷漠,冷冷的话语中夹杂着一丝怒火和火药味[寒:怒火和火药好像差不多哈……琴:一样的,又没关系…..凑字数嘛......]。“………”整个校长室静寂无声。

5分钟后…….“说!~”叶翎舞恶狠狠的说。[舞:我有这么凶吗?琴:生气起来,有!寒:( ⊙ o ⊙ )是的。舞(冷):是么……]校长大叔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呃……这个……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说完,起身准备走人。“想走?”叶翎舞看着他,校长大叔的身子僵在那里。叶翎舞接着说了下去,“想走可以,但是……”校长大叔想问“但是什么?”却只是张张嘴,却没有声音。“但是,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否则:1.你会被打成重伤,而且不能跟别人说是我打的;2.你的办公室会变成废墟,同样,不能和别人说;3.你要自己付医药费,以后我的学费也由你付,不能和别人说。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叶翎舞嘴角上扬了45°的微笑。“这是抢劫犯吧……”归海寒又一次不怕死的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下3秒,一个茶杯以1m/秒的速度向归海寒飞了过去。归海寒动作也很快,在杯子要接触到他的前3秒,他迅速地躲到了一边,杯子在离他1cm的地方撞上了门;瞬间,杯子重重的打在了门上、碎成了N块,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呼~还好还好~”归海寒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胸口,不禁庆幸自己躲了过去。叶翎舞嘴角上扬20°,笑笑说:“身手还不错。”说完,又看了看校长大叔。校长大叔浑身发寒,身体僵硬,叶翎舞寒冷的眼神不禁让校长大叔…有想去死的冲动…呃…就还差没晕倒了……叶翎舞转身去开门,准备离开校长室。叶翎舞在离门的2m处停了下来,“归海,走开,离开校长室门口2m以上。”冰冷的口吻让归海寒心里很是不爽,也感到很奇怪,但还是照做了。叶翎舞sama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3m长的绳子(舞:那是鞭子…..寒:呃...琴:不好意思写错了,嘿嘿…),不对,是鞭子,向门把飞过去。下一秒,门,就这么倒了下来……注意!是整个脱落了下来!Why?这是Why呢?归海寒一看,脸上立刻布满了黑线,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叶翎舞让他站在离门2m以上的地方了!脱落的门,躺满了人…..“都是来偷听的。”叶翎舞这么轻言吐出一句,“而且似乎是因为我刚才那个杯子打的太重了。”说完,叶翎舞向前走了2步,轻轻一跳,跨过这些人,直接走回教室去了。归海寒也跟了上去,回到自己的教室里去了。

就在叶翎舞和归海寒走了之后,校长室里瞬间闪烁起无数灯光——原来是《圣望 | 奇事校报》的记者们。这些记者,已经有几年没有再次行动过了……

 

Part.7

在屈原的《易水歌》中有句话说得好:“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可是呢,在这里,这句话就要变成“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女一去兮仍归来”了!(琴:是屈原的吧?老爸这么说的说,错了表怪我撒、舞&寒[叹气]:咳……)

“喂喂,你看你看!”“哇~~这是什么啊~~”“‘奇事校报’?那些记者不是早飞了吗?”“关键不是这个啦,你看你看!”…………

一大早,在圣望中学校内公布栏中,属于《圣望 | 奇事校报》的那一栏的内容,吸引了无数大小的学生。瞬间,公布栏前布满了人影。

叶翎舞很无聊的一个人从家里走出来上学,不过一想起自己父母的唠叨,她就不由地头疼。“咳,人家又不是路痴,还问我‘不会走错路吧?’‘不会找不到地方吧?’‘要不要找导游’什么的,真是……”叶翎舞扶了扶额头,叹了口气。

来到校门口,看着校内公布栏前的十五分之一个学校的学生围在那,叶翎舞皱了皱眉。Because,十五分之一个学校的学生也!圣望总共3000多名学生,十五分之一是什么概念呀!~因此,校门都被堵住了,四周一片喧哗。叶翎舞再次叹气,不得不说,“我的耳根怎么从早上开始就没清净过啊?”

为了帮忙疏通道路,也是为了方便自己,翎舞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了自己那群“几十年”没派上用场的保镖们的头儿了。

“喂……”

“喂,谁呀?”

“才几年不见,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啊,啊,啊!……”

“再啊,我割掉你的舌头!”

“哦哦,是!请我问二小姐找我们什么事?”

“5分钟之内给我来圣望中学,帮一下忙,你那群弟兄别忘了叫上几个。”看了看手表,翎舞冰冷地吐出一句。

“是!”

2分钟过后………

“二小姐!我们到了!”说话的是一个28岁左右的男子,长得还算是眉清目秀,他身后,站着有5、6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男子。“恩,速度还挺快。”叶翎舞漫不经心地说。“呵呵,当然。二小姐有事,我们怎么敢怠慢。”他笑着说。“蓝黎。”叶翎舞轻轻地叫他的名字。“是。”叶翎舞说话态度有点反常,蓝黎感到背后一阵凉意。

结果是……

叶翎舞指着校门口那几百个人说:“麻烦你‘清理门户’。”“哈,哈,哈……”蓝黎嘴角抽搐,说不出话来。“怎么,有困难?”叶翎舞挑了挑她那好看的眉头。“不,没有问题。”蓝黎笑了,转头对他身后的兄弟们说,“大家,二小姐让我们把门口这些人群疏通一下。记住,动静要小,人群自然疏通,明白吗?”“是!”“行动!”

5分钟过后……

“二小姐,完成了。”蓝黎毕恭毕敬地说。“谢了,但,动作慢了些。”叶翎舞说。“哈,哈……”蓝黎尴尬地笑笑。“对了,那些人为什么聚在门口?”叶翎舞又想起了什么,便问蓝黎。“恩……是因为这个。”蓝黎有点犹豫地拿出了一张新闻海报。

“噢?”叶翎舞接过蓝黎手中的海报。这张海报上面有个大大的标题,下面写了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文字外加几张图片。“‘校长室中:杯碎、门倒,校长跪在地上,这是为什么?’那些记者还真是无聊。”“……原来你这么喜欢扮鬼啊。”叶翎舞很无语的说。“谁说的!”归海寒不满的抗议道。“我说的。”叶翎舞白他一眼,把海报递给了蓝黎,依旧冷冷的说:“烧了它,一点灰烬也别剩。”蓝黎乖乖的结果海报,收起来:“是。”“这位大哥是谁呀?”归海寒好奇地问。蓝黎看了一眼叶翎舞,翎舞会意地点点头,他说:“在下姓蓝名黎,蓝色的‘蓝’,黎明的‘黎’。是二小姐的仆人。”蓝黎很绅士的弯腰向归海寒鞠了个躬。“哦……”归海寒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后面那几个也是?”他又问。“是的。”蓝黎答道。归海寒撇了撇嘴,很轻很轻的说:“切,有钱人。”“你们可以回去了。”叶翎舞吩咐道。“是。”蓝黎等人离开了学校。归海寒看了看手表,说:“咦,已经这种时候啦。”说完去了教室。叶翎舞也看了看手表进了学校。

离开了学校的蓝黎此时心里正想:那个男生竟然敢和二小姐顶嘴,真是不简单,相信后会很常见啊,一定是个不差的角色。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