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othing To Do

- which way is I really want to go?

 
 
 

日志

 
 
关于我

随遇而安,不求上进,浪到哪里是哪里。对我来说,不求上进是褒义词。 昵称是琴,叫我小琴、琴琴什么的都可以ww

网易考拉推荐

吟歌姬-18  

2010-12-17 22:41:20|  分类: [停更]吟歌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吟歌姬-18 - 玥へ沫琴゛ - Forever哇咔咔~~咱终于完成18章啦~~来,拼命地撒花~~

憋了半天,总算写好了……人家内个激动哇~~o(≧V≦)o~啦啦啦~~

写了好多哇,好多哇~~【众:你再抽筋,立马把你仍到冥王星去!发文!废话个啥!】

咳咳咳,太过激动了……那么下面发文哇~~忘记前面情节的同学记得回去先翻一下17章撒~~

以下正文:

 

<Eighteen>任务·穿越·突变.

只是一闭眼,就莫名奇妙地来到了这里?”轩辕祭挑着眉头,似乎并不相信。

凌玄月看他这副表情,狠狠地对他翻了个白眼,说:“哼,你爱信不信,反正你要我说的我都说了,难不成你还要我逼着我说我根本就不知道的东西?”

轩辕祭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两人沉默着,似乎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许久,他才打破沉默:“罢了,也不是不相信,只是太惊讶而已。”

凌玄月撇嘴,冷哼一声:谁信啊,你明摆着就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嘛。

轩辕祭笑笑,问:“你要住哪里?来这儿总要有个住处。”

凌玄月耸肩说:“我怎么知道,你是这儿的主人,不应该是你定吗?”

“也是。”轩辕祭莞尔,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那就住在后院吧,顺便帮我把那些花照顾好了。”说完,嘴角的笑意加深了。

凌玄月又翻了个白眼,心里想: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是~~小女子遵命。”她很规矩又有些敷衍的说。

轩辕祭仍旧笑着,意味不明。

 

“谈完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凌玄月有些无聊,她可不想一直进行这些毫无“营养价值”的对话。

“也对,要做什么呢……”轩辕祭微微低下头,一只手抚着下巴沉思。

凌玄月看着他,不由得又想起了自己的爸爸。记得小时候,爸爸每次陷入深思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眉头皱起来,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一只手抱胸,另一只手撑着下巴,或者是拿着笔什么的,有时也会抚着下巴,时不时来回摩挲几下。

真的是很怀念呢。

离开家大概有4、5天了吧,爸爸一定很着急吧。

想到这儿,凌玄月的眼神黯谈下来,眼皮也垂了下来,她趴下来,歪着头倒在桌子上。

轩辕祭无意又瞥到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知怎么的突然很想逗逗她。

他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伸到凌玄月的脸旁边,然后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她脸上划了一下。

凌玄月一怔,立刻直起身子,一只手捂住刚刚被轩辕祭划过的脸颊,十分警惕的看着他,说:“你想干嘛?”

轩辕祭伸回手,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样子,说:“这么紧张干什么,又没想干什么。”

凌玄月立刻眯眼做鄙视状:鬼才相信他会没想干什么!

看着她的表情,轩辕祭轻笑出来。

这时,门突然被谁打开了。

来者有着一头齐肩黑发,棕色的眸子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他身着一身黑边白袍走了进来,单膝跪在轩辕祭面前,双手抱拳说:“大人,宫里来信了。”

闻言,轩辕祭立刻皱起眉头,一副严肃的样子,说:“信里说什么了?”

那人仍旧跪在地上,有些不悦的望了望凌玄月,然后犹豫的说:“大人,这……”

轩辕祭愣了一下,看了看旁边的凌玄月,笑道:“不用担心她,你说吧。”

凌玄月很无语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人,然后又很讶异的看了看轩辕祭:这个家伙居然一点儿也不怀疑自己……

那人似乎还是有些担心,便起身走到轩辕祭身旁,附在他的耳边说话。

轩辕祭挑着眉,不知是因为信的内容还是因为那人怀疑凌玄月。

“玄月,你先出去熟悉一下府上的路,我和他有要事相谈。”轩辕祭朝凌玄月摆摆手,招呼她出去。

她点头“哦”了一声,便出去了。边走还边纳闷儿:这个人怎么这么轻松的就把“玄月”两个字喊出来了……

 

走出书房,凌玄月向四处望了望,便迈开步伐向右边走去。

连着书房,右边是一道长廊。

长廊时而蜿蜒曲折,时而笔直无尽,走了很久凌玄月都没有走到尽头。

路上看到了通向后花园的一个岔路口;看到了通向大门的岔路口;看到了通向其他的一些地方的岔路口。但她没有停留,沿着主道一直向前走。

“咳,怎么这府上的走廊怎么么这么长?难不成是一连到底的?”凌玄月喃喃道。

 

绕了一圈,凌玄月走得腿都酸了,可是她看着离自己几步之遥的门感到很郁闷:为啥一路走下来,绕啊绕啊绕,最后又绕回来了?

她叹口气,刚想走过去进入书房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两个人突然从里面出来。

她反应极快,下意识地躲到了一边的柱子后。

 

“大人他怎么样了?!”凌玄月望见竺凝儿站在门口,一脸的担心。

“恕贫医无能为力,太傅大人这病,贫医也没见过。姑娘还是另寻他人吧。”说话的人是个陌生的男子,样貌成熟,但看上去年龄并不大。说完话,那人躬身鞠了一躬,便转身走掉了。

“桑大夫……”竺凝儿还想说什么,那人却已经走远。

看着竺凝儿黯然失色的眼眸,凌玄月一头雾水,不过她基本上明白了一件事——轩辕祭生病了。

她从柱子后面出来,走上前去,拍了拍竺凝儿的肩。

竺凝儿一惊,抖了下身子。

“嘿嘿,凝儿姐,为太傅大人担心呐?”凌玄月笑着。

“太傅大人是府上的支柱,奴婢怎么能不担心呢。”竺凝儿抬头苦笑了一下。

“也是。”凌玄月点点头。突然她略微蹙眉,感到一丝凉气从颈边滑过,但她并没有太在意。转头向屋里望了望,问:“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嗯,”竺凝儿退到了一边,说:“姑娘请便。”

凌玄月迈开步伐,走进了书房。

走进去,她向四处望了望,发现轩辕祭一脸苍白的躺在里边的卧床上。

这时,凌玄月突然感觉四周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气息,而且屋内的温度似乎相比较屋外冷了好几分。

 

沉默的屋内,有种诡异的气氛。

———————————————————————————————————————————————

       “桑大夫”……话说我突然很想在凌玄月的第一个任务结束后,写一篇关于他的番外哦……>o<

        其实在这个任务里,这位“桑大夫”不过素个跑龙套滴……大概也就会出现个两三次。

        人家好不忍心啊~~o(>_<)o ~~SO,让我写番外吧!【XXX:又抽筋了?】

        嘿嘿,咱要做坏事咯~~吼吼吼~~~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