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冰与火的交锋 Round.1 冷漠少女VS酷帅王子 「10-12」  

2010-02-18 21:54:55|  分类: [停更]冰与火的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呃,其实我是不想废话的,可是真的是没人啊~~~

555555~~~来个人提提意见行不行啊~~~

咳,算了吧,不过这几篇剧情比较烂啊,凑和一下吧......

以下正文:

 

Part.10

“啊啦,不好意思。你们两位吵得正起劲呢,我是不是不该进来?”这声音的主人和叶翎舞长得很像,但要比翎舞多几分成熟韵味儿,头发短短的,扎成了包子型在左下方。她眯着眼笑着,走了过来。“莹月,你这丫头怎么进来了。”叶父有些惊讶。“姐姐!”叶翎舞很开心地甜甜地叫了一声,跑过去扑到叶莹月怀里,“姐姐,你都不见了好久了。”看着叶翎舞,归海寒有一丝惊讶,但嘴角却扬起了一抹微笑:这大小姐,也有撒娇可爱的时候。如果改掉那脾气,我说不定还会喜欢上她。

“小舞呀,你怎么那么不乖呀。爸妈好心好意帮你相亲,你每次都拒绝,每次都把人家损得一无是处,有些过分哦。”叶莹月看着怀中的可人,有些责备又有些宠溺地说。“可是姐姐,人家只是说事实嘛……”叶翎舞的脸上有些委屈。归海寒饶有兴趣的看着此时的叶翎舞。平时她都没这么乖,说话这么柔,整个一“毒舌女”。可是,可爱起来,还真是让人心动啊。归海寒不禁“佩服”起来,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叶母将这个表情看在了眼里,她走到归海寒旁边,坐了下来。叶母握起归海寒的手,归海寒愣了一下。“孩子呀,你真不喜欢我们家小舞?”归海寒又愣了一下,他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转过头望向和叶莹月聊得正开心的叶翎舞。那么一刹那,他似乎被她迷住了。叶母和叶父很高兴的笑着。叶莹月也望见了归海寒的表情,她突然想整一下自己可爱的妹妹。把这个骄傲高贵的大小姐,变成温柔可爱的小公主,然后再把她“送”给她的王子殿下。咳,她这个“腹黑女”又要向自己的妹妹下手了。

“小舞呀。”叶莹月的计划开始了。“什么事?”叶翎舞“窝”在叶莹月怀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叶莹月叹了口气,“小舞,你这样子多可爱,多招人喜欢。和刚才的你根本没法儿比。”叶翎舞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她脱离叶莹月的怀抱,向门口走去。“诶!小舞你去哪里呀!”叶莹月似乎有些惊讶。“叶翎舞,等我一下。”归海寒也跟了上来。叶翎舞只是冰冷地留下一句:“姐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叶莹月很头疼地扶了扶额头,说:“我再腹黑,还是敌不过我可爱的妹妹呀!”

叶翎舞没有去教室,而是来到了天台。

“叶翎舞,你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归海寒因为好奇,所以跟了上来。叶翎舞靠在1m高左右的围墙上,轻声的说:“我们………谈一谈吧。” “诶?!”归海寒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这是他今天的第几个“诶”了。归海寒走了过去,关心的问:“你这样,很危险的。”

风吹来温暖的感觉,吹起叶翎舞黑色的长发。

归海寒终于看到了——叶翎舞冰冷面具下,清澈明亮,最真实的她的眼睛。

他,失神了。

归海寒也靠在围墙上陪着她。“那不是真正的你。你,为什么要掩盖?”归海寒的话语,收起了冷酷,收起了挑衅,收起了往日与她见面时不好的语气。语气轻柔,很温暖。“忘记了……当我开始这么做时,我已经忘记了为什么。渐渐的,就习惯了。”叶翎舞也收起了骄傲、冷酷,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可爱女孩。归海寒望向她,她的样子,真的变得很迷人。“你现在这个样子,不正好跳进了你姐姐的‘陷阱’里了么?”归海寒问她。“是呀,是跳进去了。可是……我现在觉得好累,真的,好累哦。”叶翎舞苦笑着,她背靠着围墙坐了下来。和其她女孩一样的习惯,她缩成了一团。归海寒笑笑,坐在她身边。“能不累么?十几年的‘冷酷面具’呀,你戴了它十几年了。这十几年,也只能偶尔摘下它。对吧?”归海寒看向叶翎舞。叶翎舞也愣愣地看着他。归海寒少有的温柔目光让叶翎舞不禁红了脸,她转过头去。

归海寒笑了。很帅气的笑着。“呵呵,你也会脸红呀。”归海寒很不怕死地挑逗她。叶翎舞没有像平常一样大声、冷酷的抗议,她瞪了归海寒一眼,不满的抱怨:“那又怎么样。有人不是说,这世界上不是双重性格就活不下去吗……”归海寒看着她微红的小脸,他忍不住地去揉她的头发。动作很轻柔。叶翎舞抬头,惊讶的看着他。归海寒很温柔的说:“该拿下来了吧。你的面具。”叶翎舞把头埋进自己怀里,说:“哪有这么容易就拿下来。”归海寒叹了口气,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头,“小笨蛋!慢慢拿呀!”叶翎舞委屈地抱着自己的头,鼓起她可爱的脸蛋:“打我干什么!还说我笨,拜托我智商比你高好不好!”归海寒只是看着她。看得她很不舒服。叶翎舞戳了一下他,“喂,同学。”“恩?”归海寒懒懒的回答。“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看着我?好像色狼哦……”叶翎舞不自在的说。“那就色狼呗。”归海寒伸了个懒腰,说:“总比你天天想杀了我好。”叶翎舞听这话有些变扭,随即嘴角挂上一抹微笑。她靠近归海寒,在他耳边轻语:“你喜欢我?”归海寒停住了,红晕爬上他的脸庞。别过头去,做着无谓的抵抗:“不知道。”“切~~胆小鬼。”叶翎舞嘟嚷一句。归海寒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向叶翎舞伸出手,笑着说:“走吧,再呆下去会感冒的。”叶翎舞看着他说:“你还真是爱笑。看在你好心拉我起来还关心我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刚才的行为。”叶翎舞搭上他的手,归海寒把她拉了起来,但还是好奇地问:“什么行为呀?”叶翎舞拍着身上的灰尘,说:“少在我面前装傻。就是你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我的行为。”归海寒若有所悟的说:“哦~~那个呀。呵呵,回去吧。”“嗯。”

从那一天起,这两个人对于彼此的印象产生了改变。

 

Part.11

这天是周六,阳光明媚。

叶翎舞几笔就搞定了作业,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到夏天了啊。英才班在暑假要补课呢。”叶翎舞轻声的说,“好无聊哦。出去溜达溜达吧。”叶翎舞“爬”下床,来到衣柜前。她选了一件淡蓝色的百褶吊带上衣,一条白色短裤,一双灰色的凉高跟鞋,左手腕上是一个蓝色的手表,右手腕上带着一条银白色细手镯。黑白色运动帽下,长长的黑发扎成了马尾辫。叶翎舞在镜子前看了看,感觉还可以,带上钱包就走了。“父亲、母亲、姐姐,我很无聊的出去溜达了哦。”一个微笑送过去。家里人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很少笑的叶翎舞现在笑了,还笑这么灿烂。

童话公园,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叶翎舞深呼吸了一下清新的空气,身心有说不出的舒适感。她在林荫道上漫步着。

突然,路边一棵树下,一个白色的身影吸引了她的眼球。她走了过去。

是一个穿着病服的女孩,这个女孩在睡觉,可是好像很痛苦。

“喂喂,醒醒啊。一个病人怎么跑出来了。喂,醒醒!”叶翎舞轻轻的叫她。“嗯……谁呀?呜哇,好难受啊。”女孩张开了眼。她看了看叶翎舞,冰冷的问:“你谁呀?”叶翎舞皱着眉头、托着下巴说:“这语气我怎么好像在哪儿听过?”“听过就听过呗。”女孩不满的说。

“切~~还逞能。”叶翎舞也很不满,她问,“你,生病了对吧。”“恩。”女孩点点头。“白血病对吧。”“你怎么知道?”女孩惊讶的问。“姓蓝对吧?”叶翎舞不理会她。“恩。”“名莓对吧。”“恩。”“14岁对吧?”“恩,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仍然很惊讶。“有个哥哥对吧?”继续无视……“对呀!”“叫归海寒是吧?”“这你也知道?!”蓝莓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哥哥15岁,智商160。父亲姓归海,母亲姓蓝,是吧?”“恩,恩,恩!”蓝莓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我就知道。”叶翎舞一副“果真如此”的模样,“难怪和归海的语气这么像。”“你认识我哥哥?”蓝莓瞪着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恩。”叶翎舞点点头。“我的事都知道,那么你就是哥哥常提起的那个天才少女,叶翎舞吧!”蓝莓猜测。“恩。”继续点头。“好了,认识完了,回归正题。”叶翎舞严肃的看着蓝莓,说:“你怎么跑到外面来了,白血病患者应该是连病床都不允许下的呀!”蓝莓低下头,支支吾吾地讲:“我讨厌一直呆在病房里,很无聊也很闷,都没人陪陪我……所以就一个人偷跑出来了……”叶翎舞叹了口气,说:“可是你这样家里人会担心的………现在......很难受对吧?”“恩……”蓝莓缩成一团,抱紧了自己。叶翎舞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不要给哥哥打电话……”蓝莓有些担心的看着叶翎舞的侧脸。“放心。我不找你哥哥。”叶翎舞平静的说。“那就好……”蓝莓又缩成一团,静静的靠在叶翎舞旁边。

“喂?”

“喂,是管家爷爷么?”

“是二小姐呀,有事么?”

“恩……”叶翎舞看了看四周,“请你开车来童话公园林荫道。”

“好的,林荫道什么位置?”

“恩……”叶翎舞思考了一下,“林荫道从东向西145.6m处。”

“是!”

“哇~~前辈好厉害,连在多少米处都知道耶……”蓝莓的话显然有些有气无力。叶翎舞却责怪的说:“你个笨丫头!还有时间佩服啊!”蓝莓愣住了。“自己生病也不好好照顾自己,还要跑出来!”叶翎舞生气了。“呜呜,可是……呜呜呜,前辈好凶……”蓝莓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女孩都有这样一面呀,叶翎舞笑了,“好了,我送你回医院。你哥哥应该不会去医院看你吧?”“恩。”蓝莓轻轻应一声。“恩,很好,很乖哦~~”叶翎舞揉了揉她中长的头发。蓝莓愣了愣:和哥哥一样啊……

“二小姐。”站在不远处的管家叫了一句。

“管家爷爷,来了啊。等我一下!”叶翎舞回答。她站起来,伸出手,对蓝莓说,“来,起来。”“恩?恩。”蓝莓有些迟疑的伸出手。

叶翎舞扶着蓝莓上了车。

“管家爷爷,”叶翎舞把头往前伸进了一点,“去,附二医院。”“是。”蓝莓惊讶地望着叶翎舞,“前辈怎么会知道我在附二医院?”“你以为我是谁呀?呵呵。不过,听你叫‘前辈’好别扭呀。”叶翎舞又揉了揉蓝莓的头发,宠溺的说。蓝莓似乎精神了一些,她歪着头说:“恩……那我叫你什么好呢?”叶翎舞看着她,只笑不语。“恩……那叫你……‘翎舞姐’好不好?”蓝莓笑得很灿烂,仿佛那些不舒服不存在一样。“恩,好哇。”

“来,下来。”叶翎舞刚把蓝莓扶下车,看护蓝莓的护士就来了。“诶!蓝莓呀,你跑哪里去了?真是急死我们了。”护士一副“你急死我了”的表情。“你没和爸妈还有哥哥打电话吧?”蓝莓只是轻轻的问。“咳,我哪里敢告诉他们!你爸妈可受不了刺激,你哥哥还在学习,我怎么忍心打扰他。”护士转过头来对翎舞说,“小姐,真是谢谢你呀!”“哪里。不过,她在外面呆久了,身体有些虚弱,快去检查一下病情有没有恶化吧。”叶翎舞笑着,语句谦虚温柔。“恩,对。蓝莓,快走。”

蓝莓听了只是在想:和哥哥说的一样。翎舞姐表面上很冷酷,可是,还是很温柔的嘛。

 

Part.12

“小莓,真的没事么?”归海寒一边看着自己的教科书,一边很担心的问,“上次一声不吭的就偷跑出去,结果回来病情就加重了一些。你也真的是的,明知道自己生了很重的病,还是不好好照顾自己,还要偷跑出去……”归海寒责备道。“呵呵,O(∩_∩)O哈哈~”听了这话,蓝莓却忍不住掩嘴偷笑起来。“你这丫头笑什么?!”归海寒瞪了蓝莓一眼。蓝莓一副无辜的表情,微笑着说:“可是呢,哥哥,你刚才说的话和翎舞姐对我说的好像哦~~你们两个还真是够默契呢。”“‘翎舞姐’?你见过叶翎舞了?”归海寒愣愣地看着她。“真是的,哥哥,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应该惊讶而不是发愣吧!”蓝莓笑着,白他一眼,从旁边的桌上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哦……”归海寒敷衍的说了一句。

…………

“唔~~哥哥……”蓝莓晃了晃头,觉得有些晕晕的,身体轻晃着。“小莓,你怎么了?”归海寒看到蓝莓这样,坐到床边,抱住了蓝莓。“小莓你到底怎么了?”归海寒担心又紧张,轻轻的摇了摇蓝莓的身子。“哥哥,我好难受哦……”说完这句,蓝莓便安静了。蓝莓的安静吓了归海寒一跳,摇了摇她的身子,紧张的说:“喂!小莓!”。仔细看看,蓝莓只是晕了过去,归海寒松了一口气,把蓝莓轻轻放好在床上,盖好毯子。归海寒怕吵到蓝莓,轻手轻脚的快走到门口,才跑了起来。

小莓,坚持住啊!归海寒心里很不安,完全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办。

“医生,医生!”归海寒急急忙忙的跑到蓝莓的主治医生门口叫道:“医生!快去看看小莓!”完全不知道状况的医生惊吓地转过头。归海寒跑过去,拽住医生就跑。“干,干吗?!啊啊啊~~死人啦~~”医生毫无顾忌的哀叫起来。

N个分钟后……

“寒……”医生一脸无奈的走了出来,叫住了归海寒。“医生,小莓她怎么了?是不是病情加重了……”归海寒一脸紧张,似乎有些绝望。“你放心,小莓她还没有到病入膏肓的地步,不过还是算比较严重的了。”医生解释着,顿了顿又说,“最好进行骨髓移植,化疗什么的已经不起作用了。骨髓移植手术必须在7天内进行,找不找得到配对的骨髓还是个问题……”

“是不是还要好几十万块钱?”不知何时,归海寒的父母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归海寒有点惊讶的转过头看着自己的父母。“恩……”医生虽然也很关心蓝莓的病情,可另一方面,赚钱也是“本”呀!“……”归海寒的父母似乎也绝望了。“要不要我找找什么媒体,让大家捐款。看看能筹多少钱?”归海寒的父亲想到了一个办法。“爸,你7天内能凑齐么?”归海寒低着头,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说话的语气有点冰冷。“这……”归海寒的父亲没了话说。归海寒的母亲用她那水汪汪(琴:啊~是哭了啊。舞:废话。中老年人的眼睛一般是不会水汪汪的,除非哭了。寒:妈……舞:回家“妈”去。Pia~寒飞了~)的眼睛看着医生,哽咽的说:“医生,钱,可不可以做完手术再收呀……毕竟人命要紧呀……”医生显得有些为难:“这……我们院长怕有些人在病痊愈后就拍拍屁股走人,连钱也不付,所以……对不起!”归海寒握紧了拳头,在心中大骂:TMD!什么破医院!还有没有人性!“555555~~可怜的小莓呀……”归海寒的母亲扑到他父亲怀里,哭了起来。

归海寒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只是想着要救蓝莓,那是自己的亲妹妹!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对医生说:“医生,请您好好帮小莓治病。钱,我会想办法的。”医生拍了一下归海寒的肩膀,说:“孩子啊,别勉强自己。”“我知道。”

归海寒起身,准备去院外走走,母亲哽咽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小寒,你有什么好方法么?”归海寒转过身来,笑了:“妈,别担心,会有办法的。你们只要认真照顾小莓就好了。”说完,转身离去。

归海寒的父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孩子,但愿你不要做什么坏事才好。

他走出医院,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童话公园。

现在是下午呢。

归海寒走在林荫道上,风吹过,吹起他黑色的短发。刘海下,那双眼睛,吐露出无尽的悲伤与无奈。

归海寒眼前浮现出很多画面……

有蓝莓与他在一起时,笑容灿烂的模样;有现在生病时,神情痛苦的模样。

然而,当这些画面一一“展示”过了后,映入他眼帘的,是与叶翎舞相遇的种种。归海寒愣了一下。要去找她么?呵呵,她家确实是很有钱啊。小莓的手术费对她家来说根本不在话下呢。

一直走着,不知不觉,归海寒已经走到了林荫道的尽头。

到底要不要去找叶翎舞呀。归海寒很是矛盾。一方面是自己的面子,另一方面是自己妹妹的命。这个其实很好选,可是归海寒就是犹豫不决。

他又在公园里转了几圈,直到傍晚,夜幕降临时才回去。

决定了,周一问问班里人知不知道叶翎舞家在哪里。这种私事,还是私下说的好。归海寒这么想。咳,先回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