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冰与火的交锋 Round.1 冷漠少女VS酷帅王子 「13-15」  

2010-02-18 22:07:20|  分类: [停更]冰与火的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呐~~~怎么又没有人呢~~~怎么和百度一样呢......

失败,太失败了,实在是太失败了......

算了,烂剧情又来了,继续凑合着点儿吧......

以下正文:

 

Part.13

“哈~~”正在上学路的叶翎舞打了个哈欠,不满的抱怨,“昨晚没睡好呢,真不知道为什么半夜会梦到归海那个家伙。对了,不知道小莓怎么样了。梦到归海会不会是因为小莓……”她一边思考,一边向学校走来。

同一时间,归海寒早早的就来到了班级。

“那个,百里同学,打扰一下。”归海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百里月恋惊讶的抬起头,随即嘴角挂上一抹微笑:“哦,是归海同学呀,吓我一跳。请问归海同学找我什么事?”归海寒有些抱歉的说:“对不起,打搅你了。请问,你知道叶翎舞住哪里么?”“诶?!”百里月恋有些惊讶,“你问这个干什么?”归海寒挠了挠头,吞吞吐吐的回答:“那个,这个,有些私事想和她谈一下……关于我妹妹的。”百里月恋愣了一下:不是那种事呀,还真是疼爱自己的妹妹呢。“这样啊。”百里月恋拿出一张纸,将一个地址写在了上面递给了归海寒,说:“给,就是上面这个地址。”归海寒接过纸条,很感动的说:“太谢谢你了!”“哪里。”百里月恋笑着。

归海寒刚收起纸条,叶翎舞便如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他后面:“你小子在干吗呢?”这句话不说到还好,一说,把眼前这两个人吓得立刻石化。叶翎舞歪了一下头,走到归海寒旁边。归海寒机械地转过头,机械地对叶翎舞说:“小姐,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叶翎舞双手叉腰,不满的说:“你什么意思,说我是鬼么?”百里月恋苦笑着说:“我倒觉得更像幽灵……”“有什么差别么?”归海寒滴汗。叶翎舞看着归海寒,不禁皱了皱眉头。归海寒奇怪的看着叶翎舞。两人直视着彼此。几秒种后,同时很默契的别过头、抖了抖身子。百里月恋尴尬的笑笑。这两个人,还真是……

很快就放学了。今天叶翎舞破天荒的下午最后两节自习课都没上(琴:那哪叫上课啊……舞[白眼]:笨!“睡觉课”喽!寒:我只有无语……),叫上归海寒一起走掉了。

归海寒跟在叶翎舞身后,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最后,是叶翎舞先打破的沉寂:“你本来今天就有事要找我吧。”“恩。”归海寒有些底气不足。“你妹妹的事吧?”叶翎舞又说,“我知道,你妹妹要做手术,要钱对吧?”“恩。”归海寒低下了头,她,什么都知道。“虽然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帮你。不过,既然来了,就去我家做客吧。”叶翎舞转过头对他笑了笑。她笑得很单纯。归海寒愣愣地看着她。他的表情,有些惊讶,又有些感动。

“好”。这是他的回答。

这是一栋很大的别墅。华丽得,像宫殿一般。别墅外,是一个很大的花园。从外向里望,根本不知道哪里是尽头。树木长得很茂盛、很高大。小草也很青、很多。各色的花,更是开满了整座花园。归海寒不禁佩服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啊!

“我回来了。”叶翎舞打开大门,又转过身说:“这是我家,大得让我都讨厌。不用客气,进来吧。”说完还送给归海寒一个很Beautiful的Smile。归海寒也笑了笑,跟着进了这座宫殿一样的房子。

“呦!小舞回来啦。咦?这不是归海么?怎么来这儿了?来来来,坐这里。管家,泡茶!”一看到门口的两人叶母就开始啰嗦。叶翎舞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母亲,你又不是‘店小二’,一进来你就啰嗦,咳……”叶母笑了:“归海想必是有事才来的吧?”归海寒点了点头。叶翎舞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放下书包,坐到沙发上。“当然喽,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嘛。”归海寒苦笑着,坐在了叶翎舞一家对面。这时,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的叶父,抬起头看了看归海寒。

“夫人,你们要的茶。”管家端着茶杯走了过来。“好的,谢谢。”叶母笑着,示意管家和其他仆人下去。管家会意地领着其他仆人去打扫花园了。

“那个……”归海寒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吞吞吐吐的,“请问……”“不用‘请问’了。”叶翎舞打断了归海寒,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对自己的父母说:“母亲,父亲,归海的妹妹得了白血病,现在需要钱做手术。”“哦,是这样呀。”叶母很亲切的看向归海寒。归海寒只是低下了头,用柔弱的语气说:“而且,还没有找到配对的骨髓……”叶翎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翘着二郎腿,玩弄着自己的手指:“那个的话,不用担心了。”“为什么?”3人惊讶的望向她,归海寒的眼神更是复杂。叶翎舞不满地白他们一眼,然后又玩起了自己的手指。停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的骨髓和你妹妹的骨髓是一样的。”归海寒愣愣的看着叶翎舞,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女孩说的话是真的,“真的?”“你想把它当作假的也没关系。”叶翎舞头也没有抬。“才不要!”归海寒拍案而起。3人各白了他一眼后,他才发觉了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坐了下来。

“我有条件。”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旁的叶父发话了,“帮你不是不可以。不过,归海寒……”“哈?什么?”突然被点到名(琴:哪里有突然……?寒(白眼):还不是你写的。舞[喝了一口红茶]:恩,很久没以这种身份登场了。)的归海寒吓了一跳。“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如果不答应,这母女俩想帮你,我是绝对会阻止的!”听叶父的语气,容不得一丝反对。归海寒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叔叔,你不会是想帮我和叶翎舞‘私定终身’吧……”归海寒看得到,叶翎舞这时眉头皱得很厉害。“恩。”天!叶翎舞和归海寒要去撞墙了。“‘恩’?!你还敢‘恩’啊!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是吧!”叶父则躲到叶母身后“哀嚎”:“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人家是好心的!”叶翎舞也毫不顾形象地吼起来:“你知不知道现在的学校都反对早恋啊!会被退学的!”叶父撇撇嘴:“有什么关系,你们那校长又没定有关这个的校规。只有一条‘如果不影响学业、人品等,早恋,本校不反对。如有严重的情况,本校会看情况定夺’……”

这父女俩就这么吵着,什么形象也不顾。

归海寒沉默着……叶母看着他紧锁的眉头便明白了:这孩子,在犹豫,在矛盾啊。

不矛盾就怪了!咳,一方面是自己的幸福,另一方面是自己妹妹的性命。咳,这要他如何选择?

归海寒顾不得那父女俩的斗嘴,只是沉默的思考着。

 

Part.14

因为归海寒的沉默,叶翎舞父女俩也没吵多久。他们耳边,除了仆人打扫的声音,就只有人的心跳和呼吸声。

很长一段的沉默后,归海寒抬起头来,作出了他的回答:“好,叔叔,我答应你!”

叶翎舞很安静,没有说一句话,连一个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叶父和叶母似乎很开心,两人笑得很灿烂。

半晌,叶翎舞才回过神来,惊讶的说:“归海寒,你没有疯掉吧?”

这是叶翎舞第一次叫归海寒全名。听了她的话,归海寒竟然对她笑了。这个笑,很温柔,很暧昧。这个笑,让叶翎舞想起了那天在天台上的事,把头低了下去。

叶父笑得春风得意:“哈哈~~好小子,要好好待我们家小舞!我同意了,你妹妹会好起来的,放心吧!”归海寒点了点头:“恩,放心,我会好好待她的。妹妹的性命就全靠你们了。”归海寒喝了几口茶,起身便走。“诶,等我呀。”叶翎舞追了上去。

去归海寒家的路上……

“归海……”叶翎舞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归海寒转过身走到她身旁与她并排走,说:“你,叫我寒吧。”“诶?!”叶翎舞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说着停了下来。归海寒也停了下来,笑着伏在她耳边说:“需要我再重复一遍么?我说,‘叫我寒’。”叶翎舞没有说话,低着头,只是试着叫他:“ha……han……寒?”归海寒站在她旁边,似乎挺高兴的样子:“恩。有事问我吧?”叶翎舞点了点头,抬头看他,轻轻地说:“上次在天台,不还说‘不知道’吗?……”归海寒不禁笑出声来:“呵呵,上次还聪明点儿,怎么这次就变笨了?”叶翎舞白他一眼,有些生气:“哼~不理你了!我上医院去……”说完,便走开了。归海寒苦笑,跟了上去。

“喂~”归海寒试着让叶翎舞不跟他赌气,可是,叶翎舞连理都不理他。“喂,翎舞,别不理我呀。”归海寒有些无奈。叶翎舞听了这话,立刻转过来,眼神凶狠的瞪了他一眼,说:“谁允许你这么叫了!?我答应了么?!”归海寒一脸抱歉,挠了挠头,说:“不好意思啦,谁让你老不理我的。”叶翎舞很帅气的甩过头,说:“谁要理你这种人。”“啊呜~~~”归海寒捂着脸,哀嚎一声,“二小姐,你这长发可真厉害!抽得疼死了……”站在塔前面的叶翎舞一点动静也没有。归海寒有些奇怪:不会生气到这种地步吧。

可是呢,从正面看,叶翎舞的嘴角可是上翘了45°角哦。只不过,为了顾及面子,叶翎舞实在不好意思大声笑出来,也就只好忍着些了。

归海寒就这么一直跟在叶翎舞身后。两人来到了附二医院。

因为步入了夏天,所以现在的天,也只有一点暗。

“请问,你们是……”护士小姐很礼貌的拦住他们。归海寒对护士说:“柳怡姐,是我,她是我的朋友。”柳怡一看,是归海寒,立马笑脸相迎:“是寒啊,你们来看小莓么?”归海寒的“恩”刚要脱口,叶翎舞就在他之前插了一句:“我来献骨髓的,给小莓。”“诶!?”这句话吓倒了另外两个人。柳怡有些为难:“可,可,可是,你,还不到年龄啊……”叶翎舞靠近柳怡,略带威胁的语气说:“那么你认为是小莓危险,还是取我身体里的骨髓危险?”柳怡犹豫了,“这……可是……”柳怡想拒绝,却想不出一个比较好的理由。归海寒也有些担心:“喂,叶翎舞,你没疯掉吧?”叶翎舞白他一眼:“你才疯掉了,在我家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拒绝?”归海寒听了,是没话说了。叶翎舞顿了顿说:“我想说的是:要知道我从3岁开始就被我那该死的爷爷进行魔鬼式训练,为的是防身。训练里,哪一项不要死人的。不过很幸运我没死。”说到“我没死”时,她耸了耸肩。那两人不再说什么,毕竟,对叶翎舞来说,取个骨髓确实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这依据就是——自己超出常人的生活。

实在是没办法呀,说不过叶翎舞,柳怡以及他们院的医生也只好妥协。

“医生,小莓她,是不是一直昏迷着?”归海寒问医生。“恩。”“这样呀。”“小莓她,可以做手术了吧。”归海寒又问。“恩。”“太好了。”

小莓,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这是叶翎舞和归海寒的心声。

 

Part.15

“Hi~~叶同学,好久不见了~~”百里月恋上去跟叶翎舞打了个招呼。刚打了个呵欠的叶翎舞揉了揉眼睛,说:“恩,不过,别叫我‘叶同学’,听得我好不爽。叫我翎舞吧,我就叫你‘月恋’好不好?”说完,送给百里月恋一个So Beautiful 的 Smile。“好啊。”百里月恋也笑了笑。

突然,有人从叶翎舞背后“冒”了出来,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Hi~~”

百里月恋猛地转过身僵在那里。叶翎舞只是叹了口气,说:“不愧是兄妹,连打招呼都一个样——喜欢装鬼。”“喂!叶翎舞,你什么意思吗!?”归海寒从不远处慢慢地走过来,不满的抱怨着:“说的我好像是鬼一样……”蓝莓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和叶翎舞,笑了笑:“(*^__^*) 嘻嘻……果然是天才,什么都知道呀!不过,翎舞姐你真的不怕鬼么?”叶翎舞有些奇怪:“你问这个干什么?”蓝莓却掩嘴偷笑,说:“因为我刚才拍你的时候你明显的抖了一下哦~~”“呃……”叶翎舞不好意思的别过头。

百里月恋这才回过神来,说:“你们认识啊……”“是!”蓝莓很有精神、很活泼的说:“你好!我叫蓝莓,今天转入初一小班,是前辈的后辈。归海寒是我哥哥,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恩,多多指教。”百里月恋很礼貌的笑了笑。叶翎舞和归海寒异口同声地发出疑问:“你不是不会对陌生太好,而且不会让陌生人知道自己除名字以外的东西么?”蓝莓吐了吐舌头:“和翎舞姐走在一起的人,一定不会是坏人啦~~”说完,向前跑去,“我先去报到啦~~8~~”

三人相视一笑,一齐向教室走去。

中午的阳光很灿烂,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圣望的某处亭子里,蓝莓吃完了午饭,正懒懒地趴在小桌子上休息,眼光,不时落到不远处的篮球场上。

篮球场上是一片沸腾呢——有比赛嘛,而且,“冰火王子”归海寒可是主力选手呢。

“哥哥真威风啊……”蓝莓嘴里叨念着。有个人轻轻走到蓝莓身旁坐下,笑道:“怎么,嫉妒你哥哥了?”蓝莓别过头去,有些底气不足地说:“哪有……”“呵呵~~”叶翎舞笑着看了看蓝莓,又转过头去看不远处的篮球场,呢喃:“咳,人山人海的,完全看不到比赛情况嘛……还真是受欢迎。”蓝莓似乎想到什么,转过头,有些奇怪,四处张望了一下,说:“翎舞姐,你身边应该有很多草痴的呀,怎么我一个也看不到呢?”叶翎舞撇撇嘴,撑着下巴,说:“那群烦死人的家伙早被我赶光了。”蓝莓瞪着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不解的问:“那些家伙应该很缠人呀?翎舞姐你是怎么赶跑他们的?”叶翎舞依旧撑着下巴,一脸不屑:“切!都是些没用的东西,拿鞭子一吓就全跑光了。”蓝莓仍然很疑惑:“那也应该有几个跟着你吧!”“切!‘杀鸡警猴’跟着的那些全被我用鞭子抽破了鞋子,然后都逃之夭夭,其他的也不敢来了。”叶翎舞说完伸了个懒腰。“( ⊙o⊙ )哇~~翎舞姐你好厉害哦~~”“哪有。”叶翎舞笑了笑。

被花痴围了个水泄不通的篮球场上,进行着的是圣望和另一所同样享有盛誉的中学——银秋中学的开学友谊篮球赛。因为比赛很重要,所以,直到篮球赛结束两所学校才开始下午的课。

“呐~~翎舞姐,我觉得那些花痴妨碍到比赛了。”蓝莓碰了碰叶翎舞。叶翎舞很奇怪,问她:“为什么?因为她们很吵么?”蓝莓点点头:“你看,两个学校的花痴也~~还好我们学校篮球场够大。而且四周可是居民区诶!她们这么吵,那些居民不得集体来抗议?最后错不得归在我们学校头上。哥哥他们应该都考虑到了这个,比赛应该会有点不安心吧。”叶翎舞撑着下巴看着不远处的篮球场,很敷衍地说了句:“恩。”“喂!翎舞姐,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蓝莓有些生气,鼓起了她的小脸。叶翎舞突然拍案而起,说:“我想到办法了!”一旁的蓝莓吓得不知该干什么。

叶翎舞的嘴角上翘了45°,一个标准的恶魔微笑。

蓝莓看了不禁有些脊梁发寒。(琴: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叶翎舞来到篮球场:好吧,我承认,这声音绝对有两三百分贝!还好我受过训练,否则这耳朵非废掉不可,那些家伙也早就习惯了所以才没事吧。咳,算了,不管这些了,还是先进去吧。

“喂!”叶翎舞冰冷对前面的人说,“你挡着了。”前面的女生没有听到她说话,只是感觉脊骨发凉,一转身——见到是叶翎舞,而且声音这么恐怖,她立刻叫前面的人一起让了道。叶翎舞来到围栏边,敏捷轻巧的翻过栏杆,轻轻的落在地上。四周发出一阵惊叹。归海寒一看是她,便停下了运球。其他选手也好奇的停了下来,他们倒要看看这个女孩想干什么。叶翎舞轻轻起身,走到归海寒旁边,抢过篮球顶在手指上转了起来。她左手叉腰,不知道要干什么。“叶翎舞,你来干嘛?”归海寒疑惑的问她。“不干嘛。只不过,只是想停止这场比赛而已。”叶翎舞说的很轻松。清脆的声音传到四周的每个角落,四周都静了,不,倒不如说是愣了。蓝莓站在人群外,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人影。“咳……果然是人山人海……”蓝莓叹了口气。

归海寒和其他选手真的不是一般的奇怪,而是“二般”的奇怪!他问:“为什么?”叶翎舞撇撇嘴,冷冷地说:“太吵了。”归海寒尴尬的笑笑。四周仍是静寂无声。银秋队的队长走过来问归海寒:“喂,寒,这女生是谁呀?”归海寒尴尬的笑着,对他说:“她啊……呃,她叫叶翎舞……我们学校的学生……”

静………10秒之后……

“你说什么!?”他惊讶的叫道,话落,指着叶翎舞说不出什么,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归海寒滴汗:“喂喂,冷静一点……”叶翎舞打量了一下这个惊叫的人,懒散地开口:“哦~~我当是谁嘞,原来是某位姓林的、名翼的、令人讨厌的、十分自恋的小子。”她还特地把“讨厌”和“自恋”两个词加重了读音。归海寒滴汗地说:“我承认翼确实挺自恋的,不过叶翎舞你转球要转到几时啊,我还转不了这么久呢……”听了寒的前半句话,银彻底崩溃,躲到墙角画圈圈去了。四周的花痴还没来得及抗议,叶翎舞已经抢先在她们之前挂着恶魔微笑,先开口了:“只要这球在我手上你们就别想打球,除非这些花痴可以保证不再叫,到时我就不转了,还给你们。她们加油可以,但不许像之前那样叫得乱七八糟,否则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哦~~”四周一片静寂。林翼恢复过来,严肃的对叶翎舞说:“不用了,你一个人跟我们队打,就一场,如果你赢了,我们立刻走,而且下次比赛保证不会有这种叫声了。怎么样?”四周开始有声音了,大家都窃窃私语。蓝莓好不容易挤到前面说:“喂!你不觉得你这样有些欺人太甚么!?一堆的男生对付一个女生也!”林翼白蓝莓一眼:“因为她是叶翎舞所以才要这么做。”蓝莓没了话。叶翎舞把球“放”了下来,原地拍着。归海寒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说:“我来帮叶翎舞,这样就不觉得不公平了吧。”林翼没什么话,只是说了一声:“好!”

 

Part.15

叶翎舞一直拍着篮球,等待着开始。

“双方请准备,”N个分钟后,“开始!”

裁判一声令下,叶翎舞立刻跑了起来。归海寒也灵巧的躲过对方的拦击,来到篮框下。正被拦着的叶翎舞轻轻跳起,把球传给归海寒,归海寒接过球就跳起投进篮框。得分。

“呵呵,不想输得太惨吧。”叶翎舞冷冷地对林翼说。“你!”林翼刚要说什么,就被队友拦住。“继续吧。”归海寒笑了笑。

在场的人都乖乖的,没有发出太大声响。叶翎舞的威胁果然不是盖的啊!

30分钟后,比赛结束。叶翎舞和归海寒大获全胜,林翼那边就得了3分。

林翼他们累得气喘吁吁,归海寒也有些累,喘着气儿,就叶翎舞一人和没事人儿一样。她拿了瓶水递给归海寒。“谢谢。”归海寒接过水,喝了起来。叶翎舞看了看林翼那边,累得倒在地上不起,不过还有水。不送水了,他们有水了。叶翎舞边伸了个懒腰边想。

四周的女生们有不甘心的,又高兴的。高兴的,当然是圣望的学生,不高兴的自然是银秋的学生。

叶翎舞走到林翼前面,细细打量着他——短短的黑发上挂着汗珠,皮肤白皙,五官精美,身材高挑,左耳朵上有一枚银色的耳钉,在光的折射下,闪着光芒。“喂!干嘛这么看着我?……”林翼被叶翎舞盯得很不舒服。叶翎舞没有说话,转身回到归海寒旁边坐下。

“奇怪的人……”林翼轻声念叨。

看着归海寒愣愣的样子,叶翎舞不禁笑了出来,“呵呵。”“恩?”归海寒吓了一跳,奇怪的问:“你笑什么?”叶翎舞翘起二郎腿,用手撑着头,看着林翼那群人邪恶地说:“看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哦。”归海寒还没反应过来:“哈?”叶翎舞转过头来,笑着看着他:“怎么,我说错了?”说完便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走到归海寒旁边,附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可走了哦,我要说错了,你就呆这儿别动;我要说对了,你就过来找我吧。记得换一件衣服哦。”说完,走出体育馆。

归海寒愣了5秒,随即,追了上去:“好啦,等我一下啊。”

林翼看着出去的两人,眨了眨眼,似乎明白了什么。而四周的人(蓝莓小姐除外)都很奇怪——这叶翎舞和归海寒说了什么?竟然就这么“拐走”了归海寒?(舞[气]:竟敢说我拐走他!喂喂!不要乱说好不好!寒:消气消气。琴:就是就是,“不知者不为怪”嘛!)

蓝莓笑了笑,心想:嘿嘿……看样子得准备着改口叫“嫂子”了呢。吼吼吼~~~

 

小亭子里…..

“不是叫你换件衣服么?”叶翎舞挑着自己好看的眉毛。归海寒撇撇嘴:“懒得换待会儿回去的时候顺道换了好了。”叶翎舞叹了口气,坐了下来。归海寒也坐了下来,坐在了她的身边。

“怎么样,你老爸的条件,现在不反对了吧?”归海寒看着叶翎舞,笑得很温柔。叶翎舞不看他,只是撑着头,不知在望什么。轻轻答应:“恩。”归海寒趴在叶翎舞旁边说:“那我可以叫你‘翎舞’了么?还是就叫‘舞’呢?”说完看向叶翎舞。叶翎舞也改趴在小石桌上,看着归海寒,笑了笑,轻声说:“恩,你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好啊。”归海寒笑得更开心了,轻声叫她:“小舞,你喜欢我么?”叶翎舞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她别过头去,说:“不知道。”归海寒不满的抱怨:“喂,没有这样的……”叶翎舞没有说话,看着远方,开口说:“寒。”“恩?什么?”归海寒听叶翎舞这么叫他,高兴得很,笑容很灿烂。“你说,你喜欢我什么呀?”归海寒仍然笑着:“喜欢你的全部。”顿了顿,他又说:“那你呢?”叶翎舞看着他,不说话。

微长的碎发,黑色的发丝有些湿漉漉的。刘海没有挡住眼睛,大眼睛明亮清澈。白皙光滑的皮肤让女孩儿都嫉妒。

归海寒也看着她,眨了眨大大的眼睛:

黑色顺滑的长发披散着,刘海下的那双明亮的眼睛闪着一点儿邪恶的光芒。光滑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的样子。

叶翎舞看了看他,眨眨眼,邪恶地笑着:“不告诉你。”

“喂……”归海寒有些不满。

两人相视而笑,暧昧、浪漫的气氛弥漫着。

蓝莓在教学楼上看着这两人,不知笑得多开心。她待了一会儿,转身准备离去。

“啊~~”

“唔~~疼疼疼~~”一个长得娇小的女生捂着头,轻声哀叹。蓝莓没有说话,抬头看了看这位女孩,用较冰冷的语气说:“喂,你没事吧。”“恩,没事。对不起,我跑太急了。”女生轻轻起身,向蓝莓鞠躬道歉。蓝莓站了起来,女生主动帮她拍灰尘,抱歉的说:“实在是对不起啊。”蓝莓有些不习惯,淡淡地说:“那个,你不用拍了。”“哦,哦。”女生停了下来,再次向蓝莓鞠了个躬,看着蓝莓仍然抱歉地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又鞠了个躬,跑开了。

女生来去匆匆的,蓝莓只看到她脖子上,挂了一条项链。那是一条做工精美的项链。银色的细链,挂着一个四叶草。四叶草的边框是银的,叶片中间用绿色的翠玉填满。是条很美的项链。蓝莓望着女生离去的方向,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这才离去……

OK!到这儿Round1结束了......

就这样了,准备开始写Round2了......

8~~~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